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酒楼大堂圆桌前众人齐聚,帝梓潇看着身边迟迟未来的北堂墨,扬眉瞅了眼方霁,想起在琼林时从肖籁身上得到的消息。

    那日他因着玲珑跟肖籁提前离开山寨,途中偷听到肖籁和亲信谈论修罗,直到后来隐卫劫杀肖籁。

    刀光剑影间二哥突然出现救了自己,他才意识到情况的严重性,而二哥自琼林归来后日里都在书院闭门不出。

    他好几次想去请教关于玲珑的事都吃了闭门羹,虽说他不清楚二哥到底在密谋何事,但这么多年他对二哥所作所为就没怀疑过。

    如今八舵少主聚集,看来自己得知修罗复活的消息应该不假,倘若真是这样按照书中所言四国皆有牵涉。

    届时战乱四起,萧红玉作为东临将军必然出战,那自己得尽快参透玲珑秘密,好在突发情况时助萧红玉和二哥一臂之力。

    毕竟媳妇上战场,他一大老爷们躲在皇城也是够怂,他可绝不能再容忍自己如邺城那般眼睁睁看着萧红玉受伤而无能为力。

    念及萧红玉,帝梓潇越发坚定自己研究玲珑的必要性,尤其是发现玲珑的奇妙后欲罢不能简直上瘾。

    帝梓潇端起茶杯轻呡了口,抬眸环视围坐圆桌的众人,转头便见北堂墨和兰襄阳并肩而来,寻着北堂墨面上悦色,嘴角不经上扬。

    “哟!我还以为得亲自去请你呢!”

    北堂墨迎着帝梓潇调侃的目光,两眼一翻白眼横飞。

    “哥屋恩!”

    帝梓潇接应上北堂墨的白眼,抬手竖起食指不以为然的回了个“丨(gun)”,惹得北堂墨白眼狂翻。

    北堂墨随手拿起身旁圆桌上的茶杯就给帝梓潇扔了过去,逗得不明“丨(gun)”为何意的众人互看几眼一脸茫然。

    众人还未来及的发问,被北堂墨扔出的茶杯便直接跃过帝梓潇飞向了坐在北堂墨正对面的古思远。

    愣得古思远恍惚间藏在袖中滅天飞身而出,挡下了偷袭古思远的茶杯滚落到桌面上。

    滅天抱着茶杯冲北堂墨嘶哑咧嘴吱吱怒吼,面上气势汹汹惹得北堂墨不好意思的捞了捞头,忙抱拳朝古思远连连道歉。

    “抱歉抱歉”

    “吱吱吱(你个傻狍子,居然敢偷袭我主人!)”

    “我真不是故意的!”

    “吱吱(信不信我一拳揍扁你啊!)”

    一人一猴话不投机,搅得古思远最后忍不出捞回滅天捧在掌心,没好气的瞥了眼北堂墨,低眸手指轻轻点了下滅天的头。

    滅天心知古思远是在提醒自己,抬头朝古思远眨动几下水汪汪的眸子,寻着古思远面上严肃,委屈的回瞪北堂墨。

    既然古思远不让自己跟北堂墨较劲儿,那它也不能放任有人偷袭它的主人,所幸爬上古思远肩膀,紧紧抱住古思远脖子坐了下来。

    古思远低眸看向紧盯众人的滅天,觅得滅天眸中唯恐他被欺负的警惕,心下暗笑抬手拿起桌上糕点在掰成小块递给滅天。

    滅天一见糕点瞬间乐开了花,仰头朝古思远兴奋的捶了捶胸,咬住糕点含在口中,低头乖乖啃了起来。

    如此场景瞧得众人萌心四溢,以至于古思远一抬头就见众人目光集聚他和滅天,愣得古思远忙盯向北堂墨,转移众人视线道。

    “你还开不开会了!”

    “开!开!”

    言语同时北堂墨只觉这只金狨猴极通灵性萌到她心痒痒,心下好奇不免想再多看了几眼。

    岂料北堂墨刚抬头就对上古思远微眯双眸传递而来的危险警告,忙收回视线,麻溜的坐了下来。

    “那个现在进入第一项议程!”

    北堂墨说话间目光一一扫过众人,魏言书巧舌如簧、金蝉其鸣可窥、阮氏锦绣无双、古氏医术绝顶加之兰秦琴瑟和鸣、方霁厨艺飘香,最后帝梓潇俊美镇场。

    这一个个身怀绝技各有千秋简直就是她所遇最强神仙阵容啊!直让身处其中的北堂墨喜悦到了极点直奔人生巅峰,轻咳几声继续道。

    “正所谓名字就是门面,一个好名字就是一个好开头,大家伙都来想想咱们花楼叫撒名字?”

    帝梓潇闻言瞥了眼北堂墨,抬眸看向兰襄阳,两人四目相对间凡所逛过的花楼名字系数闪现脑海,令兰襄阳灵光一现回望帝梓潇。

    “芳华绝代佳人如斯,不如取个芳华?”

    “单是芳华不好,前面还需要加个什么才比较有意境”

    “恩也对”

    兰襄阳琢磨着帝梓潇话中提议转头看向秦未央,秦未央虽是花魁舞艺冠绝天下,但对取名向来不精通,故而将视线传递到阮玲馥身上。

    阮玲馥同秦未央差不多,毕竟都是女子,谁会没事想花楼名字,若不是北堂墨,她都不会参合其中,见众人看着自己,阮玲馥摇头同时望向正对面的魏言书。

    “魏先生觉得呢?”

    魏言书低眸想了半天,脑中搜索起自己看过的数百书籍,寻觅半天想起那句“雨和山色得能好,风揽梅花个样香”,抬眸看向北堂墨。

    “揽芳华如何?”

    “揽芳华?”

    北堂墨扬了扬眉,虽说揽芳华听起来确实不错,但好像还是少了点什么,撇嘴启齿道:“好是好,就还是差了点什么”

    众人琢磨间古思远收回落在北堂墨发簪上的目光,转头瞟了眼魏言书,默念了几遍魏言书所说诗句,指尖一拍桌面直指北堂墨。

    “一揽芳华!”

    古思远一语不仅惊艳了北堂墨,连带帝梓潇和帝梓潇都极为认同的点点头,魏言书啧啧赞道。

    “古少爷这名起得好!”

    魏言书开口后众人纷纷附和,北堂墨紧随发言。

    “一揽芳华,大家可以异议?”

    北堂墨说着环视众人皆是认同,抬眸看向古思远,举起双手朝古思远竖起大拇指,拍案定名。

    “那咱们的花楼从此以后就叫一揽芳华!”

    “好!”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