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穆瞳挂着一脸尴尬且虚假的笑容,不冷不热的对付了过去,心里却自然而然的浮现了上次被大爷撞见的后果。这大爷最是嘴碎,要不是他这副长舌,自己上次也不用担惊受怕的受罪。也不知大爷是不是受了那毒娘子的指使,三天两头的探视,活像个背后幽灵,真是死烦。

    正在心里暗骂着,没注意这路上状况,一脚又踩了狗屎,好好的一双鞋又给染了。以他以前的尊贵,像这种状况,他早就把鞋给扔了,在家自然有人来给他自动奉上不同款式的崭新马靴供他选择。可如今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想要双鞋,比登天都难,就算他再想扔,也得掂量掂量何时才能进城,不然就只有自己手编的草鞋穿。那么难穿,他才不要。

    他狠狠啐了一口,伸脚在路边草垛里磨蹭半天,勉强清洁了鞋底,这才又小心翼翼的回了居住的小草屋。

    小草屋空空如也,一点人气也没有。那个该死的毒娘子还没回来。特么的,不会是忘了自己还有三天就发作了吧?真不拿别人的命当命。气死他了。

    最初他被胁迫着中了毒,为了保命,不得不跟这个毒娘子四处游历。他从小生活在草原,没去过其他地方,又听过不少英雄侠客的传奇故事,自然充满了好奇和雄心,一腔热情的答应跟这个毒娘子走上游历之路。哪知这个毒娘子初时还去一去大城市,后来便改了路数,专钻这些穷乡僻壤小山村,住草棚,穿粗衣,每日吃糠咽菜粗茶淡饭的,活得就像是个野人。且每个地方一住就是两三个月,漫长而折磨。她每天都神神秘秘自己出去,直到深夜才风尘仆仆的回家。最近听说昭胤和拓鞑战事吃紧,便更是时常找不到人了。

    二十天前她无声无息的留下一张纸条,说自己去边境探听消息,也不打个照面,就一个人溜了。看到纸条的一瞬间,可把刚起床的他气了个半死。

    探听消息?就不能一起去么?他可是靠她续命的,一切都掌握在她手里啊!说走就走,这像话吗?

    打开米缸,他愤愤不平的掏出这毒娘子给他留的干粮,割了一块墙上挂着的腊肉,气呼呼的夹饼吃了起来。

    人吃饱了,气也渐渐消了些许。不管怎么说,这小丫头还算有良心,还知道走之前给他留下口粮。哎,处了两年了,自己小时候抠脚尿床的事都倒给她了,可她却像是个捂不热的冰块,什么实话也不跟他说。就他的暴脾气,烦的时候两也不是没和她吵过架。每次他倒是气得掀桌子,可她总都淡淡的,气头上也不反驳,事后也不报复,活像个面人儿。搞得他好像是自己和自己干仗一样,没劲透了。

    有时候也泄气,求她给他解毒,放他一条路走。可这毒实在太过艰深,她也解不了,只能按配方给他续命。说来也奇怪,就算她把配方告诉他,他依样葫芦一步步操作,配出来的结果也没有她手中化腐朽为神奇的药效。

    (本章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