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夏婉婉上次s送过文舒蔓回学校,所以夏婉婉开了她的车轻车熟路的去了舞蹈学院。

    快到学校的时候,骆菲又给文舒蔓的手机打了电话,接通电话的还是文舒蔓的室友。

    “她们现在在哪里?”骆菲问。

    “她们现在被老师请去了行政楼那边。”文舒蔓的室友王蕴雯说。

    “姐姐是快到学校了吗?我现在也在行政楼这边,或者需要我去校门口去接姐姐吗?”王蕴雯挺着急的。

    还好文舒蔓的解锁密码就是她的生日,还比较好解锁她才可以找到人求助,她们虽然替文舒蔓着急,但也不知道向谁去求助。

    “没关系,我们已经进了你们校园了,你就在行政楼的门口等我们就是了。”骆菲声音镇定,安抚了王蕴雯现在的急躁。

    “好,对了姐姐,我叫做王蕴雯,是舒蔓的室友。”

    “婉婉,待会儿我上去,你们就别上去了。”骆菲说。

    “婉婉别上去,就在车里带着,我上去没事。”云思渺说。

    夏婉婉不能上去是要顾忌一下容家和董家之间的关系,但是对于她们两来说,是不需要顾忌这方面的关系。

    “而且这样的事情骆美人你出面,董迎曼不一定会给你面子,但是她还是会给我两分面子的。”云思渺又说。

    “可”骆菲是觉得云思渺没必要蹚这趟浑水。

    但她不一样,毕竟文舒蔓是她看上想要培养的人,所以她才会愿意过来替她出这个头。

    “菲菲,你就让思渺跟你去这一趟吧,她的面子的确比你好使,而且”夏婉婉没说下去。

    可能当年那场意外造就的心结在云思渺的心中还存在着,还无法解开。

    “那我们一起去吧。”骆菲对云思渺说。

    云思渺的心中的确是如同夏婉婉所想的那样,还存在着一个心结。

    这个事情既然凑巧的让她给遇上了,自然是不可能就这样做事不理的。

    “要不然,我还是和你们一起去吧。”夏婉婉说。

    “别,你现在原本已经是一身的麻烦了,虽然说这虱子多了不怕痒,但你身上的这些流言蜚语多了树敌多了对于你绝对不是一件什么好事。”云思渺赶紧说道。

    “行了,你就停去停车场,等着我们将人给带出来吧,放心,不需要多长时间的,你别给自己惹麻烦。”

    “行。”夏婉婉想了想,还是听了云思渺的留在车上。

    骆菲和云思渺下车,看见一个高瘦的女孩站在行政楼前,正在焦急的等待着什么人。

    “是王同学吗?”骆菲问。

    “姐姐你好,我是王蕴雯。”王蕴雯说道。

    “因为事情闹得有些大,所以就有同学打电话告诉了院领导那边,现在舒蔓和那位来找茬的小姐都被请进了院长办公室。”

    “带我们上去吧。”骆菲皱眉说。

    “两位姐姐跟我来。”

    夏婉婉找了个停车位坐在车里在想着这个事情,这八字还没一撇呢,怎么这位董小姐就直接找上门来了。

    而且最近,怎么总是老遇见这样的事情。

    这甚至是让她都不得不多想,是不是要发生些什么的预兆。

    夏婉婉又给容羲琤去了电话。

    容羲琤很快接通了电话,带着颇为吃醋的语气说:“不是要和你的小姐妹们一起吃饭,丢下我们爷五个,怎么突然想着良心发现给我打电话了?”

    夏婉婉听着容羲琤的控诉挺心虚的。

    “我们几个人难得能够聚在一起,特别是思渺,我都好些年没见过她了。”夏婉婉苍白的辩驳说。

    “所以我不也是没说什么。”容羲琤说道。

    只是这个点夏婉婉给他打电话倒是有几分不寻常的感觉。

    “是发生了什么吗?”

