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江云超自觉自己的权力与曲景颜相比,何止是鸡蛋与石头,曲景颜的任何一根手指头都可以碾压他,他看到万总管关了曲府大门,挥了挥手带着大家离开了曲府;

    回到王宫,王宫十二个护卫队,除了他的这一队,其它的十一个已经紧布在晋元弘的身边,

    江云超走上前向晋元弘行了个礼,

    “江队长,刺客可否抓到?”晋元弘问道;

    “禀王上,刺客逃跑了。”

    “逃跑了?这么多人追一个刺客,还让他逃跑了,留你们何用。”晋元弘怒道;

    “王上恕罪,不过刺客藏匿的地方微臣却进不了呀。”江云超看到晋元弘大怒,吓得‘噗通’一声跪在地上;

    “说,雒京城里那个地方王宫的护卫都进不了的?”

    “禀王上,刺客逃进逃进曲府。”江云超行礼回答道;

    “逃进曲府?”晋元弘疑惑问道;

    “正是,末将本想进曲府搜查,但被曲府万总管所拒。”江云超说道;

    “刺客逃进曲府?!韩统领,你带上我的手谕,协同江队长带领禁卫军,前往曲府看个究竟。”晋元弘吩咐禁卫军统领韩冠鹏道;

    韩冠鹏应了一声,接过着晋元弘的手谕,

    带着江云超及众禁卫军向曲府出发;

    曲府的门被敲开了,依然是万总管出来,

    “韩统领这么晚带兵过来,是为了抓刺客?小人已经说过,曲府一直平安无事,并没有刺客这回事。”

    万总管看了一眼韩统领不高兴地说道,他自恃有国丈为后台,竟然也无惧韩冠鹏;

    “这是大王的手谕,请万总管禀报曲大人。”韩冠鹏取出晋元弘的手谕说道;

    “韩统领,小人这就去。”

    万满全看到了韩冠鹏手里拿着晋元弘的手谕,自是不敢怠慢,他弯了弯腰行了个礼说道;

    “韩大人,曲大人有请。”

    不一会万满全走出来对韩冠鹏说道;

    “你们先在此等候,听我的命令。”

    韩冠鹏点了点头,转身对江云超等人说道;

    众人应了一声,韩冠鹏就跟着万满全走进了曲府的大门,他知道,这不仅是臣正府,更是国丈府,行事得万分小心;

    “哈哈刚才听万总管说韩大人这么晚了还带着护卫军在抓拿刺客?”

    曲景颜看到韩冠鹏即哈哈大笑;

    “这么晚了还打扰曲大人休息,甚是惶恐,不过刚才王宫来了刺客,有士兵看到刺客逃进曲府,下官奉了大王的旨意过来看看。”

    韩冠鹏微微一笑,他向曲景颜行了个礼道;

    “谁吃了熊心豹子胆了,竟敢进宫行刺,谁看到刺客逃进曲府了?若是刺客逃进本府,本府还能这么安静吗?”

    曲景颜眼睛一瞪,沉下脸不高兴地说道;

    “是下官的属下追赶刺客,看到刺客逃进曲府。”

    韩冠鹏似乎没看到曲景颜的脸色,说道;

    “哦,原来不是韩大人亲眼所见,韩大人没确定属下没看错?”曲景颜不悦说道;

    “看见刺客逃进曲府的是江云超队长,他正在曲府外。”韩冠鹏说道;

    “万总管你就叫江队长进来对证一下。”曲景颜转过头对万管家说道;

    万满全应了一声便走出去,不一会,江云超就跟着他走了进来;

    “你就是江云超?”曲景颜看着江云超问;

    “回大人,下官正是第七巡逻队队长江云超。”

    “是你看到刺客逃进曲府?”曲景颜问;

    “禀大人,是下官和众巡逻兵追着刺客,刺客逃进府里。”江云超走上前一步向曲景颜行了个礼说道;

    “你确定看清楚了刺客逃进曲府?”曲景颜沉着脸问道;

    “禀大人,下官们确实看到刺客逃进曲府。”江云超低着声音道;

    “曲大人,大王有手谕,请曲大人行个方便,让下官完全任务。”

    韩冠鹏向曲景颜行了个礼;

