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文舒蔓被骆菲和文舒蔓送回了学校,送到了宿舍楼下。

    “姐姐们就送你到这里了,回去和你那个同学也好好的道谢。”骆菲和云思渺说。

    “谢谢两位姐姐。”文舒蔓手里拿着给王蕴雯带回的低糖的水果茶冲着骆菲和云思渺说。

    “不用谢了,这个事情也别多想了,你们学校应该会出面解释和解决这个后续的问题的,好好学习。”云思渺说道。

    “29号晚上会有我的演出,两位姐姐不知道有没有时间过来看我的演出?”文舒蔓有些紧张的问。

    她也真的不知道应该如何感谢这几位姐姐了,她好像能做的就是让自己变得更加的优秀,才能以此感谢和报答这几位姐姐。

    刚才在回学校的路上,她也已经想清楚了。

    她是应该向这几位姐姐学习。

    不论是什么样的出身,什么样的生长环境,都要勇敢去追寻自己喜欢和想要做的事情,并且为了这件事情去付出自己的热情,而不是应该将自己大把的时间和精力都放在一个男人的身上,放在一段感情上。

    她在段元晔的面前一直都是自卑的。

    她觉得自己在段元晔面前好像什么都不是,她找不到自己的意义和价值。

    她感觉自己就像是段元晔身边装点的装饰物。

    也怪不上别人瞧不上她,因为谁会去尊重一个装饰品呢?

    但是这三位姐姐却不一样了。

    这个社会很现实,她是知道的。

    人与人之间的来往大多数都是看中利益,很少有人会愿意这样伸出援手来帮助像她这样一个几乎什么都没有的学生。

    她真的不知道应该如何来感谢这几位姐姐了。

    她唯一能做的,就是不让这几个姐姐失望了。

    “姐姐们放心,我会好好努力好好学习的。”文舒蔓的心底里已经不像是之前那样全被感情所占据,她是要越发的精进自身。

    “上去吧,晚安,有事情跟姐姐们联系。”云思渺说。

    “你也别有什么心理负担,就当姐姐们是日行一善,给自己积德啊。”

    “好的。”文舒蔓笑了起来,但是眼底里隐隐闪着泪光。

    不论姐姐们到底是有什么样的目的,她都会感谢她们。

    既然她们不想让她多想,那么她就不会去多想,与其去想这些事情,她还不如去想刚才在吃饭的时候思渺姐姐给她提出来的建议。

    骆菲一上车,陈烨的电话就打开了。

    骆菲接通了电话。

    “菲菲在干嘛呀?”陈烨问道。

    “送小姑娘回学校。”骆菲说道。

    “送小姑娘回学校?哪个小姑娘?段元晔家的那个啊?”陈烨问。

    “嗯。”骆菲回答道。

    “我现在还在外面,回去再聊。”

    “好吧。”骆菲说她在外面,陈烨也不好非要继续缠着骆菲现在就开始聊天,只能是等骆菲回家之后再找了。

    “挂了啊。”

    骆菲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男朋友?”副驾驶上的云思渺八卦的问。

    “嗯。”骆菲点头。

    “但是听着你这跟男朋友聊天的情绪不对呀。”云思渺身为艺术家的第六感十分敏锐的捕捉到了骆菲刚才说话那语气里的不对劲。

    这跟男朋友打电话,就算是有人在身边这也太冷淡了吧。

    “你也吵架了?”云思渺问。

    “没有。”骆菲否认。

    “姐妹,你刚才那语气很不自然,就算是有我这个外人在,你也不该是那样的语气,你这明显就是情绪低落的反应,虽然我现实中没有谈过恋爱,但是我在剧情里谈过很多场恋爱,什么《罗密欧与朱丽叶》什么《美女与野兽》还有什么《西贡小姐》我都演过,所以对于这些情感的捕捉我还是很敏锐的。”云思渺说道。

