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夏婉婉被容羲琤送到了公司。

    今天设计部全员都在,一大堆人都在忙碌着加班,夏婉婉让小锦点了下午茶和水果,又吩咐了晚餐的外卖一定要丰盛,然后就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里开始画图。

    容羲琤看着夏婉婉这样,一直皱着眉头,觉得哪里都不妥当。

    “容先生,您这是什么表情啊,我这是哪里不对了吗?”夏婉婉问道。

    “你现在,不要这样的操劳。”容羲琤皱着眉头说。

    “我这叫操劳?”夏婉婉挑眉问。

    她一没提重物,二没四处跑,她这叫做操劳?

    容羲琤是不是对于这两个字的理解有问题啊。

    “脑力劳动也算是劳动,而且这样对眼睛不好。”容羲琤说。

    “容羲琤,你这是不是有点过分了啊,我这的确是怀孕了,但是我不是断手断脚了,而且你平心而论,看得出我今天除了没化妆之外,和平日里有什么区别吗?”

    夏婉婉摊开手问。

    “婉婉,今天是周末,这画图画稿也不急在这一时半会儿。”容羲琤又对夏婉婉说。

    “容先生啊,这可真不像是你一个工作狂能够说的出来的话啊,你这样,是不是被人给夺舍了啊?”夏婉婉支着下巴看着容羲琤问。

    “我只是在担心你的身体是否能够吃得消。”

    “像是你之前那样吃不下胃口不好,肯定也是因为孩子造成的。你一直都不大会照顾你自己,我不多盯着你一点,怎么能行。”容羲琤却说道。

    夏婉婉:

    行吧。

    “但是我这没事闲着也是闲着,我太闲着就容易胡思乱想。”夏婉婉说道。

    人为什么那么喜欢胡思乱想呢,多半是因为闲着。

    所以她还是要将心思放在这工作上,别让自己胡思乱想的。

    “行了,你坐回沙发上去吧,别打扰我工作,顺带你也可以让余梁他们将你的工作送过来处理,咱们两互不打扰,一起努力工作啊。”夏婉婉说。

    “但”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你想说你可以养得起我,我不用这么努力之类的话,但我不想听,就算这是你心里的大实话,但是现在我想听你说说谎来骗我。”

    夏婉婉瞪着圆溜溜的眼睛冲着容羲琤一脸认真的说道。

    “我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过孕妇是喜怒不定的,是很容易生气的,所以我劝你,别惹我!”

    夏婉婉开始放狠话威胁道。

    “行行行,我不说了。”容羲琤举起手来,一脸无辜的说道。

    于是听从夏婉婉的,让余梁他们将文件送来铅华。

    不一会儿,小锦过来敲门了。

    “总监,容总,下午茶送到了,您要的三分糖的果茶还有蓝莓味的酸奶慕丝蛋糕都送到了。”

    “好,拿进来吧。”夏婉婉说。

    小锦将东西送来了夏婉婉的办公室,容羲琤看着这些东西皱了眉头:“你现在可以吃这些东西吗?”

    “为什么不可以?”夏婉婉反问。

    “一般孕妇忌口都是为了肚子里孩子的健康,而我现在好像也不用太顾忌这些吧。”夏婉婉耸了耸肩说。

    不过她如今还真是因为怀孕,口味上又有了些变化,现在还有些想吃辣的了。

    “其实我觉得孕妇也没有必要那么多的顾忌和忌口,像我在怀阳阳他们的时候,也没有什么忌口,平时该吃什么就吃什么,就是注意避开一些活血和生冷的东西就是了。生下来他们几个,除了星星肠胃稍弱之外,其他的也都还好啊。”

    说起这个话题,夏婉婉又不得不提及之前她怀孕时候的事情。

    “之前我在国外怀着孕挺着个那么大的肚子,为了工作和学业还经常要跑出跑进,当时都没有什么问题。”

