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叶楚都要被医生的态度给气死了,什么叫做应该没事,那刚才出了那么多的血那算是什么?

    他们的注意力居然都放在了云思渺的身上。

    “美女,没想到你力气这么大还可以抱起一个一米八几的男人啊,你这手劲也可以啊。”医生还在继续和云思渺调侃。

    “你是不是医生啊?你就这样敷衍病人,我要投诉你!”

    叶楚气急败坏。

    从小到大,他遇见云思渺就没什么好事!

    这云思渺简直是克他啊。

    “这位先生啊,你一个大男人,你这伤口我已经替您包扎处理好了,您还想怎么着呢?”医生也不是个什么好惹的,立刻的怼了回去。

    “你!”叶楚一怒,牵扯着伤口,钻心的疼。

    “云思渺!”叶楚转向云思渺。

    “哎呀,我这也不就是误伤了你嘛,反正这段时间你的医药费误工费啥的我包了行了吧,反正我付不起的你就去我家找我大哥要。”云思渺眼神躲闪的说。

    叶楚好看的桃花眼气得发红的看向云思渺说:“云思渺啊,我从小到大遇见你就没好事,我是不是上辈子欠了你的啊。”

    “嗯,如果按照玄学里来说还真是有这种可能性,上辈子你欠了她的,所以你们之间又业力关系,你这辈子要将上辈子欠了她的还给她。”医生开始一本正经的说道。

    “诶,你一个医生不是应该相信科学吗?你在这跟我扯什么玄学?”叶楚简直想立刻打他们医院院长的电话进行举报了。

    一个医生公然的在搞封建迷信,这样的医生不举报等着留着过年吗?

    “刚才不是你先说的上辈子的吗?”这三十多岁的男医生这晚上值夜班也无聊,偶尔也就会看一些有意思的东西,不也就和他们随便掰扯了两句。

    “反正我们这也就我们三个,美女,你替他作证吗?”医生问云思渺。

    “叶楚,你一个大男人别太计较吗。”云思渺摇了摇头说道。

    “而且你现在也太疏于锻炼,连最基本的防范意识和躲闪的意识都没有了,你这也该练练了。”

    云思渺对叶楚说。

    云思渺和叶楚也是从小就认识的。

    她和叶楚是在一个师父那里学习散打,但是叶楚一个大男人明显的不如她,经常是被她打趴下,当然这里面还夹杂着一些其他的意外,以及一些其他的事情,导致后来每次叶楚见了她就像是活见了鬼的倒霉。

    “叶楚啊,我觉得或许医生说的没错,你想想啊,怎么从小到大就你见了我会倒霉呢?别人和我在一起也没事,你和别人在一起也没事呢?”云思渺拉着叶楚和他分析。

    “这说明,你克我!”叶楚红着眼尾看着云思渺咬牙切齿道。

    “叶楚,我觉得你别老想着这个事情,或许是你老想着这个事情,所以这个事情就越会发生。”云思渺撑着自己的下巴凑近叶楚说。

    “你看吧,你现在不想这个事情,是不是就没有倒霉的事情发生?”云思渺故意凑近叶楚,叶楚往后一躲闪撞到床头柜上,先是一吃痛,然后刚才护士给他倒的那杯水尽数洒在了他的背上。

    叶楚:

    云思渺:

    医生:

    医生默默的说了句:“二位真的不去了解一下玄学吗?”

    “我怀疑你是哪家寺庙或者道观派来医院的卧底!”叶楚对医生怒吼道。

    “我要去投诉你!”

    “这位施主,啊不,这位先生啊,我这不是大晚上的大家娱乐一下吗?活跃一下气氛。”医生赶忙说。

    “这里虽然是医院,但是也没有必要将气氛搞得那么凝重不是?”

