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一出雅间,北堂墨就见堂内阮玲玉手提扫帚追得古思远翻梁跃桌上蹿下跳,搅和堂上桌倒椅飞噼啪作响好不热闹,直让北堂墨越看越起劲儿就差没瓜子花生来一盘。

    “古思远,你这个大骗子!”

    “我啊呀!你”

    古思远做梦都没料到会在此处遇见阮玲玉,他只知道阮玲玉要嫁给薛凌风,却不想阮玲玉竟杀到穹川让自己给遇上了,还真是冤家路窄狭路相逢!

    吓得古思远看到阮玲玉出现在自己眼前的刹那虎躯一震瞌睡全无,反射性的拔腿就跑,这不才有了北堂墨所见精彩的一幕。

    “古思远!你还我鸽子!”

    “我还还还!大姐!你能不能歇口气啊!你说你追我大半天了,你累不累啊!”

    古思远被阮玲玉追得上气不接下气,倒不是因为他制服不了阮玲玉,而是他向来不跟女子动手。

    更何况阮玲玉是千机阁二小姐,就算他再不给阮玲玉面子也不可能当着阮玲馥的面欺负阮玲玉,所以只能百次如一的选择逃命。

    可这阮玲玉一见他就跟打了鸡血似的穷追不舍,他昨个儿彻夜未眠如今腹中空空,简直备受精神和饥饿的双重折磨。

    思绪恍惚间古思远借力跳跃被桌角绊了一跤,一转头就对上阮玲玉迎面怒吼。

    “古思远,你说谁大姐!”

    “我小姐!小小小小姐”

    “你才小!你那儿都小!”

    “我你!”

    古思远被阮玲玉口无遮拦呛得险一口气没上得来,眼看着阮玲玉朝自己面门上挥来得扫帚,顾不得回怼阮玲玉,抬头锁定二楼落脚处闪身翻了上去。

    速度之快愣得阮玲玉盯着自己扫帚下的空空如也,望向二楼上古思远急寻逃路的神态,双袖一撸扛着扫帚跟了上去。

    她可管不了那么多,自从古思远煮了她的药灵鸽后就被她视为终身追杀目标,无论走到哪里只要听到古思远的名字都能让她跟打了鸡血似的体力充沛。

    “古思远!”

    身后催命的唤音传来,古思远瞧着眼前已无处可逃,百般无奈之下深深吸了口气。

    看样子今天不解决,将来就没法再过安稳太平日子了,长愁不如快截,当机立断方为上策。

    古思远心里打定注意,转头握紧双拳擒着阮玲玉再次挥来的扫帚,抬手抓住阮玲玉手臂,借势将阮玲玉拉近自己,低头凝视阮玲玉,一气呵成启齿严肃道。

    “你究竟要怎样才肯放过我!

    四目相对间阮玲玉迎着古思远的目光,寻着古思远俊逸面容上显露少见的正经,本因追赶而加速跳动的心脏莫名震动,逼得阮玲玉心慌意乱间为掩饰尴尬,不服气的回嚷道。

    “除非你还我鸽子!

    “我赔你十只,你放过我行不行!”

    “不行!”

    “你怎如此蛮不讲理?”

    “咋的!”

    “你说你这芝麻绿豆大的陈年往事了,你”

    “我不管,我就要那只!只要那只!”

    古思远难得耐心服软,偏生阮玲玉半点不给他面子,嚷得古思远如遇命中克星,头疼欲裂间见阮玲玉另一只手接过扫帚再次挥向自己,古思远抬手一抓同时原本拉住阮玲玉的手一用力,两手合力直接将阮玲玉压上了回廊护栏,阮玲玉身上一沉,猛然抬头看向古思远。

    “你”

    两人近身相贴,古思远低眸凝视阮玲玉,若他不来点恨的,依照阮玲玉的性格绝不可能善罢甘休,既然礼不成兵不就,那便只能

    古思远眼瞧着阮玲玉越来越红的俏脸,扬眉勾唇带起眸中流光溢彩,低头逼近阮玲玉。

    “我说你十多年对我穷追不舍,是不是看上我了?”

    “我”

    阮玲玉望着古思远眸中意味不明的深邃,下意识的噎了噎口水,心底腾升起一股蠢蠢欲动的莫名情愫。

    那感觉就跟自己小时候第一次看到古思远时一模一样,遥想小时候谁跟自己借药灵鸽,她都不舍得给。

    唯有古思远,她竟破天荒想都没想就乖乖给了,不想古思远居然把她的药灵鸽给煮了,完了还问她要不要来一碗。

    愣是气得她到现在想起来都觉身临其境,如是多年耿耿于怀,但凡遇见古思远,她都能想起那碗鸽子汤!

    直到不久前薛氏花轿入阁,其实在她未知晓薛氏阴谋前,嫁给薛凌风确实是不错的选择。

    可她收到迎亲贴时脑中想到的第一个人却是古思远,今日古思远说出这话令阮玲玉心神恍惚竟不知该如何回应,双眸低垂四处乱瞟,启齿更是语无伦次。

    “我你不是是我我我”

    “阮二小姐,你若是再这样追我的话”

    “你你想怎么样?”

    “如此貌美如花的姑娘追着我不放,你觉得我会如何?”

    古思远垂首故意贴上阮玲玉额头,鼻尖相对间古思远本就只想逗逗阮玲玉,好让阮玲玉清楚他们已经长大了,男女有别自然知难而退。

    不想阮玲玉眸中情愫暗涌,瞧得古思远心下一惊,双手猛地放开阮玲玉,未注意力道以至阮玲玉仰身便往护栏后倒去。

    吓得古思远伸手就去拉阮玲玉,惯性驱使下阮玲玉被古思远拉回瞬间吻上了古思远的唇,唇齿相依致使两人都瞪大了双眸。

    “”

    “”

    阮玲玉心慌意乱只顾着推开古思远全然忘了自己的处境,后退间上身带动身体整个人翻出了护栏,促使古思远猝然回神跟着跃过护栏于半空追向阮玲玉。

    电光火石间大堂内众人屏气凝神,阮玲馥刚欲召出天蚕丝,眼角紫魅光影一闪而过,北堂墨已奔向半空中抱住阮玲玉的古思远。

    古思远一见北堂墨赶来,寻得北堂墨周身缠绕的紫金雷电,口中还未启齿那句“五米免谈”,眸中映入北堂墨发髻簪上的三重血莲。

    其光赤红艳丽如血令古思远喜上眉梢,临落地瞬间恍然想起怀中的阮玲玉,迅速将阮玲玉扔给北堂墨,自个儿摔了个仰面朝上五体投地

    轰动

    桌椅翻倒碎裂炸响堂内众人耳伴,惊醒被北堂墨接住的阮玲玉,低头望向躺于废墟木屑内的古思远眸中竟是与处境全然不符的惊喜,而惊喜所达之处却是在北堂墨头顶的发簪上。

    “你咳咳咳你”

    “我”

    “这里什么情况?”

    北堂墨正欲回应,酒楼门庭处传来一阵熟悉的声音,引得堂内众人纷纷看向门口。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