    夏婉婉又再次提及自己当年的壮举。

    她现在想想都觉得当年的那个自己很厉害。

    可容羲琤每一次听夏婉婉提及那些过往,就感觉有人在拿仙人掌的刺在往他的心里扎。

    阴阴麻麻的刺痛感,让他无法忽略,只能努力弥补。

    “行啦,别一脸难受的样子,那些都是过往了,我就随口说说,你没必要这样啊。”

    夏婉婉看着觉得容羲琤的反应有些过了。

    真的没有必要如此。

    “当初是我要将孩子留下的,是我自己想要生的,所以,这都是我的选择,你没有必要这样自责。”

    “都是成年人,都该为了自己的决定复出代价的,我自己的选择,我心甘情愿的承受一切后果。”

    “行啦,别打扰我吃东西了,这样一句话反反覆覆翻来覆去的说这么多遍你也真是不嫌烦,我不想听可啊。”夏婉婉推了容羲琤一把一脸嫌弃的说。

    “好。”容羲琤无奈的应道。

    “嗯,看在你这么乖的份上,这个蛋糕分你一口。”夏婉婉对容羲琤说。

    用勺子挖了一大勺蛋糕,放在了容羲琤的嘴边。

    容羲琤眉头微皱,但还是张嘴吃了下去。

    “这个蛋糕怎么样?”夏婉婉问。

    “还好,没有我想象中的甜腻。”容羲琤实话实说。

    “这是他们家的招牌,我也觉得不错。”夏婉婉眯着眼笑道。

    现在不当模特就是这点好,想吃什么吃什么,不用太惦记着忌口的事情。

    “晚上想吃什么?”容羲琤问道。

    “现在刚吃着下午茶就开始惦记着晚上吃什么,是不是有点太早了?”夏婉婉问。

    “而且回家吃也挺好的。”

    “那有没有想吃的菜,我让厨房准备。”容羲琤也不坚持。

    “让赵妈看着准备吧,也没什么特别想吃的。”夏婉婉认真的想了想说道。

    容羲琤看了一眼夏婉婉吃的欢的蛋糕和水果茶,打电话让赵妈准备一些酸甜口的菜。

    夏婉婉坐在沙发上低头画设计稿,欧睿给夏婉婉来了电话。

    “喂,欧睿,是有什么好消息吗?”夏婉婉问。

    “尹氏那边的那些东西,已经送到上面去了,上面已经开始着力对尹氏进行调查了,现在尹家那边也都乱了,已经准备断尾求生,准备要推人出去顶这个事情了,现在有一段时间可以乱了。”

    欧睿的语气充满了幸灾乐祸。

    “那可真是有趣了。”夏婉婉笑着说。

    “不过这段时间可真是辛苦你了。”

    “嫂子客气了,这不是双赢吗?推倒尹氏,对于我们欧氏来说也是一件好事。”欧睿笑着说。

    “尹氏那边还是要继续盯着,毕竟尹氏也是那么庞大的一个集团,就怕这百足之虫死而不僵。”

    夏婉婉说道。

    “嫂子放心,我们是盯好尹氏了,这个消息一旦传出来,尹氏的股价肯定会跌到谷底的。”

    “那就等待着你的好消息了。”夏婉婉说道。

    听到这个好消息,夏婉婉的嘴角上扬,脸上是大写的高兴。

    容羲琤在一旁看着都吃醋了,出声说道:“欧睿,辛苦了,等你来燕都,请你吃饭。”

    “容六哥,你就在嫂子的身边啊。”欧睿倒是意外。

    “嗯,尹氏那边的事情你辛苦了,后续有什么事情你都可以告诉我。”容羲琤说道。

    “你嫂子最近这段时间很忙,身体也不好,所以尹氏那边的事情我来处理。”

    “嫂子最近身体不好吗?”欧睿问。

    “也还好,没他说的那么的夸张。”夏婉婉白了容羲琤一眼说道。

    “那嫂子还是好好休息,不要操这么多心了,尹氏的事情上,就还是交给我和容六哥一起来处理了。”欧睿笑着说道。

    不过他还是读出了点别的东西。

    他感觉容六哥这是醋了啊。

    容六哥这占有欲可真强啊,就这样的醋都会吃啊,看来真的是很喜欢嫂子啊。

    “六哥和嫂子可真是恩爱啊。我可是看了前天的热搜啊,你一个一贯不喜欢出现在媒体上的人,还特意在嫂子的直播间里出现了,你们夫妻两这操作哟,真的是要甜死我们这群单身狗,是不是?”欧睿说起这个事情都泛着一股酸意。

    这样大把大把的给他喂狗粮,这样做真的好吗?

