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中考成绩下来了,在听电话里播报成绩单时,我紧张的情绪已经到了嗓子眼。

    听到总成绩后,我感觉还不错,尤其数学和英语,数学一如既往的争气,而英语成绩也有突飞猛进,感觉重点高中多半是稳了。

    果然,当分数线下来时,我真的压上了之前还比较遥远的师附,所以填报志愿就简单了,没有别的选择。

    回到学校,小周非常兴奋,班里的前两名都进入了区排名的前六位,而且全班有十五名同学考进了市里的学校,有超过一半的同学至少考上了区重点。

    我们作为他执教生涯的第一届学生,恐怕这样的成绩,能让他在今后的教学路上走得很顺利吧。

    我的兄弟姐妹们也都很争气,老冒、海涛、罗教授、郝老师、小哥,他们几个都考入了市里面比较好的学校,以后不用在镇子里混了,艾晨也考上了她向往的市重点,蓝语萱更是考出了全校第二、全区第六名的好成绩,但可惜,四中只录取四个人,她遗憾的与那所名校擦肩而过了。

    还有一件事比较可惜,就是蓝语萱并没有来,她让艾晨帮忙把志愿填报单交了上去。我没有看她申报的是哪一所高中,也许是不敢看吧,我已经忘了当时的心境,失落?遗憾?可能都有一些。

    “语萱让我给你带个话。”

    “哦,啥话?”

    “她本来想给你写封信,不过她嫌太麻烦,就让我转述给你了,说你送她的兔子她很喜欢,我也看见了,还挺可爱的,你也送我一只呗?”

    “行啊,等下一窝的。”

    “嘿嘿,我继续说,她说以后你不用再被她监督着了,你就自由了,不过还是谢谢你一年来对她的照顾,也不知道你考上师附没有,总之,祝你一切顺利,我也祝你一切顺利。”

    “哦”

    “你就会哦啊!”只是这句话,我始终没有再听到。

    “我听完都感动了,你们两个啊”

    “是么?我咋没听出来”

    “你个白痴,都多余理你。”

    “”

    这次的兔子是真的兔子,是我特意送给她的,考完试后,听我奶奶说,一个月前家里的兔子就生了,我便马上回去,从里面挑了一只最白、最可爱的兔子带了回来。

    也好在带回来一只,才没有让那些可怜的兔子惨遭灭门,因为有一个雷雨天,奶奶忙得忘了把小兔子们放回里屋,结果全被吓死了,两只大兔子可能由于伤心,在第三天也相继死掉了。

    总之,我送给蓝语萱这只兔子,表面上是因为“脂肪”的梗,其实是想告诉她:无论以后怎么样,只要你不开心,就可以看看那只可爱的小兔子,虽然有点臭,但我相信,你一定会笑得很迷人,还有就是要提醒你,当你觉得孤单时,我其实一直都在。

    就这样,我们顺利的毕业了,留给大家的所有回忆,只有两张照片,一张是班级合影,一张是全校师生的大合影。

    “你离我那么远干嘛?怕我吃了你啊。”

    “你头太大,容易挡着我。”

    “讨厌,给我过来!”

    这是全班合照时的情景,我也因此“不情愿”的站在了蓝语萱身后。

    可惜,年级大合照,出了点小意外。

    由于便溺,我没有参与排队,回来时又刚好看见小峰和小望,他俩非要拉着我一起照。

    所以,兄弟姐妹们,在多年以后,当你们翻看年级大合影时,别忘了我,我离你们有点远

    录取通知书下来了,我很幸运的进入了理想的高中,真的很幸运,因为是压线,而且同样分数的有五个人,听说当时学校只录取了其中的三个,由于我数学分数最高,所以顺利进入了这所学校,这也是后来的班主任告诉我的。

    后来的班主任,也是个刚毕业的大学生,而且是位美女。

    可惜(这两个字有点多),在之后的三年里,我先后经历了几场病,还拔了很多颗牙,尤其两颗还没有长出来的智齿,那是需要做个小手术的。

    记得在手术台上,医生为我打了麻药,相当疼,之后就看到他拿着电钻、刀子、锤子、钳子,在我的嘴里一通捣鼓,当时没感觉,可麻药劲一过,那酸爽

    为了整牙,我吃了好几个月的流食,可能也因为那次的小手术,被医生敲坏了脑子,我的记忆力变得非常差,加上初三最后的冲刺实在太难熬,所以变得非常厌学,每次上课,老毛病就犯了,眼皮总是不争气的打架,成绩自然也是一落千丈。

    还有一件事,就是我也搬家了,不过还在镇子里,和大智作了邻居,电话线当然也撤掉了。

    由于学校是寄宿制,两个星期才能回来一次,所以和大智的压马路也并没有预想的那么频繁。

    更可怕的是,厌学情绪没有让我更爱体育,甚至连最喜欢的足球都慢慢放弃了,每天只是躺在床上混吃等死。

    当然,夜里除了和室友们寒暄几句外,我还是会好好欣赏夜色的,也常常回忆起初中的生活,每次都觉得很快乐。

    幻想、经历、回忆。

    人生不就是这三个阶段吗?很幸运,至少到目前为止,这三个阶段,我觉得都很甜。

    直到高考结束,我终于和同宿舍的几个兄弟搞了次“团建”,这是高中生活的第一次,也是在全班同学聚会前的最后一次,巧合的是,地点选在了我曾经常会“路过”的小公园,只是在那里弹琴的大叔不见了。

    那天,我们本来打算在小河边吃烧烤,可为了环境,就临时变成了饭盒聚会。

    说来可笑,几个大老爷们,像小姑娘野炊一样,带着桌布,在草地上吃着便当

    我带的东西相对丰富,老妈听说我们要聚餐,做了两大桶好吃的,因为我跟她说过,宿舍兄弟们特别喜欢她送来的饭菜,我每次都会和一两个兄弟一起分享,多了恐怕我也招待不起

    那些馋虫几乎都抢我的饭,我也没在意,本身就不饿,更何况我以后随时都能吃到。

    在看着他们打闹时,有两个小女孩跑了过来,一口一个大哥哥的叫着,说想吃我们这边的蛋糕,那是华子带来的,他说家里的饭菜不好吃,索性就买了蛋糕。

    我在征得了他的同意后,把蛋糕分给了两个小女孩,本想告诉她们,以后不要吃陌生人的东西,但没有说出口,这么可爱的小姑娘,还是让她们的父母告诉她们社会的险恶吧。

    天气依旧很舒服,还有那么一点风。

    我深了个懒腰,惬意的躺在草地上,望着天空的云。

    小时候总和邻家的小姐姐(当然不会是张丽娜)一起看云,看它们的形状,现在觉得那些云并没有变,可能没变的也只有天上的这些吧。

    哦,还有一处没变,就是这里的景色,一样的漂亮。

    我就这么享受着,忽然眼前出现了一个大脑袋,头发没有梳,而是长长的垂了下来,稍稍挡住了一点那张熟悉的脸

    她一边微笑,一边叫了声:“大哥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