    “行了,人间医生也没有什么坏心,就是想活跃一下气氛,而且这话头还不是你挑起来的?”云思渺觉得叶楚这是在小题大做反应过度了。

    “云思渺,你要搞清楚我到底是为什么会来医院!”叶楚真的是被气得头都要昏了。

    “我说了啊,我刚才那是见义勇为,然后你刚好不小心就倒霉了。”云思渺一脸大写的无辜。

    “毕竟如果我刚才不把他手里的那把水果刀踢开,那我就会有危险的啊,而且你刚才也体验了一把,那把水果刀有多么的锋利厉害的啊。”

    “那你的意思是要我自认倒霉咯?”叶楚瞪着云思渺。

    他这下,才是真正的看清楚了云思渺。

    他没想到,经过国外的这些年,云思渺这个暴力的女汉子居然变成了现在这副模样,如果不动不说话,别人都会以为她是个多么大气温婉的美人,只有他才知道她到底是个怎么样的披着美人外皮的恶魔。

    “我不是说了,我会负责的吗,你的医药费营养费,误工费反正你自己是老板,在家办公也是可以的啊,也算不上什么误工。”云思渺嘴上虽然是这样说,但是眼神心虚的看着别处。

    “我后天就要去云城见一个客户谈合作,事关几千万的合同,这个误工费你赔得起吗?”叶楚盯着云思渺,眸光冷冽的说。

    “这个我知道你是真是假啊。”云思渺挺没底气的。

    “那你回去问问你哥!”叶楚冷声道。

    “医生,他这伤上飞机应该没事吧?”云思渺问道。

    “皮肉伤上飞机没问题的。”医生说道。

    “确定不会在高空爆开?”云思渺又不确定的再问了一句。

    “真的不会,这才缝了几针呢,但是出行可能用轮椅比较方便,这段时间伤口不能沾水,右脚最好不要用力。”医生嘱咐云思渺说。

    “行。”云思渺点头。

    云思渺又看向叶楚说:“不行我就给你请个陪护吧,钱我来付。”

    “我不要什么陪护,我要你来照顾我!”叶楚突然想到了一个很好的整云思渺的方法。

    “啊哈?”云思渺挑眉。

    “你确定?”

    “怎么?你不想负责?”叶楚一副赖上云思渺的样子。

    “没事帅哥,我可以负责的。”急症室的门是打开的,没有其他的病人,两位JC押着那个上好药的抢劫犯和失主一起进来。

    失主虽然脸上化着蹦迪的大浓妆,但是细看年纪不大。

    如今在灯光下看着相貌不凡一身贵气的叶楚感觉这简直就是上天给她砸下来的缘分,上赶着就要负责。

    “你看,这位小姐打算对你负责。”云思渺憋着笑对叶楚说。

    “我是你伤的。”叶楚直勾勾的盯着云思渺说。

    “但是我也是为了帮她啊。”云思渺一脸无辜说。

    “行了,云思渺,你别给我扯什么外人,也别想着给我耍什么花样,反正这个冤有头债有主,伤我的人是你没得跑!”叶楚冷声道。

    云思渺:

    “不行你就问问这两位JC同志,这里面的责任划分,我受伤到底是谁要负责任。”

    云思渺:

    “行了,我负责好吗?但是我最近这段时间真的没空,我要演出。”云思渺翻了个白眼说道。

    “演出?我可是怕你演出完就人不见了踪影。”叶楚不依不饶说道。

    “你到底想要怎么样?难不成还想着以后我寸步不离的伺候您呢,我跑什么啊,我云思渺什么时候是说话不算话的人啊。”云思渺这就有点生气了啊。

    她云思渺是个向来一人做事一人当,也是向来说话算数之人,叶楚这样的质疑就让她很不开心啊。

    “我说了会负责,那就是会负责,我跑得了和尚也跑不了庙啊,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家在哪。”

    “我要真跑了你就去找我大哥,到时候要什么赔偿你向我大哥开口。”云思渺高傲的说道。

    “行,那我就给你点时间,等你演出完,要一直照顾我到我的脚好,你现在可是当着各位JC同志的面做出了承诺啊。”

    叶楚说。

    “我现在当着JC同志的面做出保障,等我演出完忙完手里的事情就照顾叶楚直到他的伤完全恢复,这样可以了吧?”

