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梁医生,我太太现在的身体真的合适要这个孩子吗?”容羲琤继续问。

    “容太太平素的身体不太好吗?”梁医生问。

    “或是有什么身体疾病和遗传疾病吗?有在定时做体检吗?”

    “这些都没有,只是她一直处于工作的高压状态,可能身体长期处于一种比较亚健康的状态。”容羲琤说道。

    “而且在怀孕之前,我们都有较为频繁的饮酒,这些可能都会对孩子造成一定的影响吧?”

    “这些的确可能会对胚胎造成影响,不过我建议等到六周以后过来做一个详细的检查,再来判断是否要终止妊娠。”梁医生说道。

    “好,谢谢梁医生。”夏婉婉先对梁医生说道,打断了容羲琤还想继续说的话。

    “怎样会对我太太的身体影响最小。”容羲琤继续很紧张的问。

    “这个”梁医生看向了夏婉婉。

    “梁医生,今天辛苦了,我们就先不打扰了。”夏婉婉站起身,拉着容羲琤直接出了梁医生的办公室。

    容羲琤就像是个小孩子一样,任由容羲琤牵着乖乖的跟在夏婉婉的身后。

    “我觉得我们需要好好的聊一聊。”夏婉婉走出了一段距离之后,对容羲琤说道。

    夏婉婉看着容羲琤的状态,叹了口气。

    “先回家。”夏婉婉说道。

    夏婉婉原本是想和容羲琤在外面就将话给说开的。

    但是他们两这几天在热搜上挂多了,怕在外面会引起其他人的围观,从未又弄出些不受控制和未知的事情出来。

    “好。”容羲琤点头。

    回到家,孩子们周末也都在各自的学习中,夏婉婉和容羲琤来到了书房。

    进到书房,夏婉婉眸光平静的看着容羲琤说:“你刚才为什么要那样问梁医生,你已经是做好了不要这个孩子的准备了吗?”

    “婉婉,现在真的不是要这个孩子的好时机,而且你刚才也听见梁医生说的了,那些因素都会影响这个孩子的健康情况。”容羲琤也面容很平静的对夏婉婉说。

    “婉婉,我刚才已经好好的想过了,现在阳阳他们还小,我们还是要更加集中精力照顾他们,我们还想要孩子,等过两年,等一切的情况稳定下来了,等到孩子们再大一些了,我们再要个孩子好不好?”

    容羲琤经过了一晚上再加上一上午的情绪不受控,理智终于回来了。

    容羲琤说出来的这一番话,都是他刚才在车上经过了深思熟虑说来的。

    “这是你的真实想法吗?”夏婉婉问。

    “可你明明说”

    “婉婉,这就是我的真实想法。”容羲琤打断了夏婉婉的话。

    “到时候我们好好准备,提前备孕戒烟戒酒养好身体,好不好?”容羲琤抓住夏婉婉的手说道。

    夏婉婉看着容羲琤,深深的叹出了口气。

    “既然你是这样想的,那我们就”夏婉婉没有将后面的话说出口。

    夏婉婉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小腹。

    这个孩子,看来是注定与他们无缘了。

    “婉婉,这是我的错。”容羲琤抱住了夏婉婉说。

    “我说了,别说这样的话了,你这样搞得简直像是个要不负责的渣男一般。”夏婉婉无奈的笑道,伸手拍了拍容羲琤的后背说道。

    “真的,你这话就和很像是外面那些不小心将人家姑娘肚子搞大了又不想负责的渣男的话诶。”

    容羲琤:

    “婉婉”容羲琤看着夏婉婉。

    夏婉婉垫着脚尖摸了摸容羲琤的头说:“好了,我懂你的意思。”

    “但是如果要去做流产手术的话,手术之后我还要在家休养一段时间,而现在不是合适的时间。”夏婉婉见容羲琤的态度坚决了,也便不再说要将这个孩子留下来的事情了。

    因为的确他们之间不规律的作息时间,以及是之前比较频繁的饮酒,还要她之前加班的时候偶尔会抽烟提神,这些对于孩子来说都不好。

    再加上现在这个时间和时机

    夏婉婉又摸了摸自己的腹部,在心里对这个孩子说了一声抱歉。

    “婉婉”容羲琤在心里有很多的话想要和夏婉婉说。

    但是最后千言万语在说出口前,化作了那一声轻呼。

    “你说这个世界怎么这么不公平啊,为什么男人不能怀孕啊。”夏婉婉皱眉看着容羲琤说话,将话题转移开了。

    “说不定以后会有这样的科技。”容羲琤还在继续的抱着夏婉婉。

    “但是就算有这样的黑科技你们有几个男人会愿意做这样的事情啊,而且多少男人在女人怀孕的时候出轨啊。”

