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来了来了。”

    “嗯,走吧。”

    “先排队啊!”

    “哦对。”

    好久没坐公交车了,都忘了坐车的规矩。

    上了车,我问了站的名字,又帮蓝语萱买了票,然后跟她一起往车后面走。

    “今天人还挺多。”

    “可能都是放假出来玩的吧。”

    “嗯,看着像,诶?这儿有个座,你先坐吧。”

    “不了,应该也没几站。”

    我们就这么没主题的聊着,一来为打发时间,二来我怕自己老毛病又犯了。

    小时候一上公交车,车门处总有我的身影,因为我喜欢蹲在那儿,别人也不会说什么,甚至还觉得我很有意思,可长大了就不能这么干了,不然会被人骂成神经病。

    过了两站,车子忽然拐弯了,这并不是我们回家的“最近”路线,而且这一绕,至少要绕出好几分钟。

    身边正好空出两个座位,我们就索性一起坐了,站牌不在我们这边,所以后面还有多少站,我们也懒得去看,折腾了一天,坐会儿应该不犯法吧。

    但是,我就是这么个神奇的生物,当我认为某件事不会发生,或害怕某件事会发生时,毫无意外,全都发生了,相反,当我认为某件事一定会发生,或期待某件事的发生时,也没有意外,全都没发生。

    这不,当公交车停站时,一位并没有多大岁数的“老年人”上了车,我就想着,要不要给他让个座,小时候就知道要尊老爱幼,而且我以前没少被叔叔阿姨们关照过。

    可又一想,没准儿人家看我还是个孩子,自己又没老到站不住了,最起码还能坚挺个十几二十年,所以就不坐了呢?

    但出于礼貌,我还是要跟他假客气一下。

    “您坐我这儿吧。”

    “嗯。”

    “”

    嗯,这是我听到过最痛快的一句话,也是最让我不痛快的一句话。

    难道尊老爱幼只是挂在嘴上说说的吗?难道我不在“爱幼”的范围内吗?

    蓝语萱看了看我,没有同情,也没有赞许,然后又转头看向窗外,不知是在看路,还是在看路旁的风景。

    我也转头看向了外面。

    外面的景色似乎没那么美,也许是我骨子里就不喜欢冬天的缘故吧。

    我最喜欢秋天,初秋,可惜,它是最短暂的。

    我看着窗外的风景,风景里也有人看向这辆车,也可能看见了车里的我,不由得感慨起来,无论是车上的我,还是风景里的人,都是那么的渺小,因为这个世界太大了。

    但当我收回目光,再次看向蓝语萱时,又觉得世界太小了,小到眼里只能放进一个人。

    所以我们不要说什么“少了自己,地球依旧会转”之类的屁话,也许你在别人心中,就是ta的全世界,没有你,ta的“地球”就可能会停下来。

    “到站了,准备下车。”

    “好嘞!”

    “没想到还挺绕的。”

    “是啊,不过也比走着快多了。”

    “那当然了,你还是先回去吧,我自己能回家。”

    “没关系,我送你吧还是。”

    正如我之前说的,晚饭对我来说是很重要的,如果在时间充足的情况下,我当然很期待那顿饭,但现在到了二选一的时候,我连犹豫都不会有了。

    我们又沉默着走了一段路,看到远处有几个孩子在打架。

    “这是有多大仇啊。”

    “男生都爱打架吗?”

    “倒也不是,因为有时候说话并不能解决问题。”

    “那也不能打架啊。”

    “嗨,总是有原因的,也许打架的人并不坏,只是被坏人逼急了。”

    “这倒也是。”

    由于路并不宽,我便把蓝语萱拉到外侧,怕哪个不开眼的波及到她。

    “我看好像有人在劝架。”

    “嗯,看着像。”

    其实看热闹的人也不少,毕竟不像是在闹着玩。

    “你要不要也去劝?”

    “我还是个孩子!”

    “哼,就知道你不敢。”

    “我又不认识他们”

    现今社会,恐怕更多人秉承的态度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自己的事都还没弄明白,又何必去管人家的闲事呢?

    我爸妈是个非常老实的小老百姓,他们不惹事,也不会去参与别人的事,所以从小我就学会这样一句成语:各人自扫门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

    但小老百姓并不是冷血动物,他们也会教育我,置身事外时一定不能作恶,身处其中时一定要多行善。

    慢慢长大后,懂了些人情世故,也就理解了这句话的其中一层含义:当别人找你麻烦时,别冲动,如果说几句好话,甚至服个软就能过去,那千万别吝惜。

    这一点我并不认同,因为善良的人永远无法想象坏人的底线,他们不会因为你善良就改变自己的态度,反而会认为你好欺负,会变本加厉的欺负你,这样既满足了ta的贪,又满足了ta高高在上的优越感。

    像这种人渣,为什么要客气呢?如果法律允许,那么人若动我一寸,我便让人尸骨无存。

    “你和海涛他们常在一起玩吗?”

    “也不算常吧,咋了?”

    “没事,我就是想问,如果朋友不常在一起,会不会就疏远了。”

    “你咋多愁善感起来了?”

    “也没有,就是随便问问。”

    “之前在礼品店,你不是还想起艾晨来了吗?好朋友不会因为不见面就疏远的,你听过这样一句话吗?‘不用刻意想起,因为从来就没忘记’,说的就是好朋友啊。”

    “你说得也对。”

    聊着聊着,已经到了蓝语萱家楼下,我突然觉得奇怪,为啥她没在小区门口就让我回去,可能觉得我们已经建立起了坚实的友谊吧,又或是她知道我的喜欢,彼此都很喜欢。

    完成了护花的任务,我还有力气飞奔回家。

    老妈问我干啥去了,这次我没有骗她。

    晚饭吃了很多,一方面是开心,另一方面是真的饿。

    之后,又陪老爸看起了老电影,可能他小时候没有条件,现在有了,就疯狂的弥补吧。

    其实我也很想看动漫,尤其十五岁的年纪,正是所谓的叛逆期,但我也知道,自己的心思完全没在电视上。

    今晚的夜依旧很美,美到让我再次失眠了。

    我一边望着,一边像写日记一样把今天发生的事都过了一遍,于是越想越开心,越开心就越失眠。

    以前,我真的非常痛恨失眠,但最近,我非但没抵触,反而更享受了,也许我真的很喜欢这漫天的想念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