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那原本朱漆的大门许久未有人打开过,如今推开折扇陈旧些日子的门,竟也有了那吱呀的声音。

    乾坤殿不知何时,变的如此冷清寂寥了,连带着一点活生生的气息都没有,夜神君踏在地上的脚步声,是这殿中眼下仅存的唯一声音。

    他也想有多一些的动静,像乔月珩瑜还住在这乾坤殿的时候。会有除了他以外的声音,似乎是在告知他这冰冷的墙面之中,还有一个人,在等着他回来,在等候他的降临。

    此刻,他只能将脚下的步子走的大声一些,似乎又很多人进来一样,可整齐的声音,却实实在在是他一个人发出的,略有些嘲讽意味了。

    夜神君径直走入内殿之中,那只矮案依旧摆放在屏风之后,对着的是一张床。这个屋子宽阔又冷清,床脚的镂空木头之间,竟然已经有了白色的蛛网。

    他在这屋子之内方箱倒柜了一阵,还是没有找到那开口之处。明明那日是从那无它殿之中的小通道来到这乾坤殿之中的,眼下却似乎消失了一般,一点痕迹都没有了。

    夜神君靠着矮案坐下,一双漆黑瞳孔看着周围的东西。而后将那手靠着矮案的时候,袖口之中不知何时,掉落出一朵红色的花来。

    是曼珠沙华,夜神君将那花从地上捧起,放在身后的矮案桌上,顿时听见一声开门的声响。

    矮案向下沉淀下去,原本身后所靠着的地方已经空空如也,只剩下一面白墙。接着出现一扇黑色的门,夜神君站起身来,朝着那扇漆黑的门走了进去。

    远是被寂静笼罩,眼下出了寂静,漆黑也过来一起作伴了。手中举起一颗滚动的火球,周身顿时开朗了起来。

    不是之前走过的那条狭窄小径,没有拥挤的墙壁,也没有古图腾刻印在那墙上。

    这似乎的无它殿之中没有来过的地方,是无它殿之中通往这殿中心的地方。

    那里,有支撑这宫殿的心核,相信此东西对乔月珩瑜飞升之时的抵抗定然有些帮助。

    这前方的路只有一条,引着他朝着更深的地方前去,他脚下从未停歇,一路算是小跑着过去,只想着快些拿到那心核,也好让乔月珩瑜少受些苦。

    一阵阴凉的寒风不知从何处吹拂而来,夜神君手中的灯火小球被这风所吹熄。下一刻,四周的灯火突然亮起,事业开阔起来。

    这是一个方形的盒子之中,通道只有夜神君身后的那一条没有一点儿明亮的小径。

    方盒的中间有一个悬浮在上端的小石头,散发出金色的光亮,在这偌大的小方形之中,处在同意的光亮,还不算太显眼。

    夜神君也是好一阵才发现的。

    小径可谓是一点灯火都没有,这方盒子却十分明亮,真不知这是在搞什么名堂。

    烛火也是吹不灭的那种,无论夜神君手中的剑如何招风,这些烛火也只是摇晃,而没有一点熄灭的模样。

    可恶,夜神君心道。腾空而起之时,却没有看到那原本在空中悬浮的石头。落回地上的时候,那石头却真真切切的是真空中。

    这些繁杂的灯,莫不是眼瘴。只要一道高空,这些烛火同时照耀而来的时候,夜神君变是眼前过于明亮而看不见其他的景致了,更别说和那些烛火融入为一处的心核了。

    他只能用手中的长剑,挥手斩下自己袖口的衣布来,用这黑色的长布将眼睛给遮住。

    夜神君站在原地,将手中的长剑收入剑鞘之中,而后久久没有行动。

    他在黑暗之中多年,这点平心静气的功夫还是有的。黑暗之中的本就寂寞,只有心如止水,才能一个人摸黑行走,不会在这黑色之中迷失。

    黑色的衣布遮挡了那烛火的微观,眼前又回到那经年深渊之中的情景,除了黑就是内心的空虚了。

    他早已经将这黑暗养成了沉稳的心境了,这点黑暗只能让他迫切的心更加冷静罢了。

    夜神君开始走动,站道那心核之下。周围的什么火光,什么明暗,他都一概体会不到了。

    他耳边听不到任何声音,眼中看不见任何东西,只知道那心核与他有联系,是他神识的一部分。

    这份微妙的联系在召唤这夜神君的心魄,他任凭脚下的步子带动他向前走,直到走到了那心核之下。

    那觉得头上的灵力,真与他的神元相互吸引,是这个位置没有错了。

    他停在此处不走了,就立在那心核之下,抬头看着顶上漂浮的小石块。

    夜神君伸手,指向那石块,只是抬手之间,指尖就已经触摸道那石块,感受到一阵冰凉与手指尖的接触。

    他张开手,握住那石块,向下一拽,那石块就在他的手心之中。

    待他将蒙着眼睛的布扯下来的时候,手中的的浅黄色石块已经和他融为一体。体内残缺的神元似乎完整了起来,若是填补那飞升天神所需要的灵力,想来的十分足够的。

