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啪啪啪,“同学们安静一下。”

    熟悉的声音,我庆幸这两个脸皮厚的家伙,都没有离开我!

    “想必你们也都看了公告栏,既然都回来了,那就踏踏实实的好好学习,古扬,听见了吗?”

    我抬头示意:“听见了老师,为啥又不分班了?”

    “这不是你该关心的问题。”

    “那我们也挺关心的”

    小周探身出教室,然后回来把门关上,转身对我们说:“有不少家长对分班的意见比较大,而且很多老师其实也不赞成分班,所以校长迫于压力吧,取消了分班计划,之后还辞了职,不知道跟这件事有没有关系。你们知道就行了,这些话都不许往外说,谁要敢乱说,看我怎么收拾ta(女生也有可能乱说啊,为什么您觉得我应该用“他”?)”

    恐怕小周也在反对分班的行列吧,这个口是心非的家伙一直都是这样,在得到什么指示后,先想办法安抚学生,然后自己一个人默默的去争取。

    这样的老师,我们要有多幸运才遇到了他啊。

    一会儿开学典礼,都不用搬椅子了,凑合站着听吧。

    “啊?”

    “啊什么啊?你除了睡觉还知道什么啊。”

    “哦”

    当小周离开后,我立即问海涛:“兄弟,什么情况?”

    “靠,从你家窗户就能看见操场,你会不知道?”

    “操场咋了?我没事儿老看操场干啥。”

    “施工呢你也不知道?”

    “操场施工吗?我还以为是我家邻居呢。”

    “擦,你什么耳朵啊。没看到原来的厕所已经拆了吗?我感觉应该是要重新盖个高档点的,就在操场上弄了个简易的。”

    “靠~”

    说实话,我对学校操场旁边的那间厕所意见非常大,又脏又臭,每次踢球都不想往那边跑,防守的话就尽量不回来,进攻的话就尽量远射,总之,离那儿越远越好。

    说得夸张了些,可确实不太干净,男生都接受不了,更别说女生了。

    很不幸,在开学典礼时,我们班离临时厕所是最近的,好在刚刚返校,还没被多少同学光顾过。

    排队时,我故意站在蓝语萱旁边,不断逗她说话。

    “喂,你不是特高兴、特兴奋吗?咋成哑巴了?”(由于男左女右的站位,女生们其实更靠近厕所)

    蓝语萱瞪着我,虽然闻不见啥特殊的味道,但她还是不想说话。

    “哈哈,你深呼吸,挺香的,要不”

    “古扬,你给我站后面来!”

    “哦”

    小周见我一直贫,就把我叫后面去了,其实也没隔几个人,这种脱了裤子放屁的事,小周经常干。

    典礼结束,海涛那帮贱人一个劲儿把我往女厕所里推,逼得我差点骂娘。

    “里面有女生,你们别太过分啊。”

    “你不是一直想看看里面什么样吗?正好进去看看。”

    “别瞎说,诶?还推?”

    虽然折腾的时间不长,但没少遭女生们的白眼,还有很多女生看我们闹,都不敢进去了,这要憋出个好歹,罪过可就大了。

    我突然很想老冒,如果有他在,那帮贱人肯定不会这么没正形。

    “我刚才仔细看了一下,你的嘴上这是疤吗?”

    “是啊,酷吧。”

    “酷什么啊,好在不是很明显,不然你就破相了。”

    “怕啥,爷们儿嘛。”

    “丑八怪。”

    “你再说一遍?”

    “说你”

    “打住,这么听话,我都不习惯了。”

    “讨厌。”

    就这样,只隔了不到两个月,我们又像以前一样斗嘴打闹了,可我心里还是有个疙瘩,再过三个月就要中考了,到时候就真的再也回不来了。

    时间紧,任务重。

    新学期,同学们都很努力,我也没有从前那么“活跃”了,基本上每节课都很认真,蓝语萱也帮我辅导着英语。可惜,我脑子不灵光,始终不开窍,每次都把她气个半死。

    老师们也像打了鸡血,即便没有其他老师旁听,也表现得很兴奋,努力抓紧每一分钟。

    要说最开心的事,还是迎回了老冒那个货,虽然脚上还夹着板儿,但据他说,已经没什么问题了。

    天气逐渐暖起来,为了庆祝老冒的回归,我们决定踢一场足球赛,损是损了点,不过老冒并不介意。

    “传球传球!”

    “大哥你回来点啊!”

    “你大脚开吧!”

    我听了海涛的指示,一脚把球抡向了空中,海涛眼睛盯着球,忽然就停下来了,估计是闻到了熟悉的配方、熟悉的味道吧。

    每次课间操,我们都被那种味道浸浴着。

    小时候长辈们常说,“闻臭味儿,长大个儿”,但总闻臭味儿,也是会吐的,所以现在这种局面,还是等那“二十三,蹿一蹿”更靠谱。

    “我靠,你真准!故意的吧!”

    “不能”

    这一脚,不偏不倚的踢进了女厕所。

    “老冒,去,捡球去。”

    “滚,你好意思吗?”

    “那海涛,你赶紧,就你最近。”

    “那特么是女厕所,你好意思你去啊。”

    “你刚才听见嚎叫了吗?”

    “啥?”

    “类似‘啊’的声儿。”

    “你个二椅子,没听见。”

    “那说明里面没人,去吧,我看好你。”

    “不去,没人也不去。”

    我们就这样僵持着过了半个小时,就算里面的人再能扛,恐怕这时候也该出来了吧,不然脚都麻了。

    即便这样,我们也都不肯进去。

    陆续有家远的兄弟先回去了,我和海涛活该倒霉,继续留守着。

    唉,好想回家吃饭。

    说来也巧,这么长时间了,操场上一个女生都没来过,又不好意思去拽那些准备回家的。

    “怎么办?”

    “看来是没辙了,还是我来吧。”

    于是,我深吸了一口气,呛得连咳了几声。

    刚要往女厕所里走,就听后面有人喊到:“哥,你干嘛?”

    本就做贼心虚,又听到一个女孩子的声音,吓得我连忙回了头。

    发现叫住我的是姜雪,便长出一口气,终于找到救星了!

    “快点,我的好妹妹,进去帮哥捡个球。”

    “哦”

    “你咋还不回家?”

    “等我爸呢,看你在这儿蹲半天了,还老想进女厕所。”

    “别瞎说。”

    终于,我们的问题解决了,但新的问题又来了。

    蓝语萱也在等她爸接她,所以回去的晚,这刚一出来,就看见海涛在往女厕所里面看。

    而这时候的我呢?为了给姜雪减轻负担,在确认里面没人后,我走到了一拐弯就能看到里面的地方,伸手接过皮球,然后和她一起走了出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