    “单身就去找个女朋友啊,你又不是找不到。”容羲琤随口说道。

    “我倒是有心啊,但是人家都不搭理我。”欧睿叹了口气说道。

    “欧睿,不要纠结一个不属于你的人。”夏婉婉听着欧睿的话忍不住的说。

    容羲琤看向夏婉婉挑着眉头,像是在问夏婉婉知道欧睿喜欢的人是谁。

    “谢谢嫂子的开解。”欧睿苦笑了一下。

    “嫂子,等再有好消息我会联系你们。”

    “好。”

    夏婉婉挂断了电话,看着容羲琤说:“我没跟你说?”

    夏婉婉开始仔细的回忆起,但就是想不起来到底有没有和容羲琤说过这个事情了。

    她这就开始孕傻了?

    “应该大概是没说。”容羲琤好笑的看着夏婉婉说。

    “嗯,他喜欢的人是Abigale,我们的表姨。”夏婉婉一脸无奈的说道。

    “如果他喜欢的人是别人的话,我或许还会鼓励鼓励他去追,但是是Abigale我不能害了他啊。”

    容羲琤笑了说:“表姨知道你在背后是这样编排她的吗?”

    夏婉婉睨视着容羲琤问:“怎么着容先生,你还打算告密不成?”

    容羲琤赶紧认怂:“不敢不敢。”

    “她自己心里有数的很呢,所以她直接就出国了。”夏婉婉对容羲琤说。

    “如果不是熟人呢,说不定她还会打算祸害一番的,但是想着是你的学弟,也算是个熟人,所以也就不愿意和小朋友玩了。”夏婉婉说。

    “你上次也是在机场见识过她的魅力的。”

    “有这么夸张吗?”

    “她就是传说中的渣女,你以为她回来是来做什么啊,就是躲她的前男友。”夏婉婉摇了摇头说。

    “这也是表姨的本事。”容羲琤笑着说道。

    “的确是个本事。”夏婉婉不得不说。

    她是做不到这样洒脱的。

    在回家的路上,夏婉婉看见云思渺在群里疯狂的吐槽叶楚。

    【那片云朵儿:我真的是没见过叶楚这么麻烦难搞的一个男的,简直了,伺候他一天比我彩排一天都累。】

    【那片云朵儿:不过我完全有理由觉得他是在故意整我,故意折腾我!】

    【那片云朵儿:要不是我家老头老太太逼着我去伺候他,就他那样,我只送给他一个字‘滚’!让他有多远滚多远。】

    【summer:你们两这是互相不放过啊。】

    【那片云朵儿:现在是他故意在为难我,他一个大男人,吃个水果让我给他都切好就算了,他丫的居然吃个鱼还让我给他挑刺,诶,他是脚伤着了,又不是手!】

    【那片云朵儿:我都没这样伺候过我家老头太太,结果全孝敬他了!】

    【summer:那你最后给他挑了吗?】

    【那片云朵儿:挑,怎么不挑,我将那条鱼刺都挑出来,肉我自己吃了,鱼刺全摆他盘子里了。】

    【summer:】

    这真是个骚操作啊。

    不过这操作,也真是云思渺能够干得出来的。

    【那片云朵儿:我要不是怕他再去找我家老头老太太,我在他提出这个无理要求的时候我就直接掀桌了。】

    【summer:姐妹消消气。】

    【那片云朵儿:你老公怎么会和这样的男人做兄弟啊,也不怕会带低他的智商?】

    【那片云朵儿:如果你老公也是这样的人,我这边建议你直接踢了算了,下一个更乖。】

    【summer:他还是挺好的,虽然也没给我做过挑鱼刺这么肉麻的事情,但是也不会让我给他挑的。】

    夏婉婉回消息的时候偷偷瞄了容羲琤一眼说。

    容羲琤之前一直在缠着她,现在在回家的路上都要处理工作。

    夏婉婉也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比较好。

    【那片云朵儿:对了,那天说想吃橙子,我直接在他面前表演了个徒手剥橙子,然后逼着他将所有的橙子都吃下去之后,他就再没有在我面前提过这事了。反正这男人啊,还真是不能惯着。】

