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酒楼后院处琥珀在马车前站了半天都不见车内动静,惹得好奇心作祟,伸长脖子往车内探去刚好撞上掀帘而出的阮玲玉。

    “嘭!”

    十足十的碰撞声刺穿耳膜带起惊呼,吓得北堂墨一个激灵跌坐在地,转头望了眼同样愣怔的魏言书三人,抬眸顺着声源望向车外。

    马车前僵化的两人四目相对,琥珀前一秒还痛得撕牙咧嘴的面色在确认阮玲玉的瞬间化为惊愕。

    脑中飞速闪现往日里阮玲玉与自家少爷百米开骂、十米开怼、一米开干的疯狂斗架场景,心存余悸的噎了噎口水。

    “阮二二二小姐安”

    “琥珀?”

    “呃”

    “你家少爷呢?”

    “我我家少爷”

    琥珀寻着阮玲玉往自己身后不停乱瞟的搜索目光,心下慌乱见阮玲玉搜寻未果朝自己紧逼而来,双腿不受控制往的后连跳数步。

    两人一进一退间被逼到绝境的琥珀一见阮玲馥出现,猛提音量忙启齿呼道。

    “阮阁主安!”

    “啊!家姐!”

    阮玲玉平生最怕阮玲馥,一听琥珀唤家姐连忙转身问安,阮玲馥低眸看了眼阮玲玉,抬眸望向琥珀。

    琥珀是古思远的帖身小厮,想来古思远也在此处,阮玲馥念及阮玲玉对古思远的执着,如今北堂墨在旁,她千机阁可不能在小主子面前失了礼仪,故而特意看向阮玲玉嘱咐道。

    “庄主在此,绝不可乱了规矩!”

    “是”

    阮玲玉得了阮玲馥警示,憋屈的嘟了嘟嘴,垂首斜眸盯向正观察着自己动静的琥珀,扬眉挑眸嘴角一勾。

    无声胜有声,怵得琥珀背脊透凉愣是连打几个冷摆子,赶忙转移视线望向随后下车的北堂墨。

    北堂墨不知阮玲玉和古思远的过往,自然不明阮玲馥为何要着重强调阮玲玉,只觉一抹诡秘的气氛在三人之间迅速蔓延开来。

    让她萌生出强烈的八卦好奇心,抬眸在阮玲馥和阮玲玉身上巡视片刻,转移到向自己投来求救目光的琥珀身上。

    北堂墨扬了扬眉,脑子难得灵光顺着琥珀目光看向阮玲玉,阮玲玉虽然平日里跋扈了些,但绝非欺软怕硬之人。

    眼下揪着琥珀不放明显有鬼,再者若真是琥珀得罪了阮玲玉,以阮玲馥的护妹心切,不可能放任阮玲玉受委屈而置之不理。

    北堂墨眼珠一转,恍然想起琥珀的身份再联想到古思远,瞬息豁然开朗,这阮玲玉的最终目标八九不离十是古思远。

    可古思远是花楼的大股东,若是在这个节骨眼上出了问题,那她的计划不就泡汤一半了吗?!

    昨晚她可是签了卖身契的!虽说她并不打算还给兔子,但不代表她能眼睁睁看着到手的金子一咕噜飞了啊!

    北堂墨越想越有道理,只觉拯救古思远就是拯救自己,连咳数声引得阮玲馥侧目同时连金蝉也靠了过来。

    “庄主?”

    “庄主,你没事吧?”

    两声齐呼并起,北堂墨下意识的呡了呡唇,左右各看了眼阮玲馥和金蝉,抬眸望向琥珀。

    “饭菜备好了吗?”

    “好好了!庄主快请!”

    琥珀借住北堂墨话中转机,赶忙将北堂墨等人迎上雅间,北堂还未进屋便已闻得饭菜香,心里将方霁夸了千百遍。

    果然不愧是自己看中的厨子,这十里飘香的绝技简直堪比食神,临到门口时北堂墨乘机停下脚步,转头看向琥珀,不动声色道。

    “你退下吧!”

    琥珀抬头迎上北堂墨暗示的目光,心知北堂墨是在给自己前去通风报信的机会,麻溜应道。

    “是!”