    她没有体会过爱情,但是却要出演这些角色,所以她会去观察身边的人恋爱时的样子,以及去一些情侣经常约会的场合,去观察那些情侣。

    观察不同人的情绪,观察不同人的反应。

    所以这样简单的情绪,她还是能够分辩的出来的。

    而且就在刚才和文舒蔓分别的时候,她说话的语气还不是这样的。

    但面对这男朋友却突然换了个语气,又不是吵架了,那只能说明要么是她的情绪被什么所影响了,要么就是想分手了。

    “那你这是想分手了?”云思渺又问。

    但是看着骆菲这脸色,觉得她可能还是说多了。

    “行吧,算是我僭越了,抱歉啊。”

    云思渺虽然是个风风火火的人,也是个自来熟的人。

    但是这不代表着她不明白人与人之间的交往法则。

    人际交往中最忌讳的是交浅言深。

    她和骆菲的确是没有她和夏婉婉这么多年相熟的交情,问这个还是不合适啊。

    “没事,我只是在想你今晚说的话,我觉得你说的挺对啊。”骆菲朝着云思渺笑了笑说道。

    “哎呀,我那主要也是针对小姑娘说的,年纪轻轻要是要将注意力放在事业上,但是像你这样也算是年纪轻轻事业有成的,谈谈恋爱也没什么,反正像是你这样的人肯定也知道爱情只是调剂。”

    “如果开心就继续,不开心就分开。不论是什么样的关系都是应该这样。”

    云思渺说道。

    “哎呀,算了,我别说了,不然到时候你们万一真的都分手了,你们的男朋友都来找我,那我可得申请个什么人身安全保护令了。”云思渺赶紧说道。

    “反正不论如何,做让自己感觉到开心的决定就是了,别让甜蜜成为了你的负担,别被一段关系牵着鼻子走就是了。”

    云思渺说完这一切之后骆菲突然笑了起来。

    “我这不是在笑你啊。”骆菲赶紧解释。

    “我只是觉得这个场景很熟悉。”

    “之前是我在开解婉婉,现在变成了你在开解我了。”

    “害,谁让我们都是理论上的巨人呢。”云思渺笑了起来。

    “到时候我演出你也带你男朋友一起来啊。”

    “行,我看他有没有时间吧。”骆菲说。

    “他最近带着他的艺人在参加一个综艺节目。”

    “经纪人?”云思渺问。

    “老板兼经纪人。”骆菲倒是没想到陈烨还真是一个说干就干的性格,而且他还真的去亲自跟流程。

    但也能看得出来,他还真的打算做好这件事情。

    就是希望他不是个三分钟热度吧。

    “那还不错啊,也都算是圈内的人。”云思渺说道。

    “你住哪里,我送你回去?”骆菲问。

    “不用了,我送我太麻烦了。”云思渺拒绝。

    “晚上打车还是不安全。”骆菲还是坚持。

    “那你一个姑娘送我回去等你再返回也不安全,没关系,你就在前面的商业街那边将我放下,我已经叫了我们家司机来接我了,司机在来的路上。”云思渺说道。

    “也行。”骆菲想了想说道。

    她们都不是什么扭捏的人,既然说不需要了那就是不需要,那也没有必要非要坚持一方去说服另一方。

    “那我陪你等着。”骆菲又说道。

    “国内可比国外安全多了,我可是拥有散打金龙徽的人。”云思渺说道。

    虽然她是他们家老头老太太的晚来得女,家里的小公主。

    但她可是从小就是学习散打的。

    她从小到大的嚣张靠得可不仅仅是背后的云家,还有她那几个哥哥。

    她还靠得是她这气死人不偿命的嘴,以及是她的一身散打技术。

    “我告诉你,之前好莱坞都想找我去拍武打戏呢,但是我嫌弃那个角色的人设所以才没去。”云思渺一撩她卷翘的长发说道。

    “这可真是看不出来啊。”骆菲说道。

    “还不是被我大哥给逼得。我大哥比我大二十岁,也就将我当女儿养,我小时候挺皮的,有一次差一点就走丢被人给拐走了,那次之后我大哥就找了散打老师让我学习散打。”

