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夏婉婉去停好了车,然后和容羲琤一起进去的。

    这里虽然算是燕都舞蹈学院和美院附近比较高档的餐厅了,但是对于他们来说显然还是格格不入的。

    不过他们也还算幸运,他们来刚好有个包间的人吃完了,所以店员立刻收拾翻台让他们进去。

    云思渺看见夏婉婉带着容羲琤一起来的,先是瞪大了眼睛,后续又装的一连若无其事的样子,像是那天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夏婉婉扫了一眼云思渺那欲盖弥彰的脸,勾起了唇角,然后说:“菲菲和舒蔓也都认识了,这位是云思渺,是我从小一起玩到大的朋友,思渺,这位是我的丈夫容羲琤。”

    “容先生你好。”云思渺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的样子说。

    “云小姐你好。”容羲琤很冷淡的点了点头。

    夏婉婉看着两人这样,还是有些憋不住的想笑。

    “先点菜吧。”夏婉婉赶紧转移了注意力说。

    “舒蔓,你先来点吧。”夏婉婉将菜单递给了文舒蔓。

    “姐姐们先点吧,我我吃什么都可以的。”文舒蔓赶紧说。

    “那我先点,不客气了。”云思渺干脆先拿过了菜单说。

    “要一个这个,这个,还有这个。”

    云思渺点过几个菜之后,才将菜单又递给了文舒蔓。

    “一个这个肉丸汤。”文舒蔓就点了一个汤,又将菜单递给了夏婉婉和容羲琤。

    “婉婉姐和容先生点吧。”

    “我已经吃过了。”容羲琤难得的回话。

    “菲菲你点。”夏婉婉也没有什么特别想吃的,将菜单又递到了骆菲那里。

    骆菲又添了几道菜和一扎果汁,将菜单递还给服务生。

    “对了,我这还有张票,我过几天音乐剧巡演的票,在燕都大剧院里,到时候去看啊。”云思渺从包里掏出了最后一张票说。

    “谢谢思渺姐,我可以这么叫您吧?”文舒蔓问。

    “当然可以了。”云思渺说。

    她不在意这些称呼的。

    “不过那个段元晔是真的出差去了啊?”云思渺突然想到问这个问题。

    “我,我不知道。”文舒蔓的脸上一红,然后突然低下了头说。

    “我前些天跟他吵了一架。”

    “元晔去了A国,公司的事情。”容羲琤出声说道。

    “所以,如果有什么需要的话,你可以联系我们。”容羲琤看向文舒蔓说。

    “联系你们也不靠谱,到时候还更是一堆说不清的流言蜚语估计会越发的难听,所以啊,有事还是联系姐姐们啊,不过估计今天董迎曼被我怼了这一次之后,最近是不会来找茬的了。”云思渺在心底里默默翻了个白眼说。

    “不过这个事情解决还是要段元晔去解决,你跟他是和是分也是你们自己的事情,不是别人插手进去去解决的。”云思渺又说。

    “嗯。”文舒蔓点头。

    “这就得看段元晔是不是会为了你跟他的家里争取或者对抗了,但是说实在的啊,有这样一个未来的婆婆啊,我还是觉得这个你可以好好考虑考虑,毕竟这个世界上的男人可多着呢,别在一棵树上吊死。”云思渺苦口婆心的在文舒蔓面前说。

    “而且小姑娘搞什么感情,搞事业不香吗?爱情会消耗你,但是事业不会啊,事业只会让你越来越成功啊。”

    云思渺很认真的对文舒蔓说。

    像是在劝一个误入苦海之人回头是岸。

    “小姑娘啊,别把你的人生寄托在一个人的身上,你的人生是属于你自己的,不属于别人,将希望寄托于人只会换来失望。掌握自己的人生,未来会给你惊喜的。”

    夏婉婉和骆菲虽然什么都没说,但却也是一脸赞同的表情。

    文舒蔓也认真用力的点头。

    之前这样的话菲姐和婉婉姐姐也都和她说过,的确,她是要自己好好的考虑这些问题了。

    “你是什么专业?”云思渺问。

    “舞蹈表演。”文舒蔓说。

    “那你以后想进那个舞团,国内的舞团还是国外的舞团?”云思渺又问。

    “国内数一数二的,像是燕都舞蹈团就是其中之一,但好像南方舞团也不错。”

    “或者像是你也喜欢音乐剧,可有想过自己也成为一个音乐剧演员呢?现在挺多的音乐剧演员之前都是舞蹈专业的。”云思渺又提了出来。

    文舒蔓没有马上回答。

    云思渺也没有追问,毕竟这是关乎以后人生的重要事情,的确要多多的思考,想清楚了再去做决定。

    草率的决定,只会让今后用大量的时间去后悔。

    “没事,你回去好好的想想,别不敢想,回去写个清单,你想要完成,想要去做的事情的清单。不论你现在觉得可能还是不可能的,都去写下来,别从心底里就开始否认你自己,别觉得自己不可能不可以不配,你的人生还没走到底,你怎么知道你所想的一切不会成真?”

