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说了半天,这老儿是贪财来了。穆瞳虽然不喜欢那毒娘子,但也看不上这老儿的臭德行,一掀被子跳了起来:“滚滚滚!你要聘礼,自己怎么不生个女儿凑去?老不要脸的,滚!”

    大爷被说的满脸通红,讪讪的嘟囔几句,不好意思的走了。

    骂走了大爷,穆瞳的气彻底消了。走到门前台阶上坐着,撑着头呆呆看着外面渐渐微弱的天光,穆瞳叹了口气,又是一日过去了。西南湿气沉重,他坐了一会儿,便昏昏沉沉睡了过去。

    直到一只手扶在他肩头,轻拍着唤醒了他。

    “怎么睡在这里?”

    声音轻悦,语气柔和,一听便是小叶子这个毒娘子。

    虽然困倦,到底没忘了生气,穆瞳猛的站起来,怒气冲冲:“你还知道回来啊?”

    眼前的女子着一身粗布衣服,却不掩其秀丽妩媚之气,灵秀的眉眼反而经由时间的搓磨,使那女性的柔情更加深厚绵长。小叶子微微一牵嘴角:“等急了?抱歉。我这就去配药。”

    穆瞳看着小叶子转身进门,她的背影单薄而行动疲惫,一看便知是连夜赶路回来,如此看来,倒还算有良心。

    他的语气便也控制了一点:“不急,还有两日呢。”

    小叶子回首微微一笑:“早做完,早放心。”说完,便又回身配药去了。

    良久,她将搓好的药丸交与穆瞳,还贴心的递上一杯水:“喝吧。”

    穆瞳还未将药丸入口,小叶子又从随行的包袱中取出一身新衣和一套新鞋,放到穆瞳身边:“回来路上看见便宜,就买了。你老嫌鞋挤脚,我特地让鞋匠又给你软了软,你试试合适么,若是还挤,我再想办法。”

    这算什么?道歉?讨好?穆瞳哼了一声,到底还是接受了,把药送到嘴里,也不说话,坐在床边低头试鞋。

    小叶子取了火石将炉灶点着,默默切了腊肉,又拿了铁锅下米熬粥。穆瞳见状,也不做声,穿上鞋走到屋外,提了一大捆柴草进来:“用这个吧,隔壁那死大爷说这个好烧。”

    “你去捡的?”小叶子淡淡一笑:“辛苦了。”

    穆瞳哼了一声:“那死大爷鬼头鬼脑的,捡柴火倒是一把好手。我顺手搞的,可不是专门去的,你可别多心。”

    小叶子一笑:“知道了。”

    穆瞳见她笑的疲惫却温柔,心下越发过意不去:“你少和那大爷接触哈。那不是个好人,今儿还想把你卖了换钱呢。以后有什么事我去就行了。”

    小叶子点点头,笑道:“知道了。”

    虽然她平时也和善,但今儿却温柔的有些木然。穆瞳敏感的察觉到不对,顺手就拎过灶台上的油灯在小叶子脸前一照:“你怎么了?有气无力的?”

    灯光虽然不够明亮,却依然能映出小叶子眼角那红血一般的未干泪痕。

    “你怎么哭了?”穆瞳急道,“我可没招你!”

    小叶子抬手擦了擦,淡淡一笑,道:“烟熏的。”

    明显不对。穆瞳皱起鼻子嫌弃道:“什么事都藏心里,不怕憋炸了嘛?有话就说!遮遮掩掩的,干嘛呀?你说话是不是萧昀汐和杨一钊打得狠了?”

    (本章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