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嬴骆跟着萧忠铭背后往谷里走;

    山魈、老虎、巨蟒跟在他们两旁;

    “大伯,这里为什么叫鬼谷呢?”

    嬴骆心中好奇;

    “哦,这里曾经是灵魑门的基地,以前灵魑门住在这里的时候就叫鬼谷了。”

    萧忠铭边走边说;

    “那你为什么住在这里呢?”

    嬴骆又好奇地问;

    “这里现在虽然是废地,但机关重重,里面又有毒虫猛兽,住在这里没人打扰,就像山魈、白虎、巨蟒都是以前灵魑门留下的动物,大伯进入鬼谷后被大伯驯服了。”

    萧忠铭笑了笑说;

    “为什么要杀了进谷的人呢?”

    嬴骆想起在酒馆时小二的话又问;

    “杀人?”

    萧忠铭回过头疑惑看了嬴骆一眼;

    “嗯,我听店小二说有进来过几批侠士进鬼谷探险,最后都有进无回。活着出去的到现在只有一个,不过他已经疯了。”

    嬴骆说道。

    “哈哈哈外面传说不可尽信,以前灵魑门在的时候,灵魑们为了保护基地的秘密,进鬼谷肯定是有进无出。”

    “但听说最近也有人被杀死。”嬴骆说道;

    “最近几批人进来的侠士大部分人被机关杀死,有一小部分人应该是被山魈杀死的,山魈、白虎和巨蟒看到陌生人进来,就会杀死陌生人。”萧忠铭说道;

    “哦,原来是这样?传说中鬼谷有鬼应该是山魈?”

    “这也不好说,因为进来的人都死光了,大家都对鬼谷有恐惧感,而且山魈偶尔会到谷外,以它的神形和神出鬼没的速度,大家不认为是鬼才怪呢?外面的人一定是被山魈吓到了,而且山魈是野性动物,看到进谷的陌生人就会对他们进行攻击,如果我不在,没人能管得了它,所以大家凭着猜测而越传越玄。”

    萧忠铭听了嬴骆的话,不禁哈哈大笑说;

    “那个疯掉的人是怎么没死?”嬴骆不禁又好奇地问;

    “哦,这个吗,就是我接下来要跟你说的,当地和附近的一些年轻人,有的好奇心比较强,他们偶尔会组织了一些好奇心重的侠士进来探险,自然,他们都被机关杀死了。”萧忠铭说道。

    “真是好奇害死猫啊!那疯掉的人是其中的一批的一个吧?他怎么会没死呢?”

    嬴骆又好奇了起来,

    “嗯,他就是其中的一批,这一批人比较多,也比较有组织经验,当时他们刚进来的时候,前面的人被机关杀死了后面的人就没敢进来。”萧忠铭说;

    “那后面的人又怎么会死呢?”

    嬴骆心里还有谜团没解开;

    “这就要问问山魈了。”

    萧忠铭看了看山魈;

    “是山魈杀死的?”赢骆问;

    “嗯,山魈又称山鬼,力大凶狠,又被调教了武功,江湖上的一二流高手能与它匹敌的也不多,凭那些侠士,根本就不是它的对手,当我发现山魈在杀人时,它刚要杀那疯子,被我制止了,不过,山魈既然被称为山鬼,样子肯定吓人,没见过山魈的他,看到山魈的模样与杀人手段,竟然以为遇到了鬼,被吓疯了,这样,他虽然保住了一条性命,却已经变得疯疯癫癫了。”萧忠铭说道;

    嬴骆的心里的谜团不禁又解开了许多;

    “那他为什么晚上进谷不会被机关杀死?”

    嬴骆觉得还是心里有不清楚的谜团;

    “谁说他进山谷了?”萧忠铭问;

    “外面的人是这么说的。”嬴骆回答道;

    “是外面的人不知道而误传的谣言,他虽然是疯子,疯子也有好奇心,好奇心让他有时忘记了危险,他就跑到鬼谷来了,但疯子又胆小,怕吓,他还保存着以前受到了惊吓的记忆,到鬼谷的大石头下,在那张望又不敢进来,如果进入山谷,他肯定不能活到现在,他是疯子更是躲不了机关的;外面的人没看到,不了解情况,只知道他往鬼谷的方向走,还真以为他进入鬼谷了。哈哈”

    萧忠铭说着说着,不禁哈哈大笑了起来

    “大伯。”

    嬴骆叫了萧忠铭一声;他欲言又止;

    “嗯,没关系,有什么事就直接说,你是我侄儿,不用拘束。”

    萧忠铭看出了嬴骆的心事;

    “这里机关这么多,你怎么可以来去自由呢?”

    嬴骆看了看萧忠铭;

    “我来的时候,这里的机关在围剿灵魑门的时候大部份被破坏了;我也曾被残留机关所伤过,若非我武功高强,早也死于非命了。后来我在密室里找到灵魑门留下来的机关图,按图对机关进行修复,以保护自己,而且入谷口写着‘入谷者死’的警示,一般人是不会进谷的。”萧忠铭说道;

    “这里的动物怎么不会被机关杀死呢?”

    嬴骆虽然知道不会在整片林子全部布机关,但他还是忍不住问;

    “机关主要是布在要道和室内,不可能整个谷都布满机关,动物在要道被误伤杀死的情况也常有发生,像山魈、巨蟒、白虎它们都被带熟了路,吃过亏的它们肯定也变聪明了。”萧忠铭笑了笑道;

    不一会,他们来到一大树下,

    大树叶子却异常茂盛,色泽青翠碧绿,树冠直耸云宵,它的树皮皱裂,遍结着皱疤,老根纵横从树上直垂入地面,树干挂满了青苔

    “上面就是我们的家。”

    萧忠铭指了指大树上面;

    嬴骆沿着萧忠铭手指的方向一看,

    在树顶上有一间木屋,

    “这就是灵魑门的废址吗?”

    嬴骆看着建在十多米高的大树上的木屋问道,他想不到灵魑门的基地就是在一棵参天大树上;

    “不是,这是我自己选择的住处,上了树就可以看到灵魑门的废址了,灵魑门的旧址是建筑物,大部分是山洞。”萧忠铭笑了笑说道;

    “哦,原来是这样,萧伯伯怎么不选择住在灵魑门的废址呢?”赢骆问道;

    “呵呵,如果有敌人来偷袭,正常会偷袭那里?”

    萧忠铭笑着问嬴骆说;

    “是地面的建筑物居所。”

    嬴骆答道;

    “嗯,如果敌人偷袭,他们在地面,而我们在树上,敌方还没发现我们的时候,我们就发现了他们了,就可以做好了准备。”

    萧忠铭看着嬴骆笑着说;

    “大伯考虑的很周全,做事也很小心。”

    嬴骆不禁为萧忠铭的周全考虑所折服,他点着头笑了笑说;

    “小心谨慎绝对是好事,有备就无患了!哈哈”萧忠铭大笑着说;

    放着地面一大片机关重重的建筑物不住,而住在距离十多米高的大树上,一般人谁会想的到,嬴骆不得不佩服萧忠铭的聪明才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