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千机阁分社外北堂墨因着上次新品发布的后遗症,一下马车第一反应就是探着脖子观望铺面,见铺内仍是人潮拥挤,本能退了步撞上身后走来的魏言书.

    魏言书之前跟踪北堂墨来过这里,自然记得北堂墨和帝梓潇被挤飞的尴尬场景,不经垂首隐笑。

    笑声引得北堂墨扬眉回首与金蝉视线交织汇集后盯向魏言书,魏言书见此忙闭了嘴,看了眼金蝉再望向北堂墨,歉意拱手行礼借着北堂墨的心思安抚道。

    “庄主莫慌,这次有阮阁主在不会再腾空横飞,你就是学着那螃蟹横着走,别人都没辙!”

    北堂墨闻着魏言书言语,抬眸瞅了眼身旁浅笑盈盈的阮玲馥,以及站在阮玲馥身后跟自己打招呼的阮玲玉,垂首闷头想了会儿。

    她倒不是怀疑阮玲馥的能力,就是魏言书话中暗藏的玄机令北堂墨迟疑半晌,忽而恍然大悟,抬头盯向魏言书。

    “你你你”

    “啊?我我我?”

    魏言书迟疑间被反应过来的北堂墨拉倒一边,余光瞟过身后正望着他和北堂墨茫然不解的金蝉三人。

    转眸瞧着北堂墨搭在自己肩上的臂膀,低眸对上北堂墨眸中闪现的狐疑,视线交织间北堂墨噜了噜嘴,启齿嵌着思绪威胁道。

    “你跟踪我和帝梓潇?”

    “呃”

    “是不是苍穹?!”

    北堂墨觅得魏言书视线晃动间默认的目光,牙齿磨得咯吱作响,怪不得自琼林归来后不仅墨北重伤躺床,连大块头方霁都成了一颗强壮的粽子。

    看来正如自己所担忧,苍穹去琼林绝非找自己那么简单,一定别有用意,依着魏言书和苍穹的关系,估计自己从魏言书嘴里也抠不出什么有用的消息。

    既如此自己不能表现得太过,否则被魏言书逮住提前通报苍穹,届时自己别说找寻答案,怕是连伟大梦想都别企图实现了。

    北堂墨遥想着昨夜自己卖身得来的金子,琢磨着反正自己平时装懵卖撒人尽皆知,不如将计就计懵混过关。

    魏言书瞧着北堂墨眼珠随思绪急速转动闪现精光,心下忐忑,寻着北堂墨似有智商上线的迹象。

    唯恐北堂墨突然给他来剂猛料,正欲启齿便见北堂墨冲自己眨了眨眼,启齿神反转道。

    “你会不会出卖我的赚钱大计!”

    “不会!”

    “那你发誓!”

    “啊?”

    “如果你敢告我黑状,就就”

    北堂墨说话间回想起昨夜里的金蝉,转头朝魏言书意有所指的瞟了眼金蝉,再回瞪魏言书:“你就永不得夫纲正!”

    魏言书一愣瞧着北堂墨炯炯有神的目光,脑中浮现出昨夜买完烤鸡回庄后,金蝉手提菜刀冲进屋内刮掉他小胡子的干脆飒爽。

    心下暗道我就是不用发誓,这辈子遇上金蝉也只有随她倒腾的劲儿,故而撇了撇嘴道。

    “得得得,你是庄主你说了算,我魏言书若告庄主黑状,永不得夫纲正!”

    北堂墨闻着魏言书憋屈间仍是值得听信的誓言,连点了几下头表示达成合作协议,抬手朝魏言书举起拳头。

    “庄主你这”

    魏言书看着眼前突如其来的小拳头,扬眉挑眸,敢情庄主是口中说完还不信非得来点印证?

    心下惊愕间魏言书正琢磨着北堂墨拳头挥来时自己是夺还是迎,便见北堂墨紧握的拳头忽的五指大张。

    “来!击拳!”

    “啊?”

    “givemefive!”

