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八角亭,建在湖中水面上,余温婉坐在栏杆旁边,静静地看着湖面的几株零星的小荷,若有所思;

    一个少年穿过湖面的木质通道,慢慢地走向余温婉;

    “儿臣给母亲请安。”

    少年向余温婉行了个礼道;少年名字叫晋珩昱,是晋元弘与夫人余温婉的儿子;

    余温婉点了点头,她抓了一把鱼食,撒进鱼池,一群鱼儿争先恐后抢食;

    “人一旦没有地位,就会像鱼儿一样,永远在争吃着嗟来之食,如果没人施舍,它们将饿着肚子,所以每个人应该自强才能自立。”

    余温婉看着池里再争先恐后在抢食的鱼儿淡淡地说道;

    “母亲,这鱼儿怎么能与人相提并论呢?”王子晋珩昱说道;

    “在王宫,如果没有地位,有时连池里这些鱼都比不上,不仅没有自由,不但连嗟来之食也吃不到,还有可能命归黄泉。”

    余温婉看了一眼晋珩昱淡淡地说道;

    “母亲说得是。”晋珩昱说道;

    “昱儿看到了那只灰色的蜻蜓吗?”

    晋珩昱沿着余温婉手指的方向看了过去,在不远处,一只灰绿色的蜻蜓在快速地飞翔着;

    “回母亲,昱儿看到了。”晋珩昱不解地看着蜻蜓又看了看余温婉回答道;

    “你看到灰蜻蜓的飞翔方向吗?它的前面是什么你看到了吗?”

    余温婉面无表情连续问道;

    “昱儿愚蠢,没看到什么。”晋珩昱回答道;

    “你是愚蠢,你没有仔细观察,没有思考,看不到自己的危险,也看不到自己的处境。”

    余温婉脸色顿时变得灰沉;

    “母亲教训得是,儿臣谨记。”晋珩昱惶恐地回答道;

    “你这句话我都听过多少遍了,记住还得懂得去做。”余温婉沉着脸说道;

    “母亲教训得是。”晋珩昱惶恐不安说道;

    “灰蜻蜓前面就是红蜻蜓,灰蜻蜓体型虽比红蜻蜓大不了多少,但它的六足及身体结构要比红蜻蜓强壮的多,大牙也比红蜻蜓要发达,还要大,攻击力自然比红蜻蜓强。红蜻蜓是打不过灰蜻蜓的,那红蜻蜓等下将会变成了灰蜻蜓嘴下亡魂。”余温婉面无表情说道;

    “同为蜻蜓,灰蜻蜓为什么要吃掉红蜻蜓?”晋珩昱问道;

    “这个世界就是弱肉强食的世界,人都会吃人,何况是动物,你想要在这个世界生存,就得让自己变得强大,这个世界没有情义可讲的,懂吗?”

    余温婉口气变得冷酷无情,口气也变得恶狠狠;

    晋珩昱点了点头,他看往灰绿蜻蜓,只见灰绿蜻蜓疾速闯向红蜻蜓,用脚狠抓住红蜻蜓的背部,张开大嘴咬紧红蜻蜓的脑袋,红蜻蜓猝不及防,在灰绿蜻蜓的口中拼命地挣扎着;

    “可怜的红蜻蜓。”

    晋珩昱看着已死的红蜻蜓叹了一口气道;

    “住口,你在可怜别人,谁来可怜你,弱肉强食,不是你死就是我死。要不让别人可怜你,你就得让自己变得强大。”余温婉怒气冲冲地说道;

    “但是”

    晋珩昱脸色惶恐,欲言又止不敢说下去;

    “没有但是,这是斗争的世界,任何人都不会给你但是的,要强大,只能靠自己,任何人都不能相信。”

    余温婉声音变得歇斯底里,她的眼光射出了狠毒的光芒,往事一幕又浮上了心头:

    余温婉离开了赢臻后,她利用父亲在朝中的关系和地位,轻易地见到了晋元弘,晋元弘一眼就被温文尔雅、能文能武的余温婉所吸引,并深深地爱上了这个与众不同的特有气质女孩;余温婉也借着晋元弘的宠爱当上了夫人,地位仅次于王后,从此开始了她的政治生涯

    “夫人,赵王爷已经在客厅等候了。”

    咏春的声音打破了余温婉的思绪,她抬头一看,咏春正走进了八角亭向余温婉行礼;

    “嗯,知道了,我们走吧。”

    余温婉应了一声,转头对晋珩昱说完往会客厅走;

    “母亲,您对赵王爷那么好,就是信任赵王爷了?”晋珩昱问道;

    “信任,这个世界谁可以互相信任?只是互相利用罢了,他也不会信任我。”余温婉边走边说道;

    “赵王爷,久等了。”