    “小时候我一开始觉得挺酷的,后来就很难坚持下去,毕竟挺苦挺累的。”

    “我大哥跟我说,他们可以护得住我,但我还是要学习自保的本事,最可靠的永远是自己。”

    云思渺耸了耸肩说道。

    反正她不知道别人家哥哥和妹妹相处是什么样的。

    但是她家她不像是有几个哥哥,而像是有几个爹。

    其实这也是她不想呆在国内的原因之一。

    一个爹就已经够可怕的了,她还好几个呢。

    不过也正是因为这样,她在A国这些年也都过的平平安安的,因为她又足够自保的能力。

    而且也正是因为从小学习散打,她拥有良好的体力。

    而唱音乐剧是一件挺累的事情。

    因为很多时候需要唱跳一起,她之所以能够脱颖而出,在A国的剧团里成为A角演员,也和她拥有良好的肺活量和体力分不开干系。

    这个时候她才懂了她大哥的意思。

    “行啦,就在这放我下吧,你快回家吧,等我到了家给你消息。”云思渺说道。

    “行。”骆菲靠边停车,将云思渺给放下了。

    “那晚安,到家给我电话。”

    “好,你自己开车也注意一点哈。”云思渺下车对着骆菲挥了挥手。

    云思渺下了车后被迎面而来的初秋的凉风给吹了个透心凉。

    抖了两抖。

    这一代好像都是酒吧,晚上这个点人还真是不少。

    “小偷,小偷,抓小偷啊!那个人偷了我的包!”

    黑夜里突然传来了一阵惊叫声,云思渺好奇的循着声音的来源看过去,就见一个高个子穿着黑色外套带着帽子的男人手里拿着一个女式提包朝她的方向跑来。

    而他的身后一个穿着尖头高跟鞋吊带超短裙的女人在后面吃力的追着。

    “抓小偷啊!”

    “滚开!”那个穿着黑衣的男人眼看就要撞上云思渺了。

    云思渺稍往后撤了一步躲开,然后一脚踹在了男人的膝盖上。

    男人吃痛趔趄的摔在了地上,然后转头看着云思渺面露凶光,挣扎着起身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把水果刀。

    “哟,还挺厉害的啊。”云思渺又一脚踹上去,男人再次倒在地上,云思渺干脆一脚踩住了男人拿水果刀的那只手。

    “好好的一个健全人,做这样偷鸡摸狗的事情啊,身上还带着凶器,你挺厉害啊。”云思渺伸脚一脚将那把水果刀给踢开了。

    云思渺的注意力都在这个小偷的身上。

    但是没想到又传来了一声吃痛的叫声:“嗷!是谁!”

    云思渺又循声看了过去,一个穿着休闲装的男人逆着灯光站在那里,隐约的可以看见他的鞋上插了一把刀。

    “卧擦?!”云思渺都瞪大了眼睛懵了。

    一时间她都慌了,她现在到底应该要怎么办?

    而此刻被她踩住的男人找准机会想要起身逃跑,奋力想起身,被后面追上来的失主一只高跟鞋砸住了他的背,不过影响不大,但他还在继续往前跑。

    “靠。”云思渺这才回过神来,箭步上前再次制住了那个男人,然后附近巡逻的JC也及时赶到,一人上前来帮助云思渺制住了那个男人,而另一个则上前去询问倒霉的男人。

    云思渺见JC来了,也就自觉的让开了,然后小心翼翼的上前去看那个倒霉家伙。

    “先生您还好吗?您还能行走吗?”JC低头帮男人查看了情况询问。

    “抱歉啊先生,刚才是我不小心”云思渺怀着踌躇之心走了过去。

    叶楚咬牙吃痛的看着云思渺说:“小姐,我知道你虽然是在见义勇为,但是是不是也要注意一点身边的人?”

