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余温婉送走了王后庞琦筠,走进了永乐宫,

    “浪费我的极品花茶,不就是一个王后吗?有什么了不起?总有一天我会让你跪着求我。”

    余温婉恶狠狠地端起庞琦筠没喝完的花茶,倒进花盆里,她拿空杯看了看,露出了一丝诡异的笑容,

    “把这杯子也给本宫丢进污水沟里。”

    余温婉把空杯递给了侍婢咏梅,

    “夫人,这杯很贵重,丢了怪可惜的。”

    咏梅接过空杯,脸上流露出不舍的神情;

    “被污浊过的东西,再贵重也是脏物一个。”

    余温婉恶狠狠地说道;

    咏梅应了一声,拿着杯子走了出去,

    余温婉诡异一笑,她端起了自己的杯子,看着杯子,微微一笑,坐在椅子上;

    “夫人,小六求见。”侍婢咏柳走上前说道;

    “嗯,宣他晋见吧。”余温婉说道;

    咏梅应了一声退了出去,

    不一会,咏柳带着小六走了进来;

    “奴才见过夫人。”小六上前向余温婉行礼道;

    “免礼。”余温婉对小六挥了挥手道;

    “咏柳、咏梅你们先出去吧。”

    咏梅刚走进了大门,余温婉就吩咐她们道;

    咏梅、咏柳等侍婢退了出去;

    “怎么样?”

    看着咏梅她们退了出去,余温婉迫不及待问小六道;

    “夫人,这是殿主给您的信。”

    小六说完把一封信递给了余温婉,

    余温婉迫不及待拆开了信,快速拆开;

    ‘已安排妥善。’

    余温婉看着信封里的几个字,露出了的笑容;

    王后庞琦筠回到了乾宁宫,她的脸上露出了让人费解的笑容;

    “王后娘娘,这余夫人可信吗?”侍婢婉箐问道;

    “你说呢?”庞琦筠笑了笑道;

    “婢女觉得余夫人笑里藏刀,绝非等闲之辈,王后娘娘不能不防。”婉箐说道;

    “余夫人对我尊重有加,我何需防她呢?”庞琦筠微微一笑道;

    “娘娘宅心仁厚,防人之心却不可无啊。”婉箐有点着急地说道;

    “嗯,本宫清楚。”

    庞琦筠微微一笑;

    “王后娘娘,余夫人求见。”侍婢素箐走进来向她行礼道;

    “宣,进见。”

    庞琦筠对素箐说道;

    不一会儿,素箐带着余温婉走了进来;

    “臣妹见过王后娘娘。”余温婉向庞琦筠行礼道;

    “我们都是姐妹了,还客气什么?妹妹快免礼免礼。”庞琦筠微笑着摆了摆手道;

    余温婉起身慢慢走近庞琦筠;

    “你们先出去。”

    庞琦筠对婉箐、素箐等几个宫女道;

    “娘娘”婉箐欲言又止;

    “你们先出去。”庞琦筠对着婉箐会意一笑;

    婉箐、素箐等几个宫女应了一声,退了出去;

    “王后姐姐,妹妹我得到了一个好消息。”

    余温婉看着众人出去了说道,

    “快说”

    庞琦筠已猜到了余温婉所要说关于曲夫人的事情,她显得有点着急,因为曲夫人最近给她的压力太大了,

    说不定,如果曲夫人再得势,对她这个王后甚至都有威胁了,不仅曲夫人得到晋元弘的宠爱,而且她的父亲曲景颜也是上卿的职位、哥哥曲向阳都成了邢郡郡尹的职位,如果王上没有废除分封诸侯制,他也算是个地方的诸侯候爵了;

    曲夫人得势步步进逼,能不让她这个王后感到步步危机吗?所以她想联合用余夫人,利用她的手来除掉曲夫人,巩固自己的地位,

    余夫人虽然看起来是毕恭毕敬,但庞琦筠却看出,余温婉并不是一个甘于被人差遣的人,她表面上虽然对她恭恭敬敬,其实庞琦筠也窥到她的内心一二了

    “据臣妹的下人对曲家的观察,曲景颜是乎有和一些神秘的人在交往。”余温婉说道;

    “神秘人?妹妹可知道那些神秘人是什么人?”庞琦筠问道;

    “据说是灵魑门的后人。”余温婉压低了声音说道;

    “灵魑门?妹妹你说的可是传说中被武林正派联合剿灭的魑魅门?”庞琦筠问道;

    “妹妹也不清楚灵魑门是什么样的门派,只听他们说是灵魑门的后人。”余温婉神秘说道;

    “本宫以为当时那件事只是个传说,没想到这是现实存在。”庞琦筠感叹地说道;