    余温婉一进会客厅看到赵擎宇来回跺着步;

    “夫人客气了,微臣也是刚刚到。”赵擎宇对着余温婉施了个礼道;

    “赵王爷,赢臻之子还没着落吗?”余温婉问道;

    “微臣已悬布告示,悬赏抓拿归案,可是,那小子就像是凭空消失一般。”赵擎宇回答道;

    “赵王爷给本宫再增派高手寻找,再加大赏金,不论如何,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就是掘地三尺也得给我刨出来。”余温婉脸色一沉道;

    “微臣这就去办。”

    赵擎宇行了一个礼走了出去;

    “母亲,事情过去那么久了,而且我们现在已经过上了无忧无虑的生活了,嬴骆是一个小孩,也掀不起什么大浪,不若就算了吧?”晋珩昱说道;

    “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别看他是个小孩,也可能掀起波涛大浪,他一日不死,母亲一日心不安。”余温婉沉着脸道;

    “儿臣是不忍心看母亲天天为此事烦心。”晋珩昱说道;

    “这是母亲的事,你还是学好多接近你父王,多和朝中官员接触,为你以后的道路作铺垫。”余温婉说道;

    “儿臣明白,但是”晋珩昱惶恐地说道;

    “想做的事,永远没有‘但是’两个字。”

    余温婉说着说着脸露出凶光;

    “儿臣觉得太子之位是哥哥晋璟昱的,毕竟璟昱哥的年龄比儿臣大,目亲又是庞王后,儿臣这样就心满意足了。”晋璟昱说道;

    “这王位没有注定就是谁的,太子之位也没有注定是谁的,职位从来就是能者居之,说注定是谁的都是在骗人的。”余温婉说道;

    “启禀夫人,王后向着永乐宫来了,已经快到宫门口。”

    余温婉的话刚说完,宫女咏春走进来向余温婉行礼道;

    “哦,快跟本宫速到门口迎接。”

    余温婉听了宫女的话后,马上急匆匆地向着永乐宫的大门外走了出去;

    余温婉刚走出永乐宫,王后庞琦筠也同时到了永乐宫大门口;

    “王后姐姐来了也不提早差人通知一下,臣妹也好提前到宫门口恭候王后姐姐。”

    余温婉看到庞琦筠马上迎了上去,恭敬地站在一旁;

    “哎呀,妹妹啊,我们是姐妹吗,何必这么客气,这也太见外了呀。”庞琦筠开心地笑着说道;

    “这是臣妹应该做的,王后姐姐,请。”

    余温婉走上前,稍后于庞琦筠慢慢走进永乐宫;

    “妹妹啊,我们都是姐妹,你也不必跟在我身后,跟上来与我并行,我们姐妹也可以好好说说话。”庞琦筠微笑着说道;

    “王后姐姐您是尊贵之体,臣妹怎敢与王后姐姐并行呢?”余温婉微笑着说道;

    “如果那些夫人、姬嫔、?娐、?御们都能如妹妹一样懂事,那我就不用如此烦恼啦。”庞琦筠微微一笑说道;

    “曲夫人确实是不懂事,王后姐姐这么善待她,她竟然不知天高地厚,竟然公然与您对抗。”余温婉说道;

    “这人呀,一旦得势,也不能猖狂,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忘了自己是谁了。”庞琦筠脸一沉说道;

    “就是吗,当时还不是姐姐您宽宏大量照顾着她父亲曲景颜,才有如今这臣正之职务,而她的哥哥曲向阳才有了邢州府尹的职务,没想到她得势后竟然过河拆桥,人即使是得势欲望也不能膨胀太大。”余温婉说道;

    “是啊,这些些人中有几个能像妹妹一样,安分守己,不急不躁;咳,不说她了,一说就来气。”

    她们走进了永乐宫,庞琦筠就面带愠色坐在椅子上;

    “唉呀,王后姐姐您可不能生气,气坏了身体,那臣妹我就心痛罗,就让臣妹给您捏捏,放松放松。”余温婉说道;

    “嗯,还是妹妹你懂事,你的按捏手法十分好,姐姐从来都没被捏得这么舒服过。”庞琦筠微微一笑说道;

    “这是必须的,以后妹妹还得靠王后姐姐您呢。”余温婉笑了笑说道;

    “嗯,有一个这么好的妹妹,姐姐怎么会亏待你呢。”庞琦筠微微一笑说道;

    “咏梅,泡上两杯茉莉玫瑰花茶上来,让王后姐姐消消气。姐姐啊,臣妹听说这茉莉玫瑰花茶既能退火又能养颜,臣妹特意为您准备着呢!”余温婉对身边的宫女说完又转回头对庞琦筠说道;

    “妹妹真的很懂事,有本宫在就不会亏待妹妹的。”

    庞琦筠高兴地笑了起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