    叶楚一走过来就感觉到有一个东西沿着地面飞了过来,然后径直插进了他的鞋里以及肉里。

    他想不到这样一个远远看着纤瘦娇弱的女人居然可以有这么大的力气。

    “云思渺?!”叶楚看清楚走近的人,眼睛都瞪大了。

    “叶楚?!”云思渺也没想到这个被她见义勇为误伤的人居然是叶楚。

    这是个什么天雷劈的缘分啊。

    “你们还认识?”中年JC八卦的问。

    “不认识。”

    “认识。”

    “不论认不认识,麻烦二位都跟我们先走一趟吧,、。我们先送这位先生去一趟医院吧,既然二位都是认识彼此的,那么这医药费之间的事情,就不需要我们来协商了吧。”JC说道。

    “医药费我出了,这个我不逃。”云思渺真是没想到,她这见义勇为居然还能发生这样的意外。

    怪不得这古人都说日行一善。

    每天只要做一件善事就行了。

    原来是这善事做多了啊,也会发生意外,甚至是受到报应的。

    刚才那个失主也走了过来,看见叶楚这样一张俊美的脸心生荡漾赶紧说道:“这个事情跟我也有关系,这位小姐是因为为了帮我抓那个抢劫的才会误伤这位先生的,所以我也跟着去医院吧。”

    “也行,就一起先去一趟医院吧。”另一位JC扭送着那位抢劫的黑衣男过来了,指了指那个抢劫男人下巴上和脸上刚才在地上的擦伤和磕伤说道。

    “你这刀,我要不然先拔出来?”云思渺蹲下看了看问。

    又昂头看着JC问:“可以拔吗?”

    “理论是最好不要拔,毕竟这是物证。”一个JC说道。

    “那就等着我的血流光吗?!”叶楚都要暴走了。

    “我用纸巾包着可以吗?”云思渺问。

    “我这里有纸巾。”失主赶紧从她的包里掏出了纸巾递给了云思渺,云思渺包住刀柄将刀给拔了出来,还好,并不是很深。

    “呵呵,你这鞋质量不大OK啊。”云思渺站起身之后尴尬的笑了笑说道。

    “先去附近的医院吧。”JC说道。

    “扶我上车。”叶楚冲着云思渺低吼道。

    “帅哥,要不然我扶你吧?”失主赶紧凑上来说。

    “滚!”叶楚吃痛的看着云思渺,他现在没心思理会其他人。

    “别这么凶人家嘛。”云思渺想了想,将自己的包取下来递给了那个失主说。

    “美女,替我拿一下包吧。”

    “啊,好。”失主被叶楚吼了一声脖子缩了缩。

    云思渺干脆直接将叶楚给公主抱了起来。

    “美女,厉害啊。”两个JC看着云思渺的操作都惊呆了,这也是难怪,刚才可以直接一脚将刀低踢开然后透过鞋子插进了别人的肉里。

    “美女是个高手啊。”那个年轻的JC对云思渺说道。

    “嘿嘿,一般一般,我从小学散打的。”云思渺尴尬的笑了笑说。

    “别废话了!”叶楚都快要抓狂了。

    “好,马上。”云思渺将叶楚抱上了J车,然后一起往最近的医院去。

    还好最近的医院距离这里只有两分钟的距离,很快就到了。

    到了医院之后,云思渺也干脆将叶楚给直接抱下了车,叶楚黑着脸干脆认了。

    在急诊室里,医生听了云思渺的复述之后也惊呼了一句“姑娘厉害啊,武林高手啊。”

    “过奖过奖。”云思渺尴尬的说道。

    “我拜托你们关注一下我这个受伤的人好吗?”叶楚黑着脸说道。

    “先生,您的伤口也不深,应该没事。”医生说道。

    “什么叫做应该没事?”

    《我想要丧偶式婚姻可老公不允许》无错章节将持续在新书海阁更新,站内无任何广告,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新书海阁!

    喜欢我想要丧偶式婚姻可老公不允许请大家收藏:()我想要丧偶式婚姻可老公不允许新书海阁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