    “段元晔是出差去了吗?”夏婉婉突然问。

    “嗯,怎么问起他的事情?”容羲琤问。

    “怪不得。”夏婉婉说道。

    像是董小姐这样的人也只敢在段元晔不在的时候,来欺负这样一个小姑娘。

    “我现在在舞蹈学院,刚才我们吃饭的时候,菲菲接到个电话。是段元晔家那位小姑娘的同学用她的电话给菲菲打的电话,段元晔那位还未上岗的未婚妻,已经来找这个小姑娘的麻烦了。”夏婉婉说。

    她也真是颇为无语啊,这人都还未真是上岗呢,就开始要将人给赶开了,也真是个善妒又厉害的人呢,这简直是不逊于那位为难莫芝的何家小姐呢。

    只是那位何家小姐好歹还是已经有了名分了,而这位是名分都没有,就直冲冲的来了,这里面或许还有什么别的隐情。

    说不定是有谁在推动着这个事情。

    “元晔今天下午的飞机飞去A国,现在应该还在飞机上。”容羲琤说道。

    段元晔的行程肯定不是这么一个还未上岗的未婚妻随随便便就能知道的,那么透露给这位董小姐这个信息的人,肯定就是段家的人,是段家有人有意想要为难这个小姑娘。

    只是,这样的事情,其实也可以是用低调化的方式来处理的,但是却将事情闹成这样,看来是对于文舒蔓这个丫头的成见挺深的。

    夏婉婉皱了眉头。

    这样的一个事情闹起来,完全是可以将文舒蔓这样一个没权没势没依靠的小姑娘给逼死的。

    如果真的是心灵脆弱一些,说不定真的会有寻死的可能性。

    夏婉婉挺心疼文舒蔓的,这也就好好正常的谈一个恋爱,就受到了这样的无妄之灾。

    这样的事情被闹得人尽皆知,那她以后在学校里还怎么做人,怎么在学校里待下去?

    “都是因为你们这些男人,明明是你们的问题,最后所有的罪责都被苛责在女人的身上。”夏婉婉故意迁怒道。

    “婉婉,你这话就说的可有些有失偏颇了。”容羲琤说道。

    “我何时没有自己解决好这一切?”

    夏婉婉这是又联系了上次莫芝那个事情一起来说,他可不要就这样被一竿子给直接打死啊。

    夏婉婉认真的想了想,嗯,容羲琤在这其中做的的确不是不错的了,自己将那些事情给断了个干净,不需要她来动手。

    “行吧,我向你道歉,不该开地图炮,但是我也没说错,她们受的不叫无妄之灾叫做什么?”夏婉婉说道。

    “只是想好好的谈个恋爱,她们也没有伤害谁,没有做什么伤天害理之事,却被要这样对待。”夏婉婉想想就为文舒蔓和莫芝她们感到悲哀。

    如果真的说她们有错,就是错在爱错了人。

    “嗯,他们都不是个什么好货色,所以婉婉,你可知你遇见的是我,是怎样的一个幸运。”容羲琤趁机自吹自擂一波。

    “诶,你真是不要脸诶。”夏婉婉赶紧说道。

    容羲琤现在还真是越发的不要脸无下限了。

    “其实关于这个方面的事情,我也是和元晔说过的,但感情方面的事情,我也只能是点到为止。”容羲琤说道。

    对于感情,他就算是身为段元晔的兄弟,也只能是言尽于此点到为止,他无法做到对于别人的感情指手画脚。

    也许女人之间的闺蜜之情是会替闺蜜做决断,但是这兄弟之情却是不论兄弟做个什么样的决定,他们都不会干预,只会支持。

    “他要真是要去家族联姻,就趁早的放开人家小姑娘,别继续祸害人家了。”夏婉婉想想就觉得很生气。

    “人家文舒蔓一个小姑娘做错了什么?就也只是谈了个恋爱,也没有插足别人的感情就要被闹得全校皆知,以后她在学校还要不要做人?要不要继续上学啊?”夏婉婉真是越说越生气,满腔的义愤填膺。

