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酒楼内会议间众人异口同声,北堂墨默念了几遍花楼的名字,真是越念越喜欢,不得不佩服集思广益下的大众智慧。

    北堂墨想起第二个议题,特意看向帝梓潇。

    “第一个议题结束,咱们继续第二个议题,开业主题party!”

    “Party?”

    帝梓潇扬了扬眉,寻着众人不解的目光,启齿向众人解释道:“就是主题宴会的意思”

    方霁瞅了两眼帝梓潇,他从小喜欢钻研厨艺,此时听到帝梓潇提及宴会瞬间联想到宴席,不由脱口而出。

    “主题宴会?是吃的吗?”

    帝梓潇朝方霁摆了摆手,顺势端起茶杯就着方霁茫然的目光中耐心解释道。

    “非也,主题宴会是指在特定的某个主题环境下开启的专项活动,当然美食也是其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

    “哦”

    方霁似懂非懂的点点头,抬头望向北堂墨,直言不讳道:“反正到时候庄主所做啥就做啥,俺都没异议”

    “嘿嘿”

    北堂墨得了方霁毫无保留的支持,面上乐得咧嘴一笑,迎着众人不解的目光,从怀中拿出事先准备好的图纸,趁着帝梓潇喝茶间隙凑近帝梓潇耳边悄悄道。

    “荒唐你觉得旗袍如何?”

    帝梓潇没料到北堂墨会来这一招,神情一愣转头对上北堂墨扬眉挑眸间贼精的目光,脑中随着北堂墨给自己描绘同时比划起前凸后翘的手势,浮现出萧红玉穿旗袍的样子。

    媚眼如丝浅笑盈盈,风韵撩人婀娜多姿,帝梓潇下意识的噎了噎口水,压抑在心底的欲望由着幻想逐渐成型,在北堂墨神补刀一句“再来点蕾丝”时呛得一口茶水喷了出来。

    “噗!咳你咳咳咳咳”

    水渍溅得众人均无遗漏,众人疑惑不解间抬头看向罪魁祸首帝梓潇正埋头捂鼻一个劲儿摆手。???????

    “不不不行了!不行了”

    “啊?”

    北堂墨一愣瞧着帝梓潇收手同时猛然抬起头颅,那张赏心悦目的脸上一串鲜红的鼻血正往外流,吓得北堂墨心下一沉扫过方霁,再盯向古思远。

    古思远接应到北堂墨的目光,一个箭步跃到帝梓潇身旁,两指并驱探上帝梓潇脉搏。

    半晌在众人担忧目光中古思远嘴角一勾,眸含邪魅朝帝梓潇意味深长的一笑,帝梓潇故作镇定的重咳一声,引得方霁担忧询问道。

    “古少爷,帝三皇子没事吧?”

    古思远闻声瞟了眼方霁,嘴角藏笑扫视众人,坐回椅子上看向帝梓潇,两人视线交织心领神会,古思远启齿似笑非笑。

    “天干物燥,来点枸杞就好”

    “啊?枸杞?”

    “古少爷,你这是啥意思啊?!”

    帝梓潇见众人越问越深入,唯恐自己囧事当真被招架不住众人刨根究底的古思远说出,忙双手一挥猛拍桌子。

    “好了好了!开会严肃!严肃!”

    众人被帝梓潇懊恼的拍桌声怵得愣了几秒,兰襄阳借此左瞟了眼古思远,右望向魏言书。

    三人视线汇聚除了最为单纯的方霁外皆瞬息秒懂了古思远所言深意皆不约而同露出诡秘笑意看向帝梓潇。

    只把帝梓潇逼得窘意上脸抬手扶额,转头盯向让自己当众出丑的北堂墨。

    北堂墨一接应上帝梓潇目光,不悦的撇了撇嘴,她就是说了下自己的计划,帝梓潇自己要胡思乱想与她何干?

    两人僵持间古思远念着帝梓潇也算是人中龙凤,能让帝梓潇如此心猿意马意乱上火,想来应该是个好计划,忍不住好奇道。

    “狍子,你究竟给帝三皇子看了什么?”

    北堂墨转头看了眼古思远,见众人都纷纷附和点头,别看她缺筋手残但论画画她可是名好手,所幸直接把旗袍图在桌面上铺展开来。

    画卷一开其上女子手持蒲扇肤白貌美,玲珑身段纤腰细腿衬上众人从未见过的黑丝旗袍尽显妖娆妩媚,何止勾魂撩欲直让在场的所有公子哥连带方霁都瞬间红了脸。

    “这这是”

    北堂墨迎着古思远因着惊艳而微愣的神态,不以为然的回应道。

    “旗袍啊!”

    古思远看着画卷扬了扬眉,他从小搭戏贺君诚去过不少闻名远扬的花楼,所遇绝色不在少数却未曾见过如此极显女子风韵的服饰。

    虽说奇装奇服但足够吸人眼球,再者开门做生意若是大同小异多没意思,沉思半晌朝北堂墨点点头道。

    “确实还不错!”

    “嘿嘿!其他人觉得呢?”