    北堂墨说话间掌心击上魏言书不知所措微微摊开的手掌,寻着魏言书懵懂间看了眼自己又望向手掌,那面上疑惑显露无疑。

    倒是让北堂墨忍不住咧嘴一笑,所以说这年头与其自己懵逼不如一起懵逼,2B青年欢乐多呀!

    金蝉瞅着北堂墨和魏言书偷偷嘀咕半晌都未有停止的迹象,而且还时不时的偷瞄自己,那目光中的暗喻明喻只让金蝉憋不住道。

    “庄主,你们在说什么啊!”

    北堂墨闻得金蝉唤音,心知金蝉急性子,若真是让金蝉抓到了兴趣点,别说魏言书逃脱不了金蝉的言行逼供,自己怕也得使出逃命三十六计才能懵混过关。

    “啊没没什么”

    “那你们嘀咕了半天,是说”

    “嘿嘿,说你的好事!”

    “啊?”

    金蝉不明所以,见北堂墨转身揽过自己,凑近自己耳边轻言道。

    “我琢磨着啥时候将你嫁给魏言书”

    “什什么”

    北堂墨瞧着金蝉瞬间红润的脸颊,心下乐呵,她这辈子本来就没有什么宏图大志,若非使命难违身陷局中,她早就“拐”上兔子逃之夭夭了。

    可偏偏天不遂人愿,生活最牛逼,所以她只想身边的每个人都能幸福,如今金蝉重遇魏言书对她来说不亚于天降大福。

    正所谓独乐乐不如众乐乐,等她的花楼赚了钱就给金蝉来一场风光无限的婚礼,并且她要亲自操刀策划婚礼方案!

    北堂墨随着脑中思绪溢出呵呵笑声,听得金蝉和魏言书头皮阵阵发麻,纷纷僵了面上笑容。

    三人对视间各怀所思,北堂墨正准备着深入探讨时耳边传来熟悉话音,惹得北堂墨抬头一望分社后院门庭处。

    一抹红影款款而来,完全不同于上次的感觉,北堂墨没有忘记长思忆,可眼前这女子虽同长思忆一模一样,却让北堂墨心滋生出一种如同昨夜里见到帝梓潇手中玲珑的感觉。

    令北堂墨惶惶不安间松开了揽住金蝉肩膀的手,转身走到阮玲馥旁,抬头对上叶绮罗落到自己身上的视线。

    叶绮罗擒着北堂墨眼底隐藏的忌讳,垂眸眼珠一转,抬眸望向眉宇严肃的阮玲馥,猜到了今日阮玲馥来怕是免不了兴师问罪。

    毕竟以长思忆罪人之后的身份,楚潇潇的死怎会不引起阮玲馥的怀疑,不过长思忆算是三生有幸成了自己的肉身,那她自然得相护。

    叶绮罗思索间转移视线一一扫过眼前的五位少年俊秀,寻着那一张张神似当年陪神帝平定天下的英武俊貌,仿佛再次回到数百年前的幻山之战。

    想不到那场暗无天日的战争过去数百年,她修罗族至今散乱遭受镇压,而昆仑却是各舵人才辈出,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比起祖辈更甚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如此极恨倒是令叶绮罗面上笑意愈加灿烂,叶绮罗迎着阮玲馥审视的目光,缓步行至阮玲馥眼前欠了个礼。

    “阁主大驾分社,思忆姗姗来迟,还请阁主见谅”

    阮玲馥闻得叶绮罗靠近间窜入鼻息的香气,脑中隐隐发疼连看向叶绮罗的眸光也变得些许恍惚,出口质问瞬息变成理所应当的问候。

    “无妨,思忆近来辛苦了”

    “有劳阁主挂念,还请阁主与诸位移驾随我入内”

    叶绮罗说着抬眸看了眼微微点头的阮玲馥,寻着阮玲馥已显迷糊而不知的神态,眼底藏笑侧转身体,抬手引领阮玲馥等人进入内阁。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