    夏婉婉略带抱怨的说道。

    凌天就是个典型。

    容羲琤没有接话,忍受着夏婉婉这样的无差别攻击,嘴角还带着几分的笑意。

    这样,他心里才会好受一些。

    “而且这个社会呢,对于女人的要求现在是越来越高了,既要能够顾家,又要赚钱养家。但是对于男人的要求就是只要能够按时回家,就是个好男人。”

    夏婉婉嘴上还在叭叭叭叭的抱怨。

    “我那天听老刘说,我们公关部的经理要离婚了,是终于要离婚了,原因就是她老公出轨。”

    “她老公总是指责她为什么不顾家不顾孩子,说她眼里只有工作,所以她老公就出轨了。”

    “我听老刘说,起先我们那陈经理要提出离婚的时候,那个男人还不愿意,后来非说要从她身上分下多少财产才愿意离婚。可协商好了要去领离婚证的又死活不愿意离了,最后还是她软硬都用了些手段,那个男人才最终答应不再反悔。”

    夏婉婉窝在容羲琤的怀里说道。

    “听说那个男人和陈经理还是大学的同学,在大学里是人人称赞的金童玉女,差不多是十多年的感情呢。”

    “婉婉,我不论别的男人怎么样,但是我能向你承诺和保证我会一直忠诚于你。”容羲琤对夏婉婉很认真的说。

    “在你没有来到我身边的时候,我也遇见过各种各样的诱惑,可我也都没有心动过,而现在有你在我身边了,那我更加不会对那些人感兴趣了。”容羲琤说。

    “而且你可别忘了,我的全部身家还捏在你的手里呢,若是我真的出轨了,那我可就是要净身出户呢,你说说,有哪个女人值得我放弃这百亿的身家只为和她在一起呢?”

    “所以,不论是从感性还是理性上,我都不可能这样做的。”

    “所以,终究是一句不值得咯?”夏婉婉看着容羲琤故意挑刺说。

    “如果你遇上个什么女富婆,人家也有百亿身家,愿意将这百亿身家给你呢?”夏婉婉又问说。

    “如果这位富婆姓夏名婉婉,我倒是可以考虑考虑。”容羲琤勾起唇角说道。

    “花言巧语,巧舌如簧。”夏婉婉不可否认的被容羲琤给取悦到了。

    “嗯,所以容太太有没有被我骗到,然后愿意被我骗一辈子啊?”容羲琤问。

    “被你骗一辈子啊。”夏婉婉皱眉说道。

    “这个我可得好好考虑考虑,这一辈子在你的欺骗中度过,值不值得。”

    夏婉婉皱着眉头假装沉思。

    但是如今夏婉婉也想明白了一个事情。

    好像有些时候,假象和真相并没有那么的重要。

    如果一个谎言真的能够说一辈子,好像也是真的了。

    现实的真真假假,好像并没有那般的重要。

    “容羲琤,如果哪天你真的对我说了慌,那就一定要掩盖好一切的证据,圆好慌,让我一辈子都不要发现。如果让我发现了,那我肯定不会原谅你的。”夏婉婉正色对容羲琤说。

    “让我想想,好像还是说实话比较划算啊。”容羲琤也认真思索了一阵说。

    “废话,能说真话为什么不说呢?”夏婉婉说道。

    “要是做不到隐瞒我一辈子,那就别对我说谎。”

    “嗯。”容羲琤点头说。

    “所以婉婉,你这段时间可以好好的呆在家吗?”容羲琤问。

    “你这是什么意思?”夏婉婉皱眉说。

    “我们就算不想要这个孩子,那也得将你的身体给养好,这样才会尽可能减少对你身体的影响。”容羲琤说。

    “婉婉,这就是我心中的实话,我想让你好好的待在家里,哪里也不要去,每天就在家里乖乖的等着我。”

    夏婉婉:

    不过夏婉婉也相信这真的是容羲琤的真心话肺腑之言。

    但是她还是给了容羲琤一个大大的白眼。

    “算了,以后这样的大实话你还是别说了,憋回去。”夏婉婉突然觉得这成年人之间的交往啊,还是需要一点讨好型的谎言。

    夏婉婉伸手捂住了容羲琤的嘴说道。

    “对了,我下午还是要去一趟公司,昨天我都在惦记着这个事情,都没怎么处理公司的事情。”夏婉婉对容羲琤说道。

    “婉婉”

    容羲琤在夏婉婉的凝视下改了口。

    “我陪你去吧。”

    “行啊。”夏婉婉没有拒绝容羲琤的提议。

    这个男人啊,真的越发不像是她和他初初认识时候的那样了。

    不过,夏婉婉也很享受这种被偏爱的感觉。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