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正如之前所说,学习和娱乐本就不能共存,尤其是对面临大考的学生们。

    我听身边的亲朋好友说,将来要把文体课和文化课提高到同等重要的水平,还说什么这并不会给学生们增加负担,只要把所学知识在课堂上消化掉就好了。

    我就呵呵。

    如果真的那么简单,为什么到了初三,我们的音乐课就要被取消,我们的体育课就要被霸占呢?如果所有知识都能在课上被消化,那么课后为什么要留作业?又为什么会有无数的考生在大考前没日没夜的奋斗呢?

    感慨归感慨,毕竟还是要遵守规定,而且那是一场决定一生命运的、避不开的考试,再有怨言,也得硬着头皮学下去。

    所以接下来的日子,我的生活里没有足球,没有动漫,没有网吧,也很少有兄弟们和她,这一切,只为了那个遥不可及的“希望”。

    我是个极其反感被束缚的人,多少次被英语折磨得想要撕书,多少次困到不住的点头,我都忍着,也只能忍着。这让我更加讨厌英语这门课。

    就这样熬过了将近一个月,期末考试也到了。

    “加油啊。”

    “你也是。”

    简单的互相打了气,便奔赴各自的考场了。

    这也是学校的规定,每次期末考试,都要按上一次考试的成绩进行排班,而蓝语萱,则在最后一名,即便是学霸,也要遵守规定。

    我不知道这么做的意义在哪儿,防止作弊?想作弊的同学几乎都是自己带工具;激励学生?我想,只要公布成绩,就能达到目的,不管有没有上进心或羞耻心,恐怕都不会因为分班考试而被激起。

    拿到语文试卷,内心并没有太大波澜,直到发现自己由于一心扑在了英语上,导致那些常挂在嘴边的诗句都默写不出来时,我有点慌,为了节省时间,决定最后再回来想。

    到了写作文时,我认真审了两遍题,因为小周没少拿这个挤兑我。

    之前的慌乱没有影响我的思路,时间、地点、人物、事件,都非常清楚,更重要的是,我把看到蓝语萱那阳光般的微笑时,所想到的所有词汇,包括语言、动作、外貌、神态,甚至是心理,都写得非常细、非常美。

    当故事的波折、景物的描写、抒情的烘托,都体现出来后,我觉得自己的这篇文章非常漂亮,如果这要打低分,我恐怕要骂娘了。

    终于,在最后阶段,我补全了默写的内容,这才松了一口气。

    考试结束,很多同学都在教室里翻着书,如果是以前,我会对他们嗤之以鼻,不过现在,每一分都很重要,要是知道自己丢了分,虽然有不小的打击,可相反,对信心的提升是有很大帮助的。

    因为有了语文默写的教训,我没有去管默写究竟拿没拿分,而是翻着数学书,浏览着那些其实非常简单的公式。

    “你还真像变了个人。”

    “是吗?是不是更帅了?”

    “你当我没说”

    中午回家,老爸老妈都会“常规”的问我考得怎么样,我也会回答得很“形式化”还行吧。

    初中数学,本身并不难,只要脑子足够清醒。

    所以我中午还是睡了一觉,这一觉里,没有周公,我跟他已经很久没见了,他的音容笑貌,恐怕我也没什么时间去回忆。

    可是,这最拿手的数学,我感觉自己考砸了。

    由于太想拿高分,把大部分时间都用在了攻克最后一道大题上,所以在重新检查时,发现错误很多,甚至出现了一加一等于三的情况,只是后面没有时间了,按照之前的糊涂行为,不知道会再错多少道题。

    但考完就完了,我也没必要去想那么多。

    “你最后一道题得多少?”

    “干嘛?我为什么告诉你?”

    “哎呀,就验证一下嘛。”

    “你问艾晨去,我得抓紧时间看英语。”

    “用不用我帮你?”

    “开玩笑!这个单词咋读?”

    最关键的英语考试终于到了,正好看看这将近一个月的冲刺,到底能达到什么程度。

    拿到试卷后,看到那些密密麻麻的英文单词,脑中的反感一股脑的全出来了。

    大喇叭里开始播放起听力考试的内容,我像以往一样,丝毫不知道它在嘟嘟囔囔的说些什么,只能凭借这些日子所记的单词,试着去搞清它的大意。

    可越是找单词,错过的信息就越多,因为读到熟悉的单词时,心里就会“咯噔”一下,意在提醒自己:这个词我知道。于是后面说的东西,就被大脑习惯性的忽略掉了。

    最终,这英语听力测试,我做得一塌糊涂。

    没关系,我无数次这么安慰自己。

    由于没有掌握更好的方法,我在做所有题型时,都是按照蓝语萱教我的,然后连蒙带猜。

    最后的作文不仅考词汇量,还考语法,我绞尽脑汁,认真回忆着这段时间以来,蓝语萱帮我总结的语法知识,什么吐不吐的啊,什么动词打次啊,巴拉巴拉,我想,这篇小作文,我恐怕把自己所有的能量都用尽了。

    铃声响起的那一刻,我还在认真的看着阅读理解中,那些我熟悉的单词,生怕错过什么,导致错误的出现。

    “古扬,交卷了。”

    “好嘞。”

    我觉得我已经战斗到了最后一刻,再没什么遗憾了。

    剩下的就是物理化学,说实话,初中阶段,我根本不把这两门学科放在眼里,因为真的不难,总的分数就是最好的证明,语文、数学、英语,总分都是一百二十分,物理却是一百分,而化学更是只有八十分。

    这两门课,虽然在我的学习中占比不多,可我还是很有信心的。

    当走出考场的那一刻,我做了个深呼吸,把这一个月内的所有东西全都释放出来,感觉从前那个快乐的我,又回来了。

    “考得咋样?”

    “你看海涛他们就不问。”

    “哦,所以呢?”

    “所以问了也白问啊,你考得咋样?”

    “还行吧。”

    “你看,问了也白问。”

    “哦”

    不同于刚刚得知分班考试的郁闷,现在的我就自在多了,怎么都是考完了,好不好的就随它去吧。

    “作业都安排好了,同学们,咱们考试成绩出来后再见吧。”

    “老师,下学期您教几班?”

    “嗯不好说,但据小道消息,我可能还是教一班,听说学校想让去年带出全区第八名那位老师来带冲刺班。”

    全区第八,听着就好厉害,那肯定妥妥的市重点。

    “我们要想留在一班的话,需要进多少名?”

    “这个暂时还不确定,有可能还是按成绩,四十九名之后,也可能是抽调出前四十八和后四十八之后,剩下的同学不变,都说不准,但大概率是这样。”

    听到这儿,我又开心了几分,虽然冲刺班有点悬,但留守一班的希望还是挺大的,不知道下学期的生活会怎样,至少能继续跟着小周混,想想也不算太糟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