    他看着手掌心的时候,四周的灯火突然啪的一声灭了下去,那原本窄小的小径之中,顿时灯火通明了起来。

    夜神君紧紧的握着手,朝着小径走出,时间紧迫,这无它殿中的时间不知是否与外界相通,他加紧了步伐,朝着最明亮的地方跑出去。

    光亮越来越明显,逐渐于外界相通,他迈着大步朝着外跑去。

    光亮越来越明显,逐渐于外界相通,他迈着大步朝着外跑去。

    乾坤殿一如既往,夜神君心性早已非寻常。他即刻启程,朝着魔界的方向而去。

    魔界,东角殿

    乔月珩瑜在榻上紧紧拽着被角,额头上的汗珠不停的滚落,整张脸上狰狞着,她不停的大口呼吸,可是就算凉气也不能缓解心中的一丝疼痛。

    “霖霄,我好疼。”乔月珩瑜不停的说道,可是即便霖霄传输给乔月珩瑜再多的灵力,也不能缓解她万分之一的疼痛。

    她身上的每一寸骨头,似乎被巨大的手掌捏碎一般,化为粉齑,与她此刻流动的血液混为一处。她似乎没有了感官,身体已经如同一张薄纸一般,飘散在无边不尽的风中。

    霖霄即便十分着急,却始终也没有办法,他给乔月珩瑜的灵力并不足以支撑她抵抗这成神的反噬之力。

    如此办法,若是一直消耗下去,乔月珩瑜定然会损耗至死。他绝不同意这样的事情发生,他虽没有能力让乔月珩瑜成神成功,但若用下这付魔丹药,乔月珩瑜便不用忍受这锥心的痛苦。

    如此想吧,他将之前藏在袖口之中的丹药盒子拿出,抬起盖头。

    霖霄伸手抚摸乔月珩瑜的脸,口中颤颤的说道,一面将丹药递到乔月珩瑜口中:“乔月,不要怪我,是我救不了你。”

    啪

    一道灵力将霖霄手中的丹药打落在地,丹药滚落到不知何处,他转过脸来还未看清来者何人,便被一掌拍到了门外。

    夜神君看着床脚的黑色丹药,眼中充满了厌恶,就差一点,就差一点就落个无可挽回的地步了。他走到床边,设下结界,将这四周封闭。

    他I此刻已经拥有完整的神元了,就算是魔君前来,也不能耐他如何。

    乔月珩瑜已经忍受不了巨大的疼痛,昏厥了过去,夜神君将其扶起,开始为其输入灵力。

    原本苍白的脸颊,此刻也还未能恢复血色。飞升成神,成败再次一举,就算耗费大半的灵力,夜神君也要让乔月珩瑜度过此关。

    屋外没有声息,屋内安静一片。时间不知过了多久,久到夜神君微微睁开双眼的时候,看着四周的境况,竟觉得有些陌生。

    屋外逐渐有声音传来,带着些许的吵杂,让夜神君有些烦躁。他将乔月珩瑜护在怀中,她苍白的脸上,两道细眉之间出现了一个红色的印记,一朵鲜红的细瓣花正开在她的两眉之间。

    这显然是,脱离地狱的祸害了。夜神君从榻上下来,脚步微微踉跄,步子有些虚浮,是灵力损耗过度了。还好先前将这屋子给封闭了起来,想来现在外边的人也进不来了。

    不过,也意味着他出不去了。夜神君倒了杯水,心道也还好,此时既能够和乔月珩瑜独处,也能够恢复灵力,任凭外面的人怎么狂吠,也扰不到里面人的清静。

    他将杯盏拿到床头,扶起乔月珩瑜。此刻昏迷,她并不能将这水咽下,只能沾湿了唇瓣。

    “若眼下带你回地府去,想必你也不会有记忆的,再等会,等我找到了破解墨镜的方法,我会马上回来带你走,等我。”夜神君将乔月珩瑜紧紧的抱在怀中。

    他迷恋她身上的花香,迷恋与她在一起的气息。若是周身的空气之中少了这样一个人的存在,即便他灵力多么强大,被人奉上怎样的高堂,他也不会有一点安全感。

    若是丢失了一个人,定会行遍全天下,都要将这个人找个遍,而不是藏在心中,不问世间。

    他虽痛恨霖霄带走了乔月珩瑜,强人所难,却也感激到他没有伤害乔月珩瑜。只是,他今日若是没有前来,霖霄定然会让乔月珩瑜俯下伏魔丹,此时他们两人才真正是分道扬镳。可即便是这样,他也不会放下乔月珩瑜。

    若是世人不让这样的情景发生,他便退出这个世界。偌大的世界,没有一人,终究是空空如也,不问归期。只有心中有情,手中有人,他才能是个恩泽天下有温度的神。

    夜神君想罢,抱着乔月珩瑜的手紧了些,不忍放开。

    只是,这罩住的屏障也就要消失了,一旦这凭着消失了,他便也要离开此处了。届时,也只有等到找到那解开墨镜的方法,才能完完全全的讲乔月珩瑜带回去。

    喜欢邪魅神君宠上天请大家收藏:()邪魅神君宠上天搜书网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