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酒楼内呼声回荡刺耳震脑,惊得坐在北堂墨身边的阮玲馥猝然回神,慌忙轻拂衣袖藏匿印记,抬头望向手臂半空僵停的北堂墨。

    “庄庄主”

    “哎”

    “庄主?”

    迎着阮玲馥的疑问北堂墨哀怨的叹了口气,自己吼得那么大声不知道古思远听到没有。

    不过她也不着急,反正都在酒楼里,大不了待会儿自己亲自上门去请,若是自己请不动

    北堂墨思索间低眸瞄了眼阮玲玉,寻着阮玲玉自刚才突发事件之后就一直处于懵然的神态,眼珠一转。

    她脑子虽不灵光但对八卦却是灵敏至极,待会儿古思远不来,她就只能拜托拜托阮玲玉了。

    北堂墨打定主意看向阮玲馥,目光移到兰襄阳身上,念及昨晚阮玲馥给自己说的琴师,收手同时指向兰襄阳,冲阮玲馥道。

    “你说的就是这位公子?”

    “正是”

    阮玲馥顺着北堂墨所指,转头望向兰襄阳,她本以为兰襄阳到来后自己还得废些心思,不想兰襄阳与北堂墨早已相识,如此一来倒是让自己省了心思,故而朝北堂墨点了点头再声道。

    “兰公子琴艺精绝,保管庄主满意”

    “呃”

    “而且兰公子的娘子更是四国首屈一指的顶级舞者,一定能助花楼锦上添花客满庭堂。”

    阮玲馥说话间特意走到兰襄阳和秦未央身后给北堂墨隆重介绍了番,抬眸见北堂墨眉峰紧蹙一高一低,心下诧异,低眸对上同样不解的兰襄阳,再回望北堂墨。

    “庄主有何顾虑?”

    “我嗯”

    北堂墨看了眼阮玲馥,再观兰襄阳确实颇有风雅之气,可眼下她对兰襄阳的好奇并非琴艺而是出现,尤其是在她知道秦未央是兰襄阳的娘子后变成了怀疑。

    她初见秦未央是在邺城,在邺城时秦未央与苍穹的关系看起来就不一般,证明苍穹早就认识秦未央。

    而像秦未央如此佳人不可能常年生活在邺城那种不见天日的鬼地方,再联系上阮玲馥的特别推荐和方霁的主动加入,以及今日兰襄阳的出现。

    北堂墨恍然想起昨夜里帝梓潇那句“恰逢其时自愿合作”,目光随着思绪引领北堂墨视线一一扫过兰襄阳、秦未央与阮玲馥、阮玲玉再到魏言书和金蝉、方霁,最终回到兰襄阳身上。

    这些人无一不出现得时机吻合且都在自己最需要的时候,特别是第二次与自己遇见的兰襄阳,此人与其他几人截然不同却与自己心中的兰夫人极为相似

    北堂墨心下一沉背脊一凉,这些人根本就不是因为自己的计划聚集在一起,根本就是有人提前谋划了这一切。

    而这个人除了她家兔子还能有谁?!

    惊天霹雳打得北堂墨脑中阵阵恍惚,她倒不是惊愕于兔子的运筹帷幄煞费苦心,毕竟这些人或都间接拯救过她的性命,而是深恐这些人会不会告她的黑状。

    可依着昨晚兔子借钱给自己的情况看来,兔子应该是还不知道自己的花楼计划,但万一这群人集体供出自己,那她岂不是死得忒惨?!

    我屮艸芔茻!

    那花楼还做不做?

    不做的话最多是作案未遂,做的话那就是妥妥的人赃并获啊!

    如果真是那样的话,这群人会不会集体胳膊肘往外拐把自己给卖了?!

    北堂墨脑中天马行空,脸上神情乱飞,瞧得阮玲馥等人完全笃不定北堂墨此刻脑子里在想些什么。

    急得金蝉直拉扯魏言书的衣袖,魏言书追随北堂墨时间最久,对于北堂墨跳脱的思维较雅间内其他人都要了解一些。

    他倒不怕北堂墨反应过来误会苍穹,因为苍穹所作所为都是为了北堂墨,北堂墨心如明镜,他就是怕北堂墨面对他们撒腿就跑个没影。

    魏言书正琢磨着该如何化解时只见北堂墨猝然回神再次扫视他与其他人,愣得魏言书与其他人一样僵了神情。

    北堂墨寻着众人被自己逼得如出一辙的懵逼,纵使她的第六感不停的告诉自己撤退保平安,可数遍下来终究没抵过她内心想开花楼达成的夙愿。

    半晌北堂墨似下了很大决心般双手叉腰,一脚踩上饭桌咬牙间横视众人,首先盯向她的赚钱法宝金蝉道。

    “你会不会告我黑状?!”

    “啊?”

