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清晨的第一米阳光透过窗户,照在被子上,我用被子蒙住头,慢慢睁开朦胧的眼睛,可能还揉出了一点眼屎,感觉有一块小东西被我弹进了垃圾桶,至少我是这么以为的。

    “你还不起呢啊!看看都几点了。”

    “干嘛呀,睡得正香呢。”

    当我把胳膊完全暴露在空气中时,一阵凉风又把我打醒了几分。

    我突然意识到,现在是一月份,天亮得晚,而且这照射进来的角度

    “老大,几点了?”

    “十点五十。”

    “啥?”

    “你要疯啊!刚睡醒就起这么猛,小心缺氧休克。”

    “完蛋了,嗜睡了,这辈子彻底颓废了。牛X了,无敌了,都快属于昏迷了。”

    “说什么呢,一套一套的,赶紧起床,准备吃饭。”

    今天的午饭基本都是剩菜,我妈说都“打扫”了,下午就去买菜,晚上再做好吃的。

    我没别的本事,就吃饭还行,等他们撂了筷子,我便风卷残云一般,啥都没剩下。

    “吃饱了吗?”

    “撑着了都。”

    “那就行,晚上再好好吃吧。”

    “好嘞~”

    战斗结束后,我去厕所控了控肚子,结果失败了,这也印证了我不是个直肠子。

    下午爸妈都不在家,古尚也有人约了,家里只剩我自己,反倒不知该干点什么。

    还是看看动画片吧,这个时间的话

    刚要打开电视,电话就响了。

    我很不喜欢跟陌生人打交道,所以在家基本不接电话,只是现在没辙了,也不能放着不管不是。

    “喂,您好?”

    “请问古扬在吗?”

    呦呵,女的,小声儿挺嫩啊,这人格魅力一下就凸显出来了。

    “我就是,请问您是”

    “我蓝语萱。”

    “嗨。”

    “你嗨啥,不愿意啊。”

    “这倒不是,就是觉得你声音怎么变了,差点没听出来。”

    “可能是电话的问题吧,你是不是以为哪个小女生想你了?”

    “怎么可能,我是以为哪个阿姨想我了,要找我聊聊把他们家孩子带坏的事儿呢。”

    “哈哈,讨厌。”

    “你给我打电话干啥?”

    “我是想告诉你,昨天你送我回家,被我爸看见了,审了我一晚上,烦死了。”

    “啊那你招了吗?”

    “招啥?”

    “就是你怎么说的?”

    “就说是同学呗,你想让我怎么说?”

    “就说我是你结拜大哥。”

    “呵呵,我才不呢。”

    “你这么大声,家里没人吗?”

    “没啊,声音大吗?那你家有人吗?会不会听到?”

    “巧了,我家也没人,这大过节的,都去外面晃悠了。”

    “那就行,对了,你看过围城吗?”

    “我上哪儿看去啊。”

    “就知道你读书少。”

    “我谢谢你提醒我。”

    “哈哈,不客气。”

    “你就为了损我?”

    “嗨,都怪你,老打断我,我想说,我桌洞里有一本。”

    “我知道。”

    “你知道?”

    “我早就发现了,还想着你要是有什么对我不利的举动,至少可以用这个把柄要挟你。”

    “你真讨厌。”

    “哦”

    “算了,其实那本书我本来想送给你的。”

    “啊?给我干嘛。”

    “谢谢你帮我搬桌子啊。”

    “哦,嗨,都小事,好吃的呢?”

    “你就知道吃!我看你每次去书店都看那本《活着》,就觉得你还挺有品味的。”

    “那必须的啊。”

    “你听我说完,我”

    “我听着呢。”

    “讨厌,我觉得《围城》比《活着》还好看,而且很有意思,也更出名。”

    “哦好吧。”

    “你干啥呢?”

    “刚想看电视,你就打来了。”

    “看啥?”

    “动画片呗。”

    “刚夸完你有品味。”

    “怎么看个动画片就没品味了?”

    “就是没品味。”

    “那你干啥呢?”

    “没干嘛,想着写会儿作业,可家里没人,有点害怕。”

    “怕啥家里没人多爽啊。”

    “万一有坏人怎么办?”

    “哪儿来嫩么多坏人啊。”

    “你可不知道,我们小区进过贼,有好几户被盗的呢。”

    “没事,哪个贼也不会大白天的去偷东西。”

    “这倒是。”

    “话说你跟我打这么长时间,不怕被你爸发现吗?”

    “发现不了,他最近老打电话,不差我这一会儿。”

    “哦你不去做间谍都可惜了。”

    “我要去,那就叫美女特工了。”

    “呵呵。”

    “你什么态度?”

    “哦这两天有什么打算?”

    “学习呗,快考试了也。”

    “也没嫩么快,今年过年晚。”

    “那也不能临阵磨枪,临时抱佛脚啊。”

    “你是不是跟我待久了,说话也变得一套一套的了?”

    “我爱理你!”

    电话沉默了一会儿,但我的脑子在飞快的转,想着还能说点啥,可转了半天,啥也没想出来。

    “你怎么不说话了?”

    “不知道说啥。”

    “你的意思是跟我没话说吗?”

    “我啥时候是这个意思了?”

    “算了,我也不理你了。”

    “别介啊,那这样,我给你讲个鬼故事吧。”

    “你有病啊,我一个人在家呢。”

    “哦对。”

    “成心的吧你。”

    “要不这样,我给你讲讲我小时候的事。”

    “上次不都讲过了吗?”

    “那只是冰山一角,谁像你一样没童年啊。”

    “你才没童年呢!”

    于是乎,我把从早产到掉进冰窟窿里的事(如果您各位有兴趣,以后咱们好好聊一聊),一口气儿都说了一遍,说得我都累了,蓝语萱只是咯咯的笑,并没有打断。

    “怎么样,精彩吧。”

    “你能活到现在还真是不容易。”

    “我也觉得是。”

    “行了,再打下去电话费就真的要爆了,你继续看动画片吧。”

    “哦”

    “哦什么哦,就会哦,拜拜。”

    “哦拜。”

    打电话太难了,耳朵一直贴着,很不舒服,好在是冬天,没出什么汗,不然更难受。估计蓝语萱也一样,既然她没说,我姑且认为她和我一样坚强吧。

    (-路人戊:按免提啊!-路人我:靠,我忘了)

    我打开电视搜索了一圈,最终选择了“海尔兄弟”,这部动画特别火,既好看又涨知识,就是穿得少了点。

    老爸回来后,也就接管了电视。我没再陪他看下去,而是回屋开始写作业。

    不知为啥,假期的第一天,我竟然会拿出作业本,而且一点抵触情绪都没有。

    晚餐果然丰盛,我甚至后悔中午吃得太饱了。

    “你给我留点行吗?”

    “那你倒是吃啊。”

    “吃不了了。”

    “那给你留个屁啊。”

    “明天吃啊!”

    “明天再说。”

    都说长兄如父,可古尚却处处跟我过不去,早知道有这么个不懂得照顾弟弟的大哥,我就不出生了,白挨这么多年的欺负。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