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不过碧灵这东西本就玄幻,就算是任何一个小情报,她也不能放过。

    这两年来,她也没放下修行。有了昀汐传给她的功力打底,她的体术几乎臻于登峰造极,擒拿手和箭术也有了长足进步。若放到江湖之中,纵然硬拼,也能走上一段。虽不能胜高手,却也足以与二流人才相比了,此刻涉足这个毫无防备的人家,自然也如探囊取物般轻松。

    这才刚刚接近陶家大爷窗下,就听到酒瓶碎裂的声音。

    “你这个酒混子!嫁给你我算是倒霉到家了!”

    这声音显然是陶家大妈。他夫妻二人虽成婚多年,但大妈却一直嫌弃大爷没有成就,吵架也是三天两头。

    很快便听到了大爷的声音。

    “我是酒混子?我是酒混子?我可是陶家第八代长孙!要是我还在陶家,就你这种货色,我都看不入眼!”

    大妈骂道:“还第八代长孙呢!有脸!哼,如今你二弟死了也好几年了,陶家都是陶翡那个小子当家。你起初怕你二弟,不敢回去,如今这小子当家,你怎么还当缩头乌龟?要是真有长孙的能耐,怎么不回家争家产?就知道说嘴!”

    大爷急了:“别跟我提陶翡这个小屁孩!这小子,他爹刚死的时候,还对我好言好语的。如今翅膀硬了,就拽起来了,就不认尊长了!”

    大妈啧啧有声:“你还别说陶翡这小孩,年纪轻轻的,还真挺有本事的。这才几年啊,就把你陶家整顿的真成了大户人家了。这凌月王朝里,除了盘踞掌教百年的月华城神家,就属白凤城的陶家响当当了。哦,你现在眼馋了,昨儿还上杆子去给人家保媒拉纤呸!也亏你有脸。当初你怎么整治你二弟的,你都忘了?人家不把你打出来,已经是顾念旧情了!”

    大爷不屑道:“他是怕我掺和挡他的财路!你这臭老婆,根本不了解这行情。呵,你道我不知他现在打什么算盘?他啊,他是野心膨胀,看上凌月王朝掌教的位置了!”

    大妈嫌弃道:“得了吧,你们陶家人就会空口说白话。神照熙做掌教做的好好的,一群人眼馋,也得看有没有本事!”

    大爷忽然压低声音:“呵,有本事没本事,抓住机会才是真本事。我这一次进城,全都打探清楚了。最近拓鞑三番四次攻打凌月王朝,神照熙身为国家元首,遇到战事肯定得首当其冲啊,挡下了这几次进兵,看似小小的胜利了,但其实啊是杀敌一千,自伤八百。”

    大妈哼了一声:“再不济,人家也还是凌月教教主。凌月王朝向来是教主即国主,陶家比起神家来,就是个外人,只不过灾年施了些米粮给百姓,加上有几个臭钱,就想一步登天当真龙?做梦做姥姥家了。”

    大爷不屑道:“那是你眼眶子浅。神照熙的教主之位,来的名不正言不顺,真要是想搞他,也未必搞不动!现在全国都在传言,说神照熙当年即位,其实另有内情。”

    大妈好奇道:“什么内情?”

    (本章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