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还说你没有偷吃,你是在撒谎,这间屋里刚刚就只有你一个人跑进去玩了,你堂哥压根就没有进去,小小年纪,不仅偷吃东西,还敢诬陷别人,看我不打死你!”老人很是富态,行为却很粗鲁,扯着小孩打,因为小孩的挣扎,老人改打为掐。

    “妈妈,爸爸,奶奶要打死我,好痛~~好痛~~”

    叶父叶母听到小孩子的声音立马从屋里出去,就看到自家的孩子被他妈扯着用手掐,小孩哭的上气不接下气。

    “妈,孩子做错什么了,你要这么打他!”叶父拉着儿子,挡在了他妈面前。

    “我为什么打他,你自己问问,这么大的孩子,居然去屋里偷东西吃,还说谎是他堂哥吃的,你说,我不打他行吗?你要是管教不好小孩,我来替你管教!”

    “妈,你确定是文文偷吃的?那也把文文堂哥叫来问问,看看他堂哥有没有偷吃,如果确认是文文堂哥偷吃的,妈,你不会阻止我去教训小孩子吧!”叶父是真的动了火气,以前怪在叶灵身上,好在叶灵小时候也聪明,去哪都会找另外的小朋友陪在一起,压根就没让他妈有机会教训,他以为他妈是不喜欢叶灵,可叶灵都走了,他妈居然也这么对待的文文,那就不是小孩的问题,而是他妈的心理有问题。

    听到自己二儿子要教训她最喜欢的孙儿,老人不愿意,也不张牙舞爪,气消了不少,她说:“哼,这次就算了,下次,我绝对不轻绕。”

    “妈,如果你还要这么继续误会文文,那这个年,我们就不在家里过了,文他妈,快去里面收拾东西,我们走。”

    叶父这次倒是立起了一回,眼看着二儿子要走,老人直接撒泼:“造孽啊!我到底生了什么儿子,大过年的不让我好过啊”

    叶母提着包,有点害怕老人现在这副模样,看向她老公,是继续走还是留下来。

    “不用管她,我们离开。”

    “好。”

    叶父叶母提着东西开车离开了,剩下个老人依旧再地上嚎叫,她是真没想到,孝顺了半辈子的二儿子,这次居然不听她的话,这是不孝啊!

    车里,叶母掀开儿子的衣服,看着皮肤上青一块紫一块的,心里不忍,真的没想到他奶会对自己的孙儿下这样的狠手,轻声问:“还疼不疼?文文?”

    “妈妈,我好疼,哪里都好疼,奶奶掐的我好疼!我不想见奶奶了!呜呜~~”

    儿子的哭声惹得叶母更加心疼,抱住自己的儿子忍不住也哭起来,“是妈妈没用,妈妈没有保护好你。”

    妻儿哭的伤心,正在开车叶父心里不是滋味,他在想,以前的孝顺难道都是错了吗?他妈把他养大,培养他读书成人,他多多孝顺自己的妈,难道错了?心里不愿意承认自己错了,妻儿的哭声还有儿子身上的伤口却无一不在提醒他,他错了。

    要是叶灵在的话,会直接告诉叶父,你这是愚孝,哪能什么事情都顺着父母,父母也会有做错事的时候,这时候不去想着纠正,反而一一顺着,能不变本加厉吗?

    大年初一,挺好的一个日子,全部给毁了,去看医生的时候,被医生用异样的目光注视,谁叫小孩子身上的淤青太多,对父母怎么不会多想,没准着就是虐待。

    好在小孩子对父母的依赖性很高,让医生打消了虐待的这个想法,虽然不知道小孩子身上的伤口是怎么形成的,该训斥的还是要训斥,大过年的让小孩子遭受这一遭,就是大人没有照顾好。

    叶父叶母被医生训斥,也没反驳,保证了会好好照顾小孩,拿了药带着文文走了。

    离开医院的路上,想到以前过年没有出事,这次怎么就出事了,叶父询问事情的经过:“文文,今天你怎么一个人?”

    “以前都是姐姐带着我去外面,今年姐姐没在,那些人都不愿意带着我玩,堂哥还拿爆竹炸我,我只好待在房间里了,不过,爸爸,我没有偷吃东西,是堂哥偷吃的,他带着一群小朋友进屋去拿的,奶奶明明看到了,可奶只打我一个人,我不喜欢奶,一点也不公平。”

    小孩子的话扎心,至少叶父叶母有这样的感觉,一直以来在家里外徘徊的叶灵,在他们没看到的地方,守护了文文很多年。

    可惜,既然都和叶灵断绝了关系,他们也没脸上门去。

    “老叶,以后过年,我带着文文不回去乡下,如果你要是想会去,你就自己回去,我不让我儿子再去受到不公平待遇,也不想让文文死在乡下,他还这么小,他奶就这么狠心,心理产生阴影怎么办?”

    叶父半响没吭声,在叶母要发脾气时,才开口:“以后不回去了。”

    回到家,文文想姐姐了,他不喜欢乡下那个地方。

    初二,早上七点,叶灵和阳阳依旧在床上睡觉。

    房间的门被敲响,从外打开,李欢穿戴整齐,看着还在床上睡得正香的两人,忍不住要逗逗,大声说:“叶灵?阳阳?起床了!快点,我们要出去!”

    “什么?去哪?”叶灵被惊醒,脑袋还没清醒,就开始抓着衣服套在身上,穿好一件毛衣后,人有点恍惚,后知后觉的想到她今天没计划,看着门口的李欢,问:“李欢姐,要出去哪?”

    “我和安诚要走了,和你们说一声。”李欢笑嘻嘻的,大早上逗逗小孩,真是开心。

    叶灵:

    无语了,大早上要把她叫醒就是为了说一句要走了?

    直接把毛线衣脱了,叶灵躺会床上,伸出手晃了两下:“好走,不送。”

    李欢直接哼了声:“两个小没良心。”

    也没再说什么,轻轻的关上门,和客厅里的安诚点了点头,两人控制没发出声音的离开了,安诚开车,李欢坐在副驾,两人回到老安家去拜年。

    两个小时后,床上的两人动了动,先是阳阳睁开眼,然后自己穿衣服,开启特殊叫醒叶灵姐姐的仪式。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