    “没想到曲家人竟然与灵魑门的后人勾结,说不定曲夫人就是灵魑门的后人。”余温婉说道;

    “如果真是这样,那我们得赶快禀告大王。”庞琦筠说道;

    “王后姐姐此事不能操之过急,我们还没有证据,如果太急了,反而会被曲夫人说我们是在诬告,让她先赢一步。”余温婉说道;

    “那依妹妹看,我们该怎么办?”庞琦筠问道;

    “臣妹听他们说,当时灵魑门的事闹得江湖一片混乱,甚至惊动了整个九州大陆,不单是武林人士想剿灭他们,因他们杀了好多朝廷官员,朝廷也想剿灭他们,如今他们在京城出现,只要能抓住他们一个,那事情就好办了。”余温婉说道;

    “如果传说是真的,那灵魑门也应该早就灭绝了,曲家怎么会与魑魅门有关呢?”庞琦筠问道;

    “妹妹听赵王爷说,当初灵魑门有一部分余孽逃到法尤姆国,如今有卷土重来之势。”余温婉说道;

    “曲家家族真与灵魑门有关系?那此事就复杂了。”庞琦筠沉思了一下道;

    “臣妹买通了曲向阳的亲信,曲向阳不仅跟灵魑门有关,而且还有造反之心,在他的密室里还藏有天子的服装。”余温婉说道;

    “此消息是否可靠?”庞琦筠问道;

    “此事是臣妹重金收买了曲向阳的一个贴身护卫,他给妹妹我的消息定是不会有误的。”余温婉说道;

    “无凭无据,我们还是小心为好,以免落入她人圈套。”庞琦筠说道;

    “姐姐静候佳音,如果曲景颜、曲向阳他们父子有异心,只要姐姐针对他们,给他们压力,他们很快就会露出尾巴。”余温婉说道;

    “给他们压力?”庞琦筠不解问道;

    “只要姐姐处处为难他们?让他们乱了方寸,狐狸尾巴自会露出来了。”余温婉说道;

    早朝的文武官员都整整齐齐地排列在永泰殿两侧,晋元弘看了左右两侧的官员,为了巩固他的地位及以后子孙万代的根基,他逐渐削弱各权臣的权力,推行了废除分封诸侯制度,却没想到引来了朝中权臣及诸侯的极力反对,虽然已经除掉了纪国王王全安、莒国王段英武、澹国王赢臻,但他们虽然有实力,在朝中没有与他人形成集团,而在朝中还有些官员形成了集团,这也是他想不到而且是最为忌讳的,如今他自己却如身处漩涡,在文武官员集团中摇摆不定,他在思量着如何借力打力;

    “各位大人,有什么奏章请呈朝议。”

    晋元帅再威严地环视了众朝臣;

    大家一阵沉默,

    “臣禀大王,最近邢郡边境北戎猖狂,屡犯我大旭国边境,臣恳请大王增加兵马和军备费用。”

    曲向阳站出列队,向晋元弘行了个礼道;

    “邢郡在萧忠铭任职期间,从未听说过有北戎犯边境之事,曲大人怎么一到邢郡就要求增加兵马及军备费用之事?”赵擎宇站出列队说道;

    “萧忠铭?哼,他为什么辞去王爵的爵位?难道不是受到北戎的犯界的压力?北戎勇猛凶狠,骁勇善战,又善于骑马,来去无踪,最近发展急速,非一般人可以抵挡。”曲向阳说道;

    “北戎乃是北方游牧民族,他们人口少乃是乌合之众,我看曲大人要求增加兵马和军备费用,怕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啊?”赵擎宇说道;

    “赵王爷,萧王爷应该是你结拜大哥吧?如果邢郡是你说的那么好管理,那他为何辞去王爷的爵位?”

    曲景颜也站出列队,针锋相对说道;

    “曲大人,我们就事论事,至于萧忠铭为何辞去王爷爵位的原因,我也并不清楚,也许是想解甲归田,过个清闲的生活,并非曲大人所说的北戎的犯界的原因。”赵擎宇怒声说道;

    “无缘无故解甲归田?难道是对王上有不满情绪?”曲景颜说道;

    “我们兄弟三人对王上忠心耿耿,天地可鉴。”赵擎宇激昂地说道;

    “几位爱卿,别争吵,这事搁后再议。”

    曲景颜正要再发言,晋元弘制止住了他

    赵擎宇与曲家父子怒目相对,默不再开口

    看着这一触即发的局势,晋元弘也打住了的话题;

    虽然晋元弘对赵擎宇有些顾忌,但他更需要有曲家与晋元弘对抗,这样他才可均衡朝中局势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