    云思渺有些不耐烦的说。

    “行。”

    那个失主还是想说些什么,但是被叶楚一个眼神瞪过去,也不敢再开口了。

    “两位的事情自己私下协商好了,那我们就不登记备案了,但是这个抢劫的事情,还需要麻烦二位配合我们一起去做个笔录。”

    “行。”

    云思渺和叶楚做完笔录的时候,时间已经晚了,云家的司机就在JC局的门口等着。

    “诶,送我回家。”叶楚说道。

    “行吧。”云思渺蹙眉,但是想着他们两家挨得不远,送叶楚回家这也就算是顺便之事,也算是她负责了。

    “还需要我抱你上车吗?”云思渺善意的问。

    “推我出去。”叶楚黑着脸说道。

    刚才在医院,他为了方便就弄了个轮椅。

    “行。”云思渺将叶楚推了出去,云家和叶家的司机看着自家的小姐/少爷觉得很惊讶。

    “少爷您?”叶家的司机惊诧,这刚才不还好好的吗?怎么突然就坐上轮椅了呢?

    “我坐云家的车回去。”叶楚对司机说道。

    “啊,好。”司机也不敢多言多问,只能是看着自家少爷上了云家的车。

    不过心里头泛着嘀咕,这自己少爷什么时候和云家小姐那么的亲近了,他记得以前自家少爷不是视云家小姐为洪水猛兽吗?

    “待会儿先绕路去一趟叶家。”云思渺对司机说道。

    “好的小姐。”司机从中控镜里往后看了一眼自家小姐和叶家少爷。

    司机是云家的老人了,为云家开了几十年的车了,当然也知道自家小姐和叶家少爷之前不是势同水火吗?

    准确来说是叶家少爷视他们家小姐为洪水猛兽,如今却又怎么黏糊上了?

    司机充满了好奇和求知欲,这年轻人的心思啊,果然是难以猜透。

    如今的时间已经是临近凌晨十二点了。

    路上的车辆很少,开往云山别墅区的车就更少了。

    所以没花多少时间车就开到了叶家的别墅门前。

    “小姐,叶少爷,到了。”

    司机下车从后备箱里取出了叶楚的轮椅,云思渺则扶着叶楚下了车。

    “大晚上的我就不叨扰啊。”云思渺说道。

    “我让我们家司机送你进去。”

    “怎么?怕进去不知道怎么跟我爸妈交代?”叶楚好看的眉高高的挑起,一双桃花眼似笑非笑。

    “你也不看看现在都什么点了,估计你爸妈都睡了吧,我是怕我这样送你进去了,明天这八卦就传得到处都是了。”云思渺嘀咕道。

    “到时候万一有人说出去,那八卦满天飞,我才不想要这样,我还是明天再上门道歉吧。”

    叶楚还想说什么,云思渺打断了他的话说:“行了,你一个大男人怎么这么叽叽歪歪磨磨唧唧的啊,我说了会负责那就不会耍赖的,周叔,送叶少爷进去。”

    云思渺打开车门回到了车上去。

    “嗨!”叶楚捏紧了拳头,但是他对于云思渺这样的人也真是无可奈何。

    这个女人的武力值碾压他,真要是将她逼急了,翻脸不认人,那么他也就真是拿她没办法了。

    “那你可记得你自己说的话,明天早点来。”叶楚对云思渺说。

    “嗯。”云思渺很不耐烦的应了一声。

    今天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先是在舞蹈学院的办公室里和董迎曼文战了一番,然后又遇上了那样的小偷抢劫犯再是武斗了一回。

    饶是她这样好的精力也已经累了,打着哈欠靠着车窗迷迷糊糊的点头。

    司机周叔将叶楚送进了叶家,然后开去了同一个小区的云家。

    云思渺打着哈欠进的云家。

    本以为家里人都睡了,但是没想到她大哥云思谦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只开着身边的一盏小灯。

    “大哥。”云思渺突然发现还有一个人,这个瞌睡一下子就惊醒了。

    “怎么这么晚才回来,我听周叔说,你还闹到JC局去了?”云思谦放下手中的杂志,拧着眉看着云思渺说道。

    “你这刚回国就给我搞事情?”

