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终于到我们了。

    虽然嘴上说着不在乎,可心里还是明白的,这次不同于训练和比赛,它是真的要计入中考成绩,所以一分都不能丢。

    “下一个,古扬,对吧。”

    “对。”

    “开始吧。”

    立定跳远,恐怕没人不悠吧,我也悠,还悠了很久

    由于怕被监考老师催促和被后面的兄弟们嘲笑,我用尽全力起跳。

    “行,满分,不用跳了。”

    “谢谢老师。”

    这次的跳远成绩,多少给了我些信心,希望铅球考试也能同样顺利。

    我一边往铅球场地走着,一边在犹豫要不要等一下其他兄弟,偶然回头,看见海涛正从沙坑中爬起来,后面有同学捂着嘴笑,还有的已经岔气了。

    当海涛重新站上起跳板时,明显紧张了,好在他有条大长腿,所以我想,他拿满分应该问题不大。

    见海涛走过来,我问他刚才发生了啥,他只说脚滑了一下,直觉告诉我,一定没那么简单。

    不久后,老冒也走了过来,一看见海涛就笑,我问他什么情况,海涛连忙捂住老冒的嘴,威胁他,如果说出来的话,兄弟就不做了。

    “到底啥事儿啊,嫩么多人都看见了,你瞒也瞒不住。”

    海涛想了想,可能觉得也有道理,所以不甘的放了手。

    “跳之前,他跟我说都不带悠的就能拿满分,我们就打赌,结果那二货可能劲儿使大了,放了个屁,脚一滑了,脸差点扎沙子里。”

    “放屁,哪有那么夸张?”

    我想象了一下,觉得并不好笑啊,可能只有看到的人才能体会其中精髓吧。

    “下一个,古扬。”

    “到!”

    我充分活动着手臂,争取把筋完全抻开。

    虽然自信力量不弱,可就是不会投铅球,以往成绩甚至不如那些掰手腕经常输给我的人。严老大曾纠正过我的动作,但还是投不远,导致我一度怀疑,自己有身体方面的缺陷,比如是个畸形儿。

    我托着沉重的铅球,深吸了一口气,朝着满分线,使出吃奶的劲儿扔了出去。

    “九分,再投一次,你放松一点,别太紧张了。”

    紧张?我叫不紧张好吗?我这个天才怎么能被人说我紧张呢?

    “呼”

    我又深吸了一口气,这次真的豁出去了,只有两次机会,万一没满分,那就尴尬了。

    “我!去~”

    那一刻,我终于明白,为啥电视里的运动员们,在进行力量性的比赛中,会发出铿锵有力的吼声,原来真的可以激发体内的小宇宙。

    “满分,准备去考千米吧,下一个。”

    “谢谢老师。”

    我兴奋得像个胖子!这绝对不是歧视身材丰满的人,而是我认为胖子们都是爱笑的天使,而且常给大家带来欢乐。

    “考完了?”

    “还差千米,啦啦啦~”

    “看把你美的,两项都满分?”

    “必须的啊,我是天才嘛。”

    “切,我也要去考试了。”

    “加油啊小姑娘,千万别紧张,还有你啊蓝语萱小朋友,别给本天才丢脸,啊哈哈哈。”

    “神经病”

    虽然一直在训练短跑,但我很相信自己的耐力,一千米对我来说应该不成问题。

    从小学开始,每年的冬季长跑运动会,我都能拿到名次,最好成绩是第四名,本来有机会第三的,可惜我老妈在终点前一百米处告诉我,还有第三可以争取,我旁边的大哥听到后,就像打了鸡血一样,您各位是了解我的,我一向淡泊名利,也是因为有点跑岔气,所以最终获得了第四。

    “古扬,你压着点跑,带带我们。”

    “我去,难了,我不知道时间啊,万一玩儿大了咋整。”

    “海涛有表,到时咱一起跑。”

    “行吧,那你们看着点。”

    在非常自信的项目上,我没理由不帮兄弟们一把,更何况他们已经向我求助了。

    “各就各位,预备,开始!”

    指令刚毕,就有几个二班的傻子玩儿了命的往前冲,可能以为前面跑快一点的话,能为后面多争取一些时间。

    这就是典型的班主任不重视体育的结果,都不知道合理分配时间和体力。

    “你看着表没?”

    “别说话。”

    “靠,那我咋知道跑多快?再说,到时候你玩儿我咋整?”

    可能是太过自信吧,我在跑了一圈后就开始飘,主动和海涛说起话来。

    那些人毕竟不常训练,感觉稍微有些吃力。

    又跑了半圈,我看有人已经开始喘了,便跑在最前面压着,让兄弟们少受些阻力。

    当还有二百米时,监考老师提醒到:“保持这个速度就能满分。”

    这个声音很提气,发现兄弟们差不多能跟上了,于是我加快了节奏,怕后面的队伍拉得太长。

    最终的成绩我不太记得,反正兄弟几个都拿了满分,胖子也有惊无险的压着时间跑完了。

    我长出一口气,三十分,搞定!

    后来,我没有和兄弟们一起去找小周,而是借口去厕所,在外面观察女生们考试(这不是癖好,而是出于对女同学的关心,您不信我也要这么说)。

    由于之前太得瑟,忘了告诉蓝语萱和艾晨该怎么借力跳,但又一想,那俩聪明的家伙应该一看就能明白。

    本想就这么欣赏着,可后背一凉,感觉张丽娜就在附近,有了心理阴影的我立即归了队。

    天上的云逐渐多了起来,这更有利于后面的考试了。

    “张思源、蓝语萱、艾晨,你们几个都怎么样?”

    “都满分,老师。”

    对于学霸来说,一分的份量要比学渣们的十分还要重。

    “那就好,同学们,有没拿满分的吗?”

    “有”

    小周扫了一眼,有两个,而且都是二十九。

    “没关系,别灰心,中考时认真一点,把那一分补回来,总体来说大家表现非常不错。”

    准备返校时,蓝语萱跟艾晨说了些什么,只见艾晨笑嘻嘻的看了我一眼,之后便上了车,我只是一懵,也没太在意。

    到了车上,蓝语萱让我坐她旁边,我联想起艾晨的笑,便觉得有阴谋,可我堂堂男子汉,怕啥?

    蓝语萱从书包里掏出一块巧克力,对我说:“特意给你留的,知道你爱吃。”

    我接过来一看,没吃过,但肯定又贵又好吃。

    “你咋不给我带香蕉呢?”

    “有的吃就不错了,还挑。”

    “下次提前给我吃啊,都考完试了。”

    “知道啦,给你吃还这么多话。”

    “诶?还挺好吃,还有吗?”

    “有也不给你了!”

    “切,小气!”

    我看着蓝语萱,看着她灿烂的笑容,觉得比巧克力还甜,我便把这种感觉收藏进了岁月,祈祷着,它能比时间稍慢一些。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