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小叶子抬头望了他一眼:“你该庆贺。”

    穆瞳耸耸肩:“这你想多了。又不是我打下来的江山,我庆贺什么?再说了,屠城这种烂事,他们做得,我可不稀罕做。就算战场上赢了,也当尊重对手,否则赢了也不光彩,我视他们为耻。”

    小叶子低下头,看不清她的眼神,嘴唇微微颤动,似乎想说话,却又说不出来。

    穆瞳横了她一眼,叉腰笑了笑:“行了,我知道你想夸我明事理,又不好意思说。小爷心领了。你累了,累了就好好睡一觉,什么也别想。好了,滚去睡!别碍着小爷做饭。”

    他强制着把小叶子拖到床边,按着她睡下,看她在床上缩成一团,又补了一句:“有事叫人。不会走的。敢做傻事,大耳刮子管够。”

    穆瞳说完,自己都觉得肉麻,忍不住打了个寒战,撇了撇嘴,转身走回灶边,打开锅盖,埋身在弥漫的锅气中。

    直到听到沉闷的哭声,穆瞳才舒了口气,自语道:“哼,还算懂事。唉!可这粥到底该怎么做啊?早知道提前学一下了。唉!真懂事就把粥做好了再哭嘛!啊啊啊,真是麻烦!”

    这一夜,小叶子自然难以入眠。

    昀汐的脸,杨一钊的脸,只要她一闭眼,这两人就像是皮影戏画儿一样,在眼前交替闪现。

    当年昀汐与她诀别,是怕她有朝一日将要面对如此境地。杨一钊和萧昀汐代表的两种势力,在燕都城之变之后,就注定对立。可她不会放弃杨一钊,也决不会伤害昀汐,如果让她选择立场,她必将左右为难。所以昀汐替她做了决断,给了她自保的能力,也给了她真正的自由。她也明白他的苦心,自己什么也做不得的时候,就必须置身事外。

    可她还是抱有一丝希望只要她能找到碧灵的解药,把盘踞在杨一钊体内的邪恶灵魂驱逐出去,恢复杨一钊的本来面貌,那时杨一钊退位,昀汐就能不战而胜,或许就能将这两族之间的斗争结束。

    收养她的外婆生前是凌月教的司药使者,曾经成功培育过碧灵。外婆遗书中提到,碧灵的发源地便是凌月王朝。她想,若她要找碧灵的解药,便一定要来这发源之处追根溯源。

    她千里迢迢来到这里,抱着那一点点微薄的希望,企图找到解除碧灵的秘诀。为此,她走访大街小巷,深入深山老林,不辞劳苦,细致打探,只为寻找一点点的希望。

    两年,整整两年,她从未睡过一个安稳觉。她很清楚昭胤拓鞑之间的争斗有多激烈,每耽搁一秒,杨一钊和萧昀汐就多一分被对方伤害的可能。只有找到碧灵的解药,才能真正帮助这两人回到曾经的纯粹,才能令两国不再争斗。就像是有个人在她的身后拿着鞭子,赶着她向前走。她虽然面上在笑,心里却焦虑难耐,恨不能下一刻找到碧灵解药飞回昭胤,解决这注定无休无止的纷争。

    (本章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