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你睡着了么?”她问道。

    吱吱轧轧的声音瞬间停了。

    她没听见穆瞳回应,便又道:“你要是睡不惯,咱们还是换过来吧。”

    话音未落,穆瞳如风一般已抱着枕头闯了进来:“那太好了。”

    果然是直率。毫无怜香惜玉的做派。这就是穆瞳。

    小叶子从小到大,遇到的男人都是有点大男子主义的,连杨一钊也不例外,都是以保护女性照顾女性为紧要的绅士或雅痞。就算是孩子气的云焕,其实也是暗中把面子拉满的类型,说起话来也需要她顾忌几分。若换了以前,小叶子肯定要翻个白眼骂穆瞳不懂事的。但此刻穆瞳的大大咧咧顺其自然,却令小叶子觉得无比轻松,也不用她撒娇,也不用她照顾,也不用她想三想四考虑周全,穆瞳就是穆瞳,神奇的穆瞳。

    穆瞳一个飞扑压到床上,舒服的长出了一口气:“还是床好。”

    小叶子耸耸肩,搬起自己的被褥,刚要走,衣角一紧,低头一看,却是被穆瞳扯住:“那破竹椅子太累人了,你别睡了。这床咱俩一分两半,大家舒服。”

    “你们拓鞑都这么开放的么?”小叶子叹了口气。

    穆瞳一瞪眼:“这话说的。但凡这屋里有两张床,我都不会和你挤的。你凑合一晚上吧。明天我再搞一张就是了。”

    小叶子还没回话,就看见穆瞳拽下一根绳子摆在床中间:“我隔开了,一人一半。你别仗着是女人就得寸进尺啊。我睡不好要发火的。”

    小叶子叹口气:“那你睡整张床,不是睡的更好?”

    穆瞳抱紧被子道:“那不行。说好今晚让你睡床。”

    “什么时候说好了?”小叶子哭笑不得。

    穆瞳白眼一翻:“默认的。”他腿一撑就跳了起来,冲回外屋。只听外面七里咔嚓一顿乱响之后,穆瞳得意洋洋的又回了屋里,开心的倒在床上:“好了。睡吧。”

    小叶子无语了:“你不会是把椅子给我拆了吧。”

    穆瞳振振有词:“是啊。”

    小叶子更加无语:“你还挺会强迫人的哈?”

    穆瞳脸上看不出丝毫尴尬:“谢谢夸奖。”

    小叶子又气又笑:“我晚上睡觉放屁,你还敢和我一起睡么。”

    穆瞳触电般瞪了小叶子一眼,想了想,把被子两角拽了过来塞进鼻孔:“好了。”

    小叶子一挑眉:“我踢被子,还好乱蹬。”

    穆瞳将被子紧紧压在身下,像个虫子一样往床边上蠕动着挪了挪:“好了。”

    小叶子扑哧一笑:“我睡觉磨牙说梦话。”

    穆瞳歪着头想了想,把被子剩下的两个角拽过来塞进了耳朵里:“好了。”

    看着穆瞳这古怪样子,小叶子终于忍俊不禁大笑起来。

    穆瞳皱着眉:“快睡吧,求你了。明天还要砍柴做床呢。大活儿,很累的。”

    小叶子拿着枕头上了床,隔着一段距离,倚着墙半躺了下来:“看不出来,你还会做家具啊。”

    穆瞳瞪圆眼睛:“我不会啊。”

    小叶子也惊了:“那你承诺什么?”

    穆瞳坦荡道:“你这么心灵手巧肯定会做的。”

    小叶子翻了个白眼:“那你干什么?站在一旁加油吗?”

    穆瞳笑道:“对。”

    (本章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