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据行脚医生说,这都是因为配药师自身长期与药为伍,身上亦自带药性,是以每人配药的效果也不尽相同。所以就算他背过配方,没有配药师,他也搞不来。要是他敢偷跑,要么毒性发作横尸野外,要么授人以柄被其他药师所制。相比外面那些更不了解底细的人,这个丫头打扫做饭针黹样样精通,该做的从不马虎,说话也爽快,也不限制他的行动,得知自己偷偷摸摸跑出去就医,也只是吓唬吓唬开句玩笑,并没下狠手致命,说起来还算的上是良心人呢。

    这下,他就是有气,也没出撒气去,只能回屋子自己捶床扼腕。

    她以往出门,虽然不透露行程,但到底还是会跟他说一句归还时间,好让他放心。但这一次,她什么都没说。眼看毒发时间一日日临近,他虽不怕死,却受不了这般等死的折磨,实在是难熬极了。还不如行行好,给他个痛快呢。

    正生闷气,隔壁大爷又来了。

    “小穆,红腰还没回来啊?”

    “没呢!”他倒在竹床上,也不起身,没好气的道。

    “哎,这丫头,也不说什么时候回来,真是!”大爷叹息道。

    “找她有事啊?她去边境了,有事去边境找她,别来烦小爷!”穆瞳气道。

    大爷也不生气,只絮絮道:“你看看你这孩子,就是太年轻,气性大。多向红腰学学。男人啊要沉稳点,知道么?”

    还向她学?你看她说走就走一走二十天,鬼消息也没有,像是沉稳的人么?

    穆瞳把脑袋埋在枕头里,懒得理大爷。

    大爷也不尴尬,在屋里兜兜转转,翻一翻这边,看一看那边,良久,方才似有意似无意的问道:“小穆啊,你和红腰成亲多久了啊?”

    成亲?见了活鬼吧!早知道当年还不如乖乖的在草原听凭父母之言和娜仁公主成亲呢!虽然娜仁丑了点,但也好过这般流离失所。哼!

    “谁和她成亲,我和她一点关系也没有!她是她我是我!”

    大爷一听,登时喜上眉梢,一屁股坐在穆瞳身边:“真的?她还单着啊?”

    穆瞳抬头气道:“不是我说你这大爷,没事瞎打听什么?老树开新花想娶她啊?”

    大爷轻轻赏了穆瞳一下,嗔道:“年轻人嘴记得要积德!胡说八道什么?我是看着红腰这姑娘人长得好,脾气性格又温和看你俩住一块,还以为她是你小媳妇儿。既然她单着,我这可有门好亲事,我亲二侄子今年刚满十八,家住白凤城,是做药材生意的”

    穆瞳一撇嘴:“那毒娘子今年都二十一了,你倒是不嫌她老啊?”

    大爷嗔怪道:“你看你,这怕什么的。女大三,抱金砖嘛。我那二侄子叫陶翡,人品端正,性格沉稳,年纪轻轻就主理家业,是白凤城第一流的富家公子呢。既然你不是小叶子她夫君,还劳烦你给说和说和,凑一对美满姻缘。若是成了,到时候聘礼少不了你的。”

    (本章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