    北堂墨目送琥珀转身,回头见阮玲玉秀眉紧蹙一脸不悦,唯恐阮玲玉抓回琥珀,赶紧抬手揽过阮玲玉,转头对上阮玲玉疑惑目光。

    “阮妹,你可知天大地大吃饭最大?”

    “啊?”

    阮玲玉之前注意力都在琥珀身上,眼下被北堂墨拉个猝不及防,心里自是百个不乐意。

    可碍于家姐吩咐和北堂墨的身份,她确实不敢对北堂墨不敬,故而朝北堂墨懵懂的眨了眨眼,启齿带着些许恍惚道。

    “庄庄主,你说啥?”

    “我说日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

    北堂墨抬手横过满桌美食,拉着阮玲玉坐到椅子上,顺带给阮玲玉抛了个媚眼,咧嘴一笑洋洋得意道。

    “这满桌极品佳肴可都是方霁亲自下厨,色香味俱全保管让你满意到无刺可挑!”

    “庄”

    “庄主,过奖了!”

    阮玲玉正说着就被方霁截了话,听得方霁粗狂的嗓音,阮玲玉转头一看方霁,见其身强体壮肌肉健硕,吓得当即往椅背上靠了靠。

    她从未到过方家堡,对于方霁所知都源于家姐偶尔话中提及的琼林方氏,如今见真人有过之而无不及,只觉方霁若是给自己来个一锤半拳,估计她就只能上阎王府报到的份了。

    阮玲玉恍惚间观得方霁面上对北堂墨的敬重,不经朝北堂墨身边挪动了下身子。

    惹得北堂墨低眸瞧着阮玲玉眸中闪现的胆怯,抬眸看向被阮玲玉行为愣得神情微僵的方霁,呡了呡唇强忍笑意道。

    “不过不过,方大厨辛苦了,快坐下一起用膳吧!”

    北堂墨说着抬手招呼着魏言书等人坐下,她早就饿得腹中空空,眼下美食当前,若不能即时大快朵颐还不如咔嚓了她来得痛快。

    魏言书瞧着北堂墨一个劲儿朝自己使眼色,转头看了眼金蝉再望向阮玲馥和方霁。

    四人目光集聚看向盯着桌上美食就差没流出哈喇子的北堂墨,在闻得北堂墨肚中咕嘟声再次奏响时同时默契坐下。

    “既然坐下了就快吃!”

    “是!”

    北堂墨闻得四人异口同声,刚抬起筷子便见四人虽是口中应承却未有丝毫动筷的迹象,连自己身旁的阮玲玉都如出一辙。

    只让北堂墨瞬觉自己成了只被观赏用食的狍子,扫过眼前五双目不转睛盯着自己的眸子,北堂墨猛地打了个冷摆子。

    北堂墨看着自己僵停在半空的筷子,再到筷子下方勾引自己口欲的凉拌鸡块。

    左偏头看了眼阮玲玉,抬头环视过魏言书等人,最后右偏头望向末位的方霁,扬眉憋嘴间心一横。

    既然软的不行那就来硬的,起身撸起袖子就着五人迷茫目光中依次端起菜盘子将美食分别夹到五人碗中。

    直到五人碗中都盛满了菜,北堂墨拿起筷子敲响瓷碗唤醒五人意识,抬眸迎上五人目光,嘴角一勾邪意上眸。

    “本庄主亲自给你们布的菜,若谁吃不完嘿嘿”

    阴恻恻的贼笑声引得五人背脊一凉,神同步的低头看了眼自个儿碗中堆成小山的食物,抬头望向北堂墨浑身蓄势待发啪呲炸响的紫金雷电,吓得五人拿起筷子就开始埋头苦吃。

    如此境况瞧得北堂墨整个人软在了椅子上,心里阵阵哀嚎

    我TM太难了!

    吃顿饭用得着如此遵守礼仪吗?

    不行!

    为了自己的饭生,她必须着手扭转这群小伙伴的礼仪观念!

    否则干饭人干饭魂,若是顿顿如此那她还如何享受美食人生!

    北堂墨思索间偷瞄了眼还算乖巧的阮玲玉,念及至今还未出现的古思远,目光下意识的望向屋外,只求古思远能有点危机意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