    北堂墨得了肯定自然开心,转头挑眉瞟了眼魏言书和金蝉,金蝉本就听命北堂墨。

    哪怕是丑到头疼,她也不会驳了北堂墨的决定,抬手拉了拉本就认同古思远所言的魏言书,两人看向北堂墨。

    “没异议!”

    “俺俺也没异议”

    方霁闻得魏言书回应启齿附和,兰襄阳看了眼秦未央,寻着秦未央对自己刚刚失态并无异常,心里大大松了口气,本能握住秦未央的手,抬眸朝北堂墨点点头。

    “一样”

    北堂墨见众人都已确认,眼下就剩下最关键的阮玲馥和阮玲玉,毕竟图纸有了就剩成形。

    而这群人中唯有阮玲馥能让自己的设计呈现最完美的状态,思已至此,北堂墨转头看向阮玲馥。

    “阮姐姐觉得呢?”

    阮玲馥闻言抬头对上北堂墨眸中期待,念及刚看到画中服侍的惊艳令她也不由得失神。

    只不过她从未做过这样的服饰,想象不到做出来的效果,若是猛然制作太多怕是不妥,故而启齿道。

    “我对服侍没有异议,可这衣服款式千机阁从未制作过,不知做出来效果如何”

    “所以?”

    “所以我建议不如我让长思忆按照图纸先做两件,明日送来看看效果,如果确如画中所表那便也就无甚担忧,庄主觉得呢?”

    “恩,有点道理,那就先找”

    北堂墨说话间目光率先落到秦未央身上,寻得兰襄阳眸中拒绝,琢磨着秦未央是舞姬自有绫罗,首先排除掉秦未央。

    视线转移落到金蝉身上,果不其然魏言书跟兰襄阳目光差不多还真是两个守妻奴,肥水不流外人田把自家媳妇儿守得那么紧干嘛!

    北堂墨一连得两个拒绝,抬手捏了捏下巴,如今就剩下阮玲玉和阮玲馥,阮玲馥优雅柔情虽极符旗袍气质,但总归是千机阁主。

    她可不能仗着身份拿阮玲馥做实验,再者阮玲馥提及长思忆让北堂墨想起去分社时感应到的不善,她倒是可以借此番试衣服探究下长思忆的用意。

    毕竟事关随她同行之人,而这些人都是她的家人,她岂能允许有人对自己的家人存有不轨意图,这样算下来就还差一个,北堂墨思已至此将目光落到阮玲玉身上。

    “阮妹妹,你”

    “我没意”

    咯吱

    不合时宜的椅子挪动声响起,北堂墨与阮玲玉同时一愣随众人看向起身的古思远。

    “古少爷你”

    古思远瞟了眼阮玲玉,只觉自己突发恼火真是有够莫名其妙,这兰襄阳和魏言书忌讳有理有据。

    眼下轮到阮玲玉,他不爽个什么劲儿,难道就因为从小被阮玲玉追杀?还是刚刚阮玲玉的默认?又或者

    古思远越想越烦,他此生就没想过要为情所困加上昨夜白术带来的“惊悚”消息令古思远愁绪满头握紧十指,故作不以为然道。

    “还有其他要事没?没有的话”

    “有!”

    北堂墨知道古思远的性子,见古思远已做离开打算,忙启齿道。

    “晚间子时大家来花楼一起布置,我预备明日招募姑娘,后天开业!如何?”

    “为何是子时?”

    古思远扬眉看向北堂墨,深更半夜不睡觉还要卖力做苦活连贺君诚都没这么损的好吧?

    北堂墨寻着古思远面上诧异,垂首正琢磨着该如何圆谎时沉默许久的帝梓潇跟这站起身来,迎着古思远的目光,左手一指兰襄阳。

    “兰兄,你怕秦姑娘吗?”

    兰襄阳没料到帝梓潇会突然问自己,秦未央就在他身边,他自是得秒回道。

    “肯定”

    帝梓潇得了兰襄阳的回应,转头间右手再指魏言书。

    “魏兄,若是金姑娘让你午时归家,你可敢申时才回?”

    魏言书闻言偷瞄了眼金蝉,寻得金蝉紧拽住自己衣袖的小拳头,忙轻咳了声道。

    “不敢不敢”

    “啪!”

    话语同时帝梓潇两手一拍即合再望向了然的古思远,低眸扫视仍旧处于茫然状态的方霁和阮氏姐妹。

    “这就是传闻中男人都羡慕的夫管严!”

    帝梓潇说话间就着众人略显愣怔的目光下双手做捧比上北堂墨,北堂墨迎着众人视线,干笑两声。

    “呵呵呵”

    尴尬间北堂墨抬头瞧着楼外天色临近晚膳,借机拉起帝梓潇就往外跑,临到门庭时还不忘冲众人嚷道:“莫忘子时!”

    “”

    “”

    话音落下,众人遥望北堂墨拽着帝梓潇匆忙奔远的背影,互看几眼低眸隐隐作笑。

    其中古思远视线不经意扫过阮玲玉时恰好撞上阮玲玉看着自己。

    一瞬之间视线交织,一秒之后古思远踏步而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