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正午阳光下的酒楼门庭处俊才飘逸佳人倾城,直让众人看了个目瞪口呆,而身处众人视线中心的兰襄阳与秦未央却只觉恍惚。

    青天白日朗朗乾坤就算他俩再来不逢时也遭不住如此赤裸裸的目不斜视,尤其是北堂墨在自己和秦未央身上来回巡视后促成的诧异高低眉是什么情况?

    正当兰襄阳愣怔之际,反应过来的北堂墨一个箭步直奔到秦未央身边,她记得秦未央在邺城时跟苍穹的关系非比寻常,最起码让她充满妥妥的危机感。

    一股酸味随着北堂墨靠近秦未央的同时自心底迅速蔓延,促使北堂墨将秦未央从上至下连头发丝都没放过的仔细打量了番。

    可越看下去,北堂墨越觉心酸,那日夜里好歹月色朦胧多少掩盖了些许秦未央的惊艳。

    而今秦未央近在迟尺貌美不着瑕疵简直跟帝梓潇各生千秋,瞧得北堂墨心下不爽蹭蹭往上冒,最后猛的盯向秦未央。

    “我记得你!你是邺城那个女子!”

    秦未央被北堂墨瞪了个猝不及防,寻着北堂墨面上吃味神态,回想那夜灵主的故意行为,忍不住抬袖遮笑,微微欠身行礼道。

    “回庄主,正是我”

    北堂墨闻声不悦的嘟了嘟嘴,横眸瞟了眼兰襄阳,寻得秦未央轻挽兰襄阳的暧昧动作,咬牙蹙眉带着耐人寻味的质问道。

    “那你怎么跟他在一起?”

    “啊?我跟他”

    秦未央话还未说完就被北堂墨拉离了兰襄阳身边,正诧异间便见北堂墨眸光由明转暗如同捉奸在即的严肃。

    令秦未央头皮发麻同时正欲启齿解释便被北堂墨提高的音量打断,整个人傻在了原地。

    “你这样做怎么对得起苍穹!”

    “不是我”

    北堂墨瞧着秦未央迫于解释的着急神态,以为自己说中了秦未央的担忧,恍然忆起苍穹还有个她至今未见过影儿的未婚妻玉月白。

    不经念及苍穹与她每晚同榻而眠却从未行过任何跃举之事,若非苍穹有问题,那便就是另有美人相伴!

    一拉通胡思乱想搅得北堂墨心里妒火熊熊带起浑身紫金雷电啪呲作响,电光刺目怵得秦未央连打数个冷颤被兰襄阳赶紧护到身后。

    兰襄阳寻着北堂墨面上不善,琢磨着许是误会,刚开口就被北堂墨猛瞪住,顿时愣得闭了嘴。

    “还有你!”

    “啊?”

    兰襄阳低头迎上北堂墨猝燃火焰的眸子,四目相相对间兰襄阳闻得北堂墨口不择言,瞬间意识到了情况的严重性。

    “你不是说你有烟雨了吗?咋还如此花心?抢别人小老婆!”

    “我”

    “烟雨?”

    话语同时一记胜于北堂墨紫金雷电的眼刀劈向兰襄阳,兰襄阳浑身猝然一僵转头望向正盯着自己双眸泪光泛滥的秦未央,心下一沉只觉醋祸临头整个人都恍惚了。

    凤陵无人不知他家娘子吃醋说二,绝没人敢说一,而今北堂墨突然来这么句简直就是在要他的命啊!

    兰襄阳寻着秦未央眼泪夺眶而出,那还顾得了傻掉的北堂墨,一把环抱秦未央,低头冲秦未央柔声哄道。

    “不不是,娘子你听我解释!”

    “烟雨究竟是谁?”

    “娘子,烟烟雨”

    “你你呜呜呜呜”

    “娘子啊!是你是你都是你啊!为夫心里只有你啊!”