    “没有大哥,我这次进JC局是因为见义勇为,帮忙抓了个抢劫的,然后去做了个笔录。”云思渺在云思谦的身旁坐下撒娇的说。

    “大哥,我真的很乖的,没有搞事情。”

    “就算是去做个笔录,也不至于弄到这个时候才回家。”云思谦可没这么好哄了去,继续盘问。

    “就,就在我抓那个抢劫犯的时候还发生了一点意外,然后去了趟医院”

    云思渺提到这个事情就很心虚。

    “受伤了?伤在哪里?”云思谦拉着云思渺看,好像也没发现她身上有哪里不对劲的。

    “我没伤着,就是在抓那个抢劫犯的时候不小心误伤了人。”

    “误伤了人?误伤了谁?情况如何?”云思谦的眉头拧成了川字型问。

    “那个人挺倒霉的,那个抢劫犯身上带了把刀,想要反抗,然后我就将他手里的那把刀给踢了出去,然后就不小心扎到人家的脚了”

    云思渺觉得这事,简直是不能再巧了。

    云思谦:

    他这小妹,看着娇弱但是从小一身神力,这种听起来如同电影里一般让人感觉到匪夷所思的剧情发生在她身上,好像也不奇怪了。

    “那个倒霉蛋是谁。”云思谦问。

    云思渺:“叶楚。”

    云思谦:

    “那小子从小到大和你在一起就没遇见过什么好事吧?”云思谦问。

    “他总是被你误伤吧?”

    “好像是这样的。”云思渺摸了摸耳垂笑了笑说。

    “刚才叶楚一直在说我克他。”

    “不过说到这个事情,后来曾经有一次妈遇到一个大师,还让他算了你和叶楚的八字,就是想要问一问你们是不是八字刑克,但是大师又说你们八字没有刑克,没有问题。”云思谦说道。

    “妈没事算这个做什么?”云思渺问。

    “也许就是突然想起了,所以才就随便问问吧。”云思谦说道。

    “刚才在医院处理伤口包扎的时候,一个医生就说,说不定是叶楚上辈子欠了我的,所以这辈子都要一一的还给我。”云思渺洋洋得意的说起。

    “那位大师也是这样说的。”云思谦说道。

    “真的吗?那看来那位医生还真是入错了行啊。”云思渺感叹说。

    不过命理之说也还是虚无缥缈的,做不得数当不得真。

    “行了,你赶紧上去休息吧,这折腾了一个晚上的,明天大早,我带你亲自登门去叶家赔罪。”云思谦轻轻的敲了敲云思渺的头说。

    “遵命,我的大哥。”云思渺顽皮的吐了吐舌头,转身上楼回房间洗澡。

    等云思渺洗完澡出来,才想起她一直忘记给骆菲发消息了。

    赶紧拿起手机一看,骆菲给她发了好几条消息。

    云思渺赶紧给骆菲回消息:【那片云朵儿:到家了,刚才虽然发生了一点小意外导致我没时间看消息回消息,但是顺利的回家了,让你担心了。】

    【LF:平安到家了就好。】

    骆菲看见云思渺的消息,终于是放心了。

    心里闷着的拿一口气,终于可以出来了。

    【我真是很想和你们吐槽一下我今晚发生的事情,简直是无语又好笑。】云思渺干脆拉了个三人群,就开始在群里开始说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