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余温婉刚要走上通向亭榭的小桥;

    她突然看到曲夫人在对面也上了亭榭的小桥;

    她缩回脚步,退在一旁,站着不动;

    “夫人怎么不上桥呢?”

    咏柳看到余温婉停住了脚步,问;

    “没看到对面的曲夫人也要上桥吗?”

    余温婉回答道;

    “夫人最受王上宠爱,为何还要怕曲夫人?”

    咏柳不解问;

    “谦虚恭让不会让自己受到伤害,骄傲自满才会把自己推到断头台。为什么一定要为了虚无缥缈的面子而给自己树立诸多敌人,让自己四面受敌呢?”

    余温婉微微一笑说道;

    “夫人教训的是,跟着夫人您,奴婢天天都能学到一些东西。”咏柳说道。

    她们的话刚刚说完,曲夫人已经穿过了亭榭的小桥,她看到余温婉和咏柳她们;

    “哟,我还以为是谁呢?原来是余夫人呀。”

    曲夫人瞟了余温婉一眼说道。

    “看到曲夫人上桥,姐姐自是侯于桥头不敢登桥。”

    余温婉微笑着说道;

    “姐姐!?谁是谁的姐姐啊?哦,是你年纪比本宫大,自是姐姐。但年纪就是年纪,别以为稍有得宠就得意忘形。哼”

    曲夫人盛气凌人说道。

    “得宠,自是曲夫人您,姐姐那敢跟您比啊!”

    余温婉依然笑着说道。

    “听说余夫人一直投靠着王后,这你的靠山就大得很啦。”

    曲夫人听完余温婉的话后,态度温和了一些,不过她还是口气冰冷说道。

    “曲夫人见笑了,姐姐在王宫莫说是一席之地,能在狭缝里求得生存就已经很不错了,岂敢与妹妹和王后争宠?请妹妹中了那些想破坏我们间关系的人之计。”余温婉说道。

    “别人怎么能挑拨得了我们呢。本宫也是认为姐姐不是那样的人。”

    曲夫人脸上终于露出了微笑说道。

    余温婉在她的面,一直都是胆小懦弱的形象,而她认为,最大的对手就是王后。

    王后担心曲夫人的势力不断扩大而逐渐影响到她的地位;

    而余夫人不断括大自己的势力不断巩固自己的地位,她肯定不不甘心收到王后的打压,甚至想超过王后,从而取而代之。

    所以,她对余温婉的态度转变了,再说,她和王后之间的斗争,多树立一个敌人对她来说绝对是无益的;

    只要能打败王后,那整个后宫都是她的天下了,何惧她一个胆小懦弱的余夫人?

    曲明慧说完就看也不看余温婉叫,径直走了;

    余温婉依然立在桥头,直到曲明慧的背影消失了。

    “夫人,奴婢还是不明白,您已经有了王上和王后两个靠山,为何还这么怕曲夫人啊。”

    咏柳看着余温婉,不解地问。

    “谦让于别人可以减少别人对自己的损害,自以为得势骄扈的人必定会招来众人的打击。一个人不能太自以为聪明。”余温婉笑了笑说道。

    “奴婢明白,奴婢要跟夫人学习的还很多。”

    咏柳听完余温婉的话,不禁暗暗佩服她的忍耐力。

    “昨晚刺客逃进曲府的事曲夫人肯定知道了,她这么急匆匆的赶过去,一定想去找王上。”

    余温婉看着曲明慧消失的方向,陷入沉思。

    “王上,听说昨晚王宫又来了刺客?”

    夫人曲明慧问晋元弘道。

    “夫人是来替曲大人解释的吧?!”

    晋元弘愠怒道。

    “媵妾只是听闻,并没眼见,但从刺客的这种行为可以推断出这是有人在陷害曲家的人。”

    曲明慧说道。

    “是非曲直自有水落石出的时候。”晋元弘冷冷地说道。

    “王上,您试想一下,刺客既然逃出王宫,怎么会在众目睽睽之下逃进曲府呢?这岂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

    曲明慧说道。

    “没逃进曲府,他能往那里逃?大家都看到刺客逃进曲府,刺客逃进了曲府,这么大的动静,曲府的士兵怎么会没发现?”

    晋元弘愠道。

    “也许刺客并没有进曲府。”

    曲明慧分辨道。

    “众人都看到刺客进了曲府;你无需再找借口分辩了,此事自有水落石出时。”

    晋元弘大怒道。

    看到晋元弘发怒了,曲明慧知道再