    如果段元晔不是容羲琤的弟兄,说不定她现在已经开始妖孽破口大骂了。

    这种人实在太不负责任了。

    “要不要我过去?”容羲琤皱眉问道。

    不过,这个事情现在也还不好下决断,但是现在段元晔和那个小姑娘也还没分手,也还算是他兄弟的女人,段元晔去国外出差,那他们也还是有责任帮着护着兄弟的女人。

    “不用你来了,有菲菲和思渺在。你来反而会越发的乱越发的糟糕。”夏婉婉说。

    毕竟他们今天都是在话题中心的人物。

    所以很容易一点点小事就又被人传上网,被各种揣测。

    “现在是菲菲和思渺出面,我都只是坐在车里。”夏婉婉遗憾又无奈的说。

    夏婉婉心中又升起了一种无奈,身在其位,真的有挺多的无奈的。

    容羲琤听出了夏婉婉话语中的无奈说:“婉婉,很多时候,我们会被身在的环境和位置所左右,不能做到随性而为,就如同你今天现在无法出面一样,也许元晔也有他的无奈。”

    “他的无奈不过是都想要,人也想要,权也想要,当然这也没错,人都是贪心不足的,但是凭什么他因为他的想要,别人就要受到无妄之灾?”夏婉婉生气的质问。

    她原以为容羲琤是和她一样的想法,但事实证明了男人都是大猪蹄子。

    什么都想要的大猪蹄子,不管女人的死活。

    容羲琤:

    容羲琤深叹了一口气捏了捏眉心说:“婉婉,我们不要因为别人的事情而吵架好吗?”

    “本来就是,你们这些男人就是贪心的什么都想要,也不管我们这些女人会因此遭受什么!”夏婉婉也不是想要翻旧账,但是脑海里还是浮现了她因为容羲琤而遭受的一些委屈。

    反正此时这些委屈全都涌了上来。

    “婉婉。”容羲琤听着夏婉婉这些话,觉得她实在是有些无理取闹。

    “婉婉,我说了,我们不要为了别人的事情而吵架,你现在需要心情平静一下。”容羲琤也没有说什么指责夏婉婉的话。

    毕竟夏婉婉最近工作挺忙的,再加上遇上这样的事情,所以导致容易情绪化。

    容羲琤,还是起身拿了衣服出门去舞蹈学院找夏婉婉。

    “哼!”夏婉婉冷哼了一声,愤愤的挂断了电话,然后对着手机骂了一句“大猪蹄子!”

    舞蹈学院的院长办公室里,院领导和文舒蔓的辅导员以及班主任都在办公室里。

    董小姐穿着一身香家的高定套装,坐在办公室里,一脸的高傲与不屑。

    虽然她现在还不是段元晔的未婚妻,但她现在可是奉了段元晔母亲之命来的,所以她可是师出有名前来的。

    “谭院长,今天不论如何,我都要要个说法。”董小姐霸道又蛮横的说。

    “董小姐,这个事情也不是这样的吧。”文舒蔓的班主任一边护着文舒蔓安慰,一边试图和董小姐讲道理。

    “你是她的班主任吧?你教出来的这样一个学生,还处处维护着她,你这样一个老师的品行也没多端正吧?”董小姐打量了一眼这位年轻的舞蹈老师一眼,然后不屑的说道。

    “董小姐好大的威风啊,不知道的,我还以为这是在你们董家呢?”云思渺推开门说。

    云思渺推开门后,所有人的视线都转移到了她的身上。

    云思渺勾唇一笑,然后假模假样的敲了敲门说:“不好意思,打扰了。”