    【summer:】

    不得不说,云思渺真的是个狠人也是个妙人。

    【那片云朵儿:反正我也就伺候他这几天,再过几天我们团队过来了我们就要排练演出了。】

    【那片云朵儿:劳资堂堂迪士尼在逃公主贝儿,居然要伺候他。白眼/白眼】

    【summer:姐妹,这就提醒了你,下次见义勇为的时候,一定要注意,不要伤到了身边无辜之人。】

    【那片云朵儿:没办法,谁让他自己倒霉啊。他是衰神自己找上门啊。但我也认了,下次还是记住日行一善就行了。】

    夏婉婉看着云思渺的消息无奈的笑了。

    容羲琤挂断了电话,看着夏婉婉盯着手机傻笑说:“在和谁聊天,笑成这样。”

    “和思渺。”夏婉婉说道。

    “思渺正在吐槽叶楚呢。”

    “叶楚那小子肯定是想着这次扳回一局。”容羲琤说道。

    “可不是,但是他想为难思渺,思渺也没能让他得逞。”夏婉婉歪头说。

    夏婉婉其实一直都挺羡慕云思渺的武力值的。

    有了这样的武力值,说话底气都十足一些。

    “对了啊,我突然想到再过几天就是陆姨的生日,我们得去参加。”夏婉婉突然想起了这个事情。

    “陆姨那次还特意说了要我们带着孩子们过去。”

    “好,我让赵妈给他们准备一下。”容羲琤说道。

    “我跟思渺认识就还是因为陆姨呢,陆姨的侄女儿嫁给了思渺的大哥。”夏婉婉说。

    其实说起来燕都这上流社会的圈层里圈子的叠合度还是挺高的,但是即使叠合度高,很多时候也不会随意相融。

    “这个事情我倒是有所耳闻。”容羲琤说道。

    “那生日礼物你有准备好吗?”

    “我打算明天去看看有没有什么合适的珠宝。”夏婉婉说道。

    陆姨找她定制的那件礼服她原本是不想要收钱的,但是陆姨却坚持,她也无奈,只能是再挑珠宝送了。

    “我去让余梁他们寻合适的。”容羲琤将这个事情也包揽下来了。

    夏婉婉打趣容羲琤:“容总啊,你都忙得在车上都要处理工作了,你还将这些事情全都大包大揽啊。”

    “容太太放心,你的先生处理这些小事的时间还是有的。”容羲琤的眸子看着夏婉婉温情的说。

    “行。”夏婉婉见容羲琤坚持,她也不好扫了容羲琤的兴致,只能是乖乖的点头。

    不过这个却只是一个开始。

    夏婉婉在回家的路上才说过她和容羲琤不会做什么互相挑鱼刺这样恶心的事情,晚上容羲琤就在给她挑鱼刺,让几个孩子都忍不住的盯着看。

    “咳。”夏婉婉轻咳了一声,提醒容羲琤这已经是够了,还是要注意一点在孩子们面前的影响啊。

    但是容羲琤却好像没有听见和察觉一样,置之不理。

    夏婉婉:

    还是星星忍不住发问了:“爸爸,妈咪的手是受伤了吗?”

    “没,没呢。”夏婉婉给了容羲琤一肘子说。

    “妈咪只是今天去公司画设计稿手比较辛苦,所以爸爸才这样的。”夏婉婉赶紧解释。

    “原来是这样呀,爸爸,星星今天画画也很累啊。”星星眨巴着眼睛看着容羲琤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