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告别了嬴骆,

    谢央止按原来的逆行方向走出了“鬼谷”,

    他来到了归岐小酒馆;依然挑了一个偏僻的位置走了下来;

    “客官”

    小二看到谢央止,表情很复杂,更多的事惊讶恐惧,小二只叫了一声,一时说不出话来,

    “呵呵,你是想问我怎么活着走出鬼谷吧?”

    谢央止看着一脸吃惊表情的小二,笑了起来;

    “那那位小少爷呢?”

    小二直勾勾看着谢央止,他想,可怜的娃,一定是命丧鬼谷了;

    “去他该去的地方了。”

    谢央止淡淡地说;

    “去他该去的地方?”

    小二带着遗憾怜和悯咕的口气噜了一句,

    ‘去他该去的地方’应该就是地府了;

    “呵呵,鬼,呵呵,鬼鬼”

    一个疯癫的声音传入谢央止的耳朵,店门口摇摇晃晃走来了一个衣着褴褛,头发散乱,全身脏兮兮的人,从他的脏脸上很难判断出他的年龄,但从他的声音可以判断出是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

    ‘这个人应该就是那个从鬼谷逃出来的疯子了。’

    谢央止顺着声音的方向看了过去,

    只见一个衣着褴褛的人从店外走了进来,

    “喂喂快出去,这里都是客人。”

    小二跑了过去,欲把他挡在店外,

    疯子低下头,竟然从小二的腋下溜了过去;

    “嘻嘻你是鬼你是鬼”

    疯子指着一个客人说;

    “你是鬼嘻嘻”

    疯子又指着另外一个客人说;

    “鬼鬼”

    疯子颠到谢央止面前,指着谢央止,他再也不笑了,喊了几声;

    “出去,出去。”

    小二急忙跑了过来,把疯子推到店门外;

    “鬼鬼他是鬼。”

    疯子疯疯癫癫地在店门口叫喊着;

    “客官,不好意思?疯子刚才没吓到你吧?”

    小二笑眯眯地对着谢央止拱手问道;

    “哦,这,没什么,你能不能帮我买一匹马?”谢央止问;

    “可以可以”

    小二猜想谢央止又会给他好处了,忙不迭地说;

    “这些铜圜币够不够?”

    谢央止取出一百个铜圜币放在桌上,

    “哦,客官,以买一匹上等好马的好马还不用这些铜圜币。”

    小二笑眯眯地看着桌子上的一堆铜圜币;

    “行,那就帮我买一匹上等马匹。”谢央止把铜圜币推到小二旁边;

    “行行行”

    小二捧起铜圜币就急忙跑了出去;

    谢央止吃完饭结了账,

    小二也把马匹牵了过来,小二很守信,这确实是一匹上等马,长得很健壮;

    少了嬴骆跟着,谢央止轻松了很多,一个人轻松地骑着马上了路;

    走了一会儿,他到了一片树林;

    树林,不是很茂密,但树却很高,树林里起起落落传出了鸟鸣声;

    谢央止走进了树林,

    一群鸟儿好像受到了惊吓,发出几声惊叫声,‘噗噗’飞上了天空;

    鸟儿的突然飞起,引起了谢央止的警觉:前面一定有什么动静惊吓到了小鸟。

    谢央止竖起耳根仔细聆听,他听到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

    他停了下来,想认真听一下,声音却突然消失了;

    “蛇?”

    他带着疑问,提高了警惕,继续往前走;

    “吱”

    一声短叫,

    谢央止抬头一看:一条影子从天而降;

    影子伸出一只干瘪的手直插向谢央止的脑门;

    谢央止不慌不忙,侧过了身,躲过了影子的攻击,拔出了手中的剑,与影子对峙;

    他看清了袭击他的影子,原来一具药尸;

    药尸再次发动了攻击,他干瘪的右手再次袭向谢央止的双眼;

    谢央止挥剑直斩药尸的右手,

    “吱”一声,

    药尸身体在空中一躬,翻了一个筋斗,贴在树上,

    接着他马上又向谢央止反扑了过去;

    谢央止再次挥动手中的剑,翻了个剑花,

    ‘唰唰唰’刺出三剑,分三个方向直刺向药尸的头、胸、腹三个位置;

    “吱”

    谢央止的背后又传来了一声叫身,又有一具药尸从树的后面弹了出来,他干瘪的双手直向谢央止后脑插了过去;

    谢央止回身一掌击向药尸,药尸并不躲闪,他的双手的手指直接插向谢央止的双掌;

    谢央止知道药尸的全身都是毒,绝对不能让药尸碰到,他前后受敌,被逼得只能从侧方急闪,躲开了两具药尸的袭击;

    两只药尸同时都扑了个空,同时落在地上,

    他们发出了‘吱吱’两声叫声,同时一跃而起,一高一低袭向谢央止的头部和腹部;

    谢央止身体突然从地上拔起,冲上了树上,他挥动着剑,从天上刺向药尸的头顶,

    “吱吱”的两声;

    两具互相推了一下对方的身体,药尸借着互相的推力左右分开,

    谢央止和两具药尸斗一会,两具药尸既不怕死身体又沾满了毒,煞是不好对付;

    ‘得速战速决,不然不是被杀死就会被累死,甚至会引来其它的敌人。’

    谢央止寻思着退到一棵树边,他背靠着树,

    两具药尸一跃而起,又是一高一低双手插向谢央止的头部和腹部;

    谢央止没有躲闪,也没有挥剑,眼看药尸要袭到;

    谢央止的身体突然沿着树干绕到树背后,

    药尸用力过猛,干瘪的手插入了树干,

    “吱”

    药尸叫了一声,拔出了插在树上的手,

    谢央止从树干绕了出来,他挥剑砍向药尸的头,

    一阵蓝绿色的液体从药尸的脖子喷了出来,

    脖子喷出了黑绿色液体?因为药尸的头已经被谢央止砍了下来,掉在地上,药尸的尸体压向下面的药尸,

    下面的药尸侧身一闪,

    药尸的尸体‘扑通’一声掉在地上,

    谢央止趁着药尸的躲闪之时,剑刺向了药尸的胸口,

    又是绿色的液体从药尸的胸口喷了出来,

    “吱吱”

    药尸怒吼几声,双手直插向谢央止,谢央止往后一跃,避开了药尸的袭击;

    药尸一跃,再扑向谢央止,

    受伤的药尸速度明显比刚才慢了许多,但它喷出的毒液又增加了几分的危险;

    谢央止剑一挥,

    绿色的液体从药尸的脖子喷了出来,头掉落在地上,

    两只在谈恋爱的甲虫,不幸被药尸的血沾到,蹬了几下脚,冤枉地替谢央止送了命;

    ‘难道这就是鬼谷的鬼?不是,如果是鬼谷的鬼,萧忠铭怎么能在鬼谷里安然无恙呢?那鬼谷的鬼是山魈?萧忠铭为什么要杀死进入鬼谷的人呢?难道只是不想让人知道鬼谷的秘密?鬼谷里的山魈、老虎与巨蟒好像都跟萧忠铭很好。这里有药尸出现,但药尸怎么没袭击析岐村的人呢?’

    带着一系列谜团,谢央止跃上了马,奔驰而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