    “本官也不是个不讲道理的人,但这么晚了这么多人进府搜刺客,惊动了本官家人不说,明天传了出去也是不好,这样吧,韩大人带几个士兵跟本官进府看看,其他的人在府外待命,万一有刺客,本府还有一护卫兵。”曲景颜说道;

    “多谢曲大人理解。”韩冠鹏向曲景颜行了个礼道;

    曲景颜带着韩冠鹏等四个人走进了曲府,江云超带着曲景颜、韩冠鹏来到了刺客潜入的地方,他们仔细勘察了四周,没有发现什么可疑之处,他们有在其他地方勘察了一遍,也没有发现什么可疑之处;

    “江队长,你可看清楚刺客是逃入曲府吗?”韩冠鹏问道;

    “小人亲眼所见,还有其他的士兵们都看到了。”江云超回答道;

    “各位大人,现在可放心了吧。”曲景颜不悦说道;

    “打扰曲大人了。”

    韩冠鹏向曲景颜行了个礼,然后和江云超几个人走出了曲府大门,带着众禁卫军回皇宫复命

    “王上,昨晚刺客没找到吗?”余温婉看着满脸愁容的晋元弘问道;

    “嗯,江云超他们看到刺客逃进曲景颜的府里,韩冠鹏跟江云超到曲府却找不到任何线索。”晋元弘说道;

    “王上,您不觉得这里有可疑之处吗?”余温婉说道;

    “婉儿有什么看法?”晋元弘看着余温婉问道;

    “之前曲向阳以胡虏犯境为借口,向王上要求增加兵马和军备费用,如今刺客逃进曲府失去了踪迹,王上不觉得这里有可疑吗?”余温婉微微一笑说道;

    “婉儿的意思?”

    晋元弘虽然明白余温婉想要表达什么意思,但他还是不肯先说出来;

    “人的欲望是无止境的,权力不能太大,权力容易让人的心膨胀,而后变得自私自利,目中无人了,臣妾有耳闻说曲景颜已不安于现状。”余温婉轻声说道;

    “他曲家若胆敢对朝廷有异心,寡人觉不轻饶。”晋元弘说道;

    “群臣也不满曲景颜的骄横跋扈,对他的意见非常大,却又鉴于他的权势,只能隐忍,此人不压,长此以往必危及王上的威望。”余温婉说道;

    “嗯,这些寡人也清楚,曲景颜学生门客不少,在朝中势力范围分布广,如果没证据,铲除他并不是一件易事。”晋元弘说道;

    废旧的院子好象已经很久没人住了,久置无修,显得残破不堪,只剩下了残垣断壁,残旧的屋檐上的柱子摇摇欲坠,让人望而却步,平时没有人愿意靠近,谁愿意被砸死呢?

    但有一个人却快速地穿过欲坠倒的大门,向着院子的左侧房子,

    谁?这么大胆,半夜三更还走了危房,难道他不怕死了吗?

    对,他不怕死,因为他从刚刚王宫里逃了出来,又飞跃进了曲景颜的曲府,他匍匐在曲府的一个假山下,等江云超敲响了曲府大门的时候,他又从原位置在飞虎爪的帮助下跃出了墙外,逃到这残破的院子;

    他很聪明,很早之前已经探知曲府院内的情况,知道曲府的假山下是个藏匿的好地方,他算准了任何一个护卫队看到他从墙上跃进曲府围墙后都不会直接飞跃进曲府,而是会从正门进曲府搜查他,

    必竟他们的身份不同,他们是兵,而他是贼,贼无所顾忌,兵自然得给曲大人面子,而且他懂得人的定向思维,他早就猜测出士兵们一定会认为他是藏在曲府,不然他逃进曲府干什么?

    房间里,早就有一个人在那里等着他,此人便是黑衣金面人;

    刺客走向前向黑衣金面人鞠了个躬;

    “主上,一却按您不吩咐,把巡逻队对引进了曲府,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们现在可能已经在闹得不可交了。”刺客说道;

    “没人发现你的踪影吧?”金面人问;

    “没有。”刺客胸有成竹地说道;

    “嗯,余贵妃应该也不会怀疑吧?”金面人问;

    “她们正在争宫位呢。”刺客说道;

    “好,这就是我想要得。哈哈”金面人大笑了起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