    “你们二位是?”舞蹈学院的院长看见云思渺和骆菲起身问。

    “我们啊,就当我们是行侠仗义的女侠,为了打抱不平而来。”云思渺踩着高跟鞋走进了院长办公室。

    骆菲也跟着走了进去,然后走向了文舒蔓。

    “菲姐?”文舒蔓瞪大了眼睛看向了骆菲,一脸的不相信。

    “手机收好了。”骆菲将文舒蔓的手机递给了骆菲。

    文舒蔓收到了手机恍然大悟,眼睛里隐隐的闪动着泪花。

    刚才不论那位董小姐怎么辱骂她,怎么羞辱她,她都不曾想哭,但是如今,她却很想哭,咬着唇倔强的不让眼泪落下来。

    “这件事情和你们有什么干系,和你们八竿子打不着的关系吧?”董小姐看着云思渺还是有忌惮的,但却仍是不服气的说。

    “我们不来啊,有些事情可就是任凭你一张嘴来说,别人不知道情况,也不知道真相,人家好好的一个小姑娘就会被你给冤死。”云思渺冷哼了一声说。

    “而且我倒不知道你今天是以什么身份而来的,是段元晔的未婚妻?还是他预备役的未婚妻?”

    云思渺一句话就戳穿了董迎曼的底气。

    “就算是你现在此时此刻已经和段元晔订婚了,但感情上的事情也是要讲个先来后到的吧?人家小姑娘和段元晔在一起已经一年多了,真要算起来,你才是那个小三吧?”

    “云思渺,别以为你是云家大小姐就可以在我面前耀武扬威胡说八道,你看看这是什么,这是段夫人给我的镯子,是他们段家一代代传下来给段家媳妇的镯子,我才是被段家认定的媳妇,所以她不是个无名无分的小三是什么?”董迎曼举起了她的手腕,她的手腕上带着一个羊脂玉的手镯,脸上又是高傲和狂妄。

    这下校领导和老师们也都清楚了这个真相了。

    不是他们学校的学生真的做了败坏风气的事情给人家当了小三,是他们这个学生已经和那位段少爷在一起有挺长一段时间的了。

    可这种大户人家还是要搞什么豪门联姻,那位段少爷的母亲只看得上门当户对的大小姐,想要这位大小姐和那位段少爷在一起。

    而这位董小姐是得了那位段夫人的命令,才来耀武扬威和找茬的。

    这个事情真是说不清楚。

    不过好歹他们这位学生是没做什么道德败坏之事。

    校领导们略微的松了口气。

    可是这个事情,也不是他们能够解决的事情了。

    这位董小姐是领着段夫人的懿旨来的。

    而显然帮着文舒蔓说话的这两位年轻姑娘的身份也不一般,特别是这位正在和董小姐对呛的这位,显然是这位董小姐也得敬着她三分的那种。

    现在这神仙打架,他们这些校领导夹在中间也真不是个事啊。

    哪边,他们都无法开罪。

    毕竟在燕都,这几家的势力都不可小觑,一不小心就是网上见的节奏。

    他们也着实是为难啊。

    “给你镯子的是段夫人,怎么以后娶你的也是段夫人?”云思渺冷笑了一声说道。

    “而且,若是你真的这么的有底气,怎么不让段元晔带着你来却要趁着段元晔出差你来?”

    “应该是段元晔前脚刚走,后脚你就来了吧?也真是太着急了吧?”

    “你!”董迎曼气急败坏。

    “云思渺这个事情跟你有什么关系?需要你在这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我说了,我就是个来行侠仗义的,路见不平出来为人家小姑娘说几句话又怎么了?”云思渺看着董迎曼即将暴走的样子,双手环胸轻轻一笑。

    “你要真是有本事,你就去找段元晔闹啊,来找一个小姑娘闹什么?人家小姑娘不无辜?好好的谈个恋爱,谈了一年多的男朋友突然冒出来个未婚妻来指责她是小三,她不无辜谁无辜?”

    云思渺看了一眼文舒蔓,倒是个我见犹怜但又倔强的小姑娘,也难怪段元晔会喜欢。

    “反正今天这话我就撂这了,这小姑娘我罩了,你非要为难闹大,看看最后到底是谁难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