    一见秦未央梨花带雨,兰襄阳急得欲哭无泪,口中不停重复解释着烟雨的来源,偏偏秦未央醋劲儿一来完全就不听兰襄阳解释。

    她只是个凡人会变老变丑,而兰襄阳乃银狐后世,生性风流处处多情,在未与她成亲前群莺环绕以至成亲后便成了秦未央始终无法解开的症结。

    如今听北堂墨说出烟雨这番诗情画意的名字任谁都会误会,而且兰襄阳贯穿天青色衣袍让她如何能不在意,秦未央越想越委屈,一双手直往兰襄阳胸膛上打。

    偏偏兰襄阳只能挨着,谁让他以前做的事都被秦未央一五一十记下来了,而且女人天生爱翻旧账,他家娘子更是百遍不嫌其烦,翻得他头疼却又无可奈何。

    两人一个急于解释一个摆头直哭,一声声“娘子,我没有我真没下”来回了数百遍,愣得北堂墨幡然醒悟雷电尽散,突然意识到自己好像误会了什么

    三人僵持间在旁观戏许久的魏言书眼看境况愈渐复杂,未免待会直接进入混战状态,赶忙跑向北堂墨,给北堂墨从头至尾解释了番。

    北堂墨顿觉吃了一口黄连愁成了一张苦瓜脸,看着眼前哄娘子哄到风度尽失的兰襄阳,抬手一巴掌拍上脑门,垂首僵硬的扯动嘴角

    我滴神啊!

    常言道宁拆一座庙不毁一桩婚

    我这都在干啥!

    脑中凌乱间北堂墨急中生智想起那阵熟悉的旋律,就着事态快要控制不住时扯着嗓子唱了出来。

    “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炊烟袅袅升起隔江千万里如传世的青花瓷自顾自美丽,你眼带笑意”

    “”

    “”

    歌声一出虽是五音不全,但胜在旋律动人,瞬令秦未央停止了抽泣,揪着兰襄阳衣襟的十指不禁握成了两个小拳头,可让兰襄阳得了喘息的机会,转头看向北堂墨声情并茂的表演。

    “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炊烟袅袅升起隔江千万里”

    北堂墨接应到兰襄阳眸中示意,哼唱同时提到“天青色”时左手指一下兰襄阳,唱到“烟雨”时右手指向秦未央,最后双手合并比了个“心”冲两人不停眨动讨好的眼神。

    逗得秦未央听到歌声末尾转头看着不停点头的兰襄阳,抽泣着膈应了两声,落入北堂墨耳中念及自己方才的冲动只觉窘迫至极,忙对秦未央再声道。

    “没有奸情!没有出轨!他只有你!真的!我发誓!”

    “”

    “”

    北堂墨说完就傻逼了,兰襄阳有无出轨奸情跟她啥关系,她发啥破誓?敢情她和兰襄阳有一腿似的!愣得反应过来的北堂墨头颅狂摆,抬眸正准备弥补时却见秦未央破涕为笑。

    “我相信庄主!”

    秦未央知晓兰襄阳和北堂墨的关系,自然不可能误会两人,毕竟两人出自同宗都是银狐之后的亲表兄妹,只不过北堂墨不知而已

    如此一来倒是秦未央搞得北堂墨满头雾水,不过北堂墨转念想来能不误会便皆大欢喜。

    毕竟自己闯的祸能这番神乎其神的一了百了倒算得上是太平,故而抬头朝秦未央扬唇干笑两声。

    “呵呵呵,挺好挺好”

    秦未央垂首浅笑,抬眸看了眼被自己误会的兰襄阳,低头不好意思的呡了呡唇,好在兰襄阳宠习惯了秦未央,自然不会跟自家娘子计较。

    这边醋祸危机解除,兰襄阳浑身放松时感应到一抹精锐眸光,转头对上自发现北堂墨发簪后便未再移开过视线的古思远。

    两人四目相对各怀所思,兰襄阳身为银狐之后属灵兽氏族,出世后常听祖辈提及穹川古氏,对古氏另重身份自是了如指掌。

    而今他第一次见到古氏后人,纵使古思远未报家门亦能一眼识别,只因这穹川古氏暗藏的天赋与灵族尧氏具有异曲同工之处。

    灵族控世间人灵,古氏感万物兽灵,凡世间奇兽灵宠经古氏之手皆可感言同受更甚是操控号令也不在话下。

    反观古思远觅得兰襄阳周身散发的银光,瞬息了然的撇了撇嘴从兰襄阳面上移开视线,深看了眼北堂墨以及其发髻上的三重血莲。

    转头望向将自己从废墟中拖出来的阮玲馥,肚中咕嘟声突如其来透响堂内,尴尬了古思远一脸绯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