    云思渺虽然感觉好像挺不靠谱的,但却是个胆大心细的人,这简直是手把手的在教文舒蔓了。

    不过她希望文舒蔓可以自己争点气,别让她失望了。

    “去做你想做和喜欢做的事情,多几个也没关系,人生这么长,也不是让你这一条路就要走到底,当然一条路走到底是好事,但也不代表你不能去做别的了。”云思渺用下巴指了指夏婉婉。

    “像是你这位婉婉姐姐就是个典型代表,她高考之前一直学的是国画,高三才选择了要去学设计,后来出国之后又选择了去当个模特,现在又成为了一个非常优秀的设计师。”

    “小姑娘未来可期,别急着给自己下定义。”

    “说得好。”夏婉婉很捧场的鼓掌。

    容羲琤在一旁默默的听着也鼓了掌。

    容羲琤一直以来都是高高在上的,用的也是高高在上的思维去看去想这些人和事,其实也没有了解过这些女性她们的所想。

    就像是他之前一直无法理解夏婉婉的坚持一样。

    今天听了云思渺的这一番话,他了解了这些女性们的心中所想。

    了解了现在这些独立的女性想要证明,想要展现的。

    “人生导师啊,不考虑去办个班吗?”夏婉婉笑着问。

    “不是有一句话叫做佛度有缘人吗?我这话也就是说给有缘人听,不过去社交媒体上分享分享也是可以的。”云思渺说道。

    “这个方面啊,你就可以和菲菲多聊聊啊,菲菲不就是搞这个的?”夏婉婉有意给她们穿针引线。

    “不知道我们的云老师有没有兴趣来个专访。”骆菲突然有了灵感。

    她觉得这一期的杂志主题可以是各行各业的独立女性。

    这个就可以给一些像是文舒蔓这样年龄或者是比她年龄更小的小姑娘们一个引导,让这个社会和世界听到关于女性的力量。

    “当然可以啊。”云思渺不假思索的答应了。

    骆菲已经开始在备忘录里记录素材和灵感了。

    容羲琤刚才在家已经吃过饭了,这顿饭完全就是陪着夏婉婉她们吃,吃过饭后,夏婉婉将车钥匙给了骆菲,让骆菲和云思渺送文舒蔓回学校,她则是和容羲琤一起先回了家。

    回家路上,容羲琤对夏婉婉说:“云家那位小姐那张嘴是挺厉害的。”

    “你是说她刚才那番言论啊,但是你认为她说错了吗?”夏婉婉看向容羲琤问。

    “没有,她说的没错。”容羲琤的求生欲很强。

    夏婉婉看得出容羲琤神情中的那一丝的不赞同,不过也没说什么,反正她是很认同云思渺说的话的。

    就是应该要不被定义,不被自己和他人所定义,敢于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最可怕的不是失败,而是想都不敢想。

    不去想不去做那就注定是失败的,但如果敢想敢做,那还有成功的几率。

    “反正我也是这样想的。”夏婉婉说道。

    “你想的没错。”容羲琤轻笑了一下说。

    “我的容太太是现时代的独立职场女性,你拥有你自己的价值。”

    “这话说的倒还不错。”夏婉婉点了点头。

    容羲琤这话倒是深入她心,她还是挺受用这些话的。

    不论男女,野心这个东西都是应该拥有的。

    这人奋斗,不是白来了这个世界上一遭。

    “容羲琤,我有我的野心。”夏婉婉对容羲琤说道。

    “之前在杰罗姆来国内的时候我就跟他说了,我想要在国内创建属于我的时尚帝国,我想让世界看到属于我们的设计和潮流。”

    “嗯,我的容太太真是很有野心啊。”容羲琤轻笑着说。

    “你可以做到的,我会成为你的后盾。”

    “我当然可以做到的。”夏婉婉刚才还因为容羲琤的那一声轻笑觉得不开心,但是听到后续他肯定的话语,还是覆盖了刚才的不开心。

    “嗯,行了,你把我哄开心了。”夏婉婉傲娇的说道。

    “那容太太这是原谅我了?”

    “勉强原谅了啊,但是我告诉你啊,你不许再替段元晔说话,你再替他说话,我还是会翻脸的。”夏婉婉告诫容羲琤。

    “是,遵命,我的容太太。”容羲琤笑得无奈,左右他也告诫过了段元晔了,其他的还是太太更重要。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