    金蝉一愣,她未料到北堂墨会突然来这么句,倒是魏言书瞬息接应上了北堂墨的脑回路,简直就跟他所想的一模一样,忙举起右手做出发誓手势,冲北堂墨表忠心道。

    “不会!不会!庄主放心!我魏言书可代金蝉向你发誓,咱俩绝对不会胳膊肘往外拐!否则我”

    魏言书唯恐北堂墨不相信,就着金蝉猛点头同时凑近北堂墨耳边道:“否则我就一辈子夫纲不得正”

    北堂墨瞧着说完话冲自己眨了下右眼的魏言书,看向就差没把脑子点成不倒翁的金蝉,撸了撸嘴望向阮玲馥。

    阮玲馥本还不知北堂墨刚刚那句所为何意,待见魏言书朝自己投来的示意眼神,幡然醒悟也跟着魏言书举起右手。

    “我阮玲馥同魏少主一样起誓,绝不背叛庄主!纵使刀山火海,千机阁阮氏绝无二话!”

    “呃上刀山?下火海?!”

    北堂墨闻得阮玲馥如生死交付的豪言,错愕扬眉,她不过就是想让这群人不告自己黑状,咋到阮玲馥这里就成了氏族盟誓,还牵连上了整个千机阁,愣得北堂墨尴尬同时扯动嘴角干笑两声。

    “呵呵呵”

    “庄主不信?”

    “没我”

    “我阮玲玉同家姐一样!请庄主放心!”

    阮玲玉一见阮玲馥起誓也跟着开了口,她起誓除了家姐对北堂墨身份的肯定和氏族百年使命外,最重要的是之前堂中她坠落半空时北堂墨奔来的奋不顾身。

    虽说二楼距离地面不高,但北堂墨救自己的紧张和担忧,她看得真真切切,以至于唯有她才知道自己被古思远抛入北堂墨怀中时,北堂墨为了避免她撞上桌角竟用自己做了肉垫子。

    若不出意外此刻北堂墨腰上应该有一处破了皮的青肿,可即便如此北堂墨不仅没有表现出来,对她亦是未有半点不悦。

    如此以小见大,这样的主子,她也认同,寻着北堂墨听到她的话后稍显愣怔的神情,再声对北堂墨道。

    “庄主别怕,咱们个个都不会告庄主黑状,要是有人敢打庄主的小报告,我阮玲玉就拿扫帚拍死他!”

    阮玲玉说着拍了拍自己的胸脯,寻着北堂墨右眉一挑,抬手指向秦未央,秦未央认同的点点头,阮玲玉见此又指向兰襄阳。

    兰襄阳认同自然不在话下,北堂墨是他银狐兰氏家主同他乃亲血缘,只是眼下北堂墨还不自知而已,他怎么可能胳膊肘往外拐。

    再说他银狐族向来最护短,谁敢欺负北堂墨,那就是宣战他兰襄阳岂可容忍,故而就着北堂墨看向自己的目光很是肯定的点点头。

    兰襄阳一点头,阮玲玉抬手直指唯一还没表态的方霁,愣得方霁瞧众人视线看来,抬头对上北堂墨微眯的视线,下意识的噎了噎口水。

    从小到大他最不擅长睁眼说瞎话,可眼下大家伙都站队表了态,尤其是魏言书说假话都一脸正气,瞧得方霁右眼皮直跳。

    他方氏本就忠于昆仑嫡系,如今北堂墨就在眼前,他即便答应过灵主也只好硬着头皮参合其中,启齿结巴道。

    “俺俺也发誓绝对不会告黑状”

    北堂墨见方霁因着心虚而胀红的脸颊衬上强壮魁梧的身材像极了一只别扭的金刚芭比,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笑与同时北堂墨快速仰头憋回眼眶中被这群人感动得泛起的泪光。

    其实她能明白苍穹心意,亦能从这些人言语中感受到情深义重,或使命、或托付、或生死。

    这世间本就没有无缘无故的情与义,但她相信这群人,就像她当初信任惊蛰和墨北一样。?

    一想到惊蛰和墨北,北堂墨不由得吸了吸鼻子,引得众人相互对视,末了北堂墨抬手胡乱抹了把脸,既然大家都愿意和她同乘一条贼船,那么接下来就是撸起袖子加油干。

    北堂墨低头扫视众人,寻得众人面上不言而喻的肯定,首先看向魏言书。

    “你和阿蝉带着兰先生以及秦姑娘一起收拾下大堂,待会儿申时咱们要召开首次股东大会”

    “是”

    魏言书得令瞧了眼金蝉,抬眸望向冲自己点头的兰襄阳和秦未央,北堂墨见此看向阮玲馥。

    “有劳阮姐姐带着方霁和阮妹准备下会议所需茶水和糕点”

    “是”

    阮玲馥浅笑应承,方霁和阮玲玉自是乐得附和,众人对视一眼望向北堂墨,北堂墨呡了呡唇笑道。

    “我要去趟药室准备墨北的丹药,所以准备首次股东大会的艰巨任务就交给各位了!”

    “没问题!”

    “放心!”

    “庄主,俺的手艺包你满意!”

    北堂墨听在耳中暖在心里,抬起双手朝众人抱了抱拳,起身就往雅间外走去。

    临到门庭时北堂墨闻得一声密语传来,转头与兰襄阳对视一眼,反手在背上给兰襄阳做了个OK的手势,瞧得兰襄阳一愣随即被秦未央拉入大堂忙活起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