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元旦假期过得相当无聊,这很好理解,当你决定要好好学习时,你的生活就只是不停的背书和做题,无比枯燥,除非拥有把学习当作乐趣的能力,比如记下几个单词后,会觉得很有成就感,或者发现一道很难的题,会感到异常兴奋等等。

    我想,除了以上那些神经病外,大部分人的大部分时间,都是犯困和睡觉吧。

    哦对,有一个小插曲,就是元旦当天夜里,我起身打算把窗帘拉上,然后睡觉,突然发现海涛家的阳台上出现了一个大脑袋,好像还在冲我这边笑。第二天我问他是不是梦游了,他说看我一直开着灯,觉得很奇怪,以为我买了什么高档游戏机,当得知我是在学习时,他也毫不犹豫的说出了自己的看法:扯淡。

    总之,这个假期,实在没其他值得一提的事了。

    “早啊,要不要抄作业?”

    “你以为我是你啊。”

    “切,我第一天就做完了。”

    “那还真是不容易。”

    恐怕连我自己都没发现,现在的我变得更贫了。

    想想也是,之前的早晨没什么机会贫,训练、做值日、抄作业,再闲得无聊,也是要睡觉的,那再之前呢?我连个同桌都没有。

    阳历新年的气氛好像也没什么不同,尤其作为学生,既不是新学年,又不是新学期,连学生和老师都没换,没有丝毫新鲜感。

    到了第二节下课,海涛对我说:“昨天晚上我也听收音机着,就你说的那个讲鬼故事的,感觉还不错。”

    “回头我给你讲一个,是我压箱底儿的,保证比收音机里的精彩多了,我这辈子就靠它活着呢。”

    “别回头啊,不趁着课间操讲,还想等到啥时候啊。”

    我冲蓝语萱所在的方向抬了抬下巴:“她,最近跟我较劲呢,你给我提了个醒,正好讲个鬼故事吓吓她。”

    “你俩同桌,有的是时间,赶紧讲吧,你这胃口都吊到嗓子眼儿了。”

    “我现在上课不说话了,从良了。”

    老冒从后面架着我脖子说:“我就没听说过比干不进言的。”

    海涛一愣,说:“什么玩意儿?”

    我拨开老冒的手道:“你是不是找不着例子了,这都不挨着好吗?”

    老冒笑了笑说:“被你看出来了,不过我也想听鬼故事,长吗?在这儿说完得了。”

    应他们的要求,我决定蹲下来讲,一来这是我最舒服的姿势,二来觉得他们可能扛不住。

    这段鬼故事,是我长这么大,听过最恐怖的一段,内容惊悚,情节离奇,而且精髓在最后一句。

    虽然受时间所限,只讲了个大概,但当我说出最后一句话时,老冒还算淡定,海涛却被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

    “你们几个嘛呢!赶紧,进操场了。”

    “没事,老师。”

    我把海涛拉起来:“你没事吧,我是不是太入戏了。”

    海涛拍了拍屁股:“行,回头我也给别人讲讲去,你小子太会玩儿了。”

    老冒却不以为然:“就这?我觉得一般啊。”

    我瞪了他一眼,没再说什么。

    回到教室,蓝语萱好奇的问:“你们做操之前干啥着?”

    “嘿嘿嘿,不告诉你。”

    “切,不就讲鬼故事吗?”

    “靠,你咋知道?”

    “除了鬼故事,再除去你们有毛病,那就只能是打架了,我想你们应该不会。诶,要是鬼故事,我也想听。”

    “有道理,诶?你不是不听鬼故事吗?”

    “那是我一个人的时候,现在我又不是一个人。”

    不知为啥,脑子一抽疯,我竟然下意识的看了她肚子一眼。

    “你有病啊。”

    “我咋了你就说我?”理直气壮的问,充分说明了自己的心虚。

    “讨厌,赶紧讲,一会儿上课了。”

    “好吧,话说”

    于是乎,我又开始给蓝语萱讲了起来。

    还是因为时间太短,也怕她接受不了,所以语速快了些,情节也删减了些,以至于精彩程度大打折扣。

    故事的主人公小美,是个倒霉的女白领,经常被上司捉弄、被同事排挤,感情方面也不顺利。

    有一天,当小美正要离开领导的办公室时,突然听到一声惨叫,回头一看,发现领导死在了座位上,心口处插着一把刀,而窗户是反锁的,又没人进出过办公室,所以大家都认为是常被欺负的小美杀了他。

    陷入麻烦的小美偶然得知,地下停车场里的那个小女孩很神奇,邻居中有很多人都在小女孩的帮下,解决了工作和感情上的问题,于是大喜,却又将信将疑,因为那个小女孩不仅双目失明,而且很奇怪。

    小女孩的眼睛是两个大黑洞,非常吓人,她总在停车场的角落里站着,说那是她爸爸的车位,要等她爸爸回来,可没人见过有车停在那儿。

    又急又怕的小美实在没别的办法,便去找了小女孩,想请她帮忙。

    讲到这里时,上课铃响了。

    我这个讲故事的人一直都心不在焉,更何况是那个只听了一半,并不知道结尾的蓝语萱。

    下了课,我问她是不是一直忍不住要听我继续讲,可她却说:“你讲得一点意思都没有,我都不想听了。”

    听她这么说,我来了劲儿,本以为她是个柔弱的小姑娘,就一直悠着,现在看来,大可不必。

    于是,我便继续讲起来。

    小女孩听了小美的遭遇后,让她不要着急,一定要按自己说的去做。

    由于之后的内容太过血腥暴力,涉及到犯罪学和解剖学,为了不引起各位的不适,我还是跳过吧,当然,我也对蓝语萱省略了很多,不过您别遗憾,正如我说的,精髓在最后一句。

    小美按照小女孩的吩咐做了,可事情却越来越糟,小美非常生气,质问小女孩是不是在耍自己,再这么下去会没命的。小女孩很平静,笑着对小美说:

    “那你,就去死吧!”

    听到最后一句时,蓝语萱吓得哭了起来,可能我面目表情太狰狞了吧

    全班同学都在看我,我悔得肠子都青了,当初为啥要跟她较这个劲

    “别哭了,我错了,给你买好吃的。”

    可她毕竟不是我。

    直到任课老师来了,她还是趴在桌子上没起来,老师也没说什么,可能觉得她是学累了,想休息一下,亦或是阴暗了些,觉得怎么好学生也会上课睡觉呢?

    反正不管怎样,一直临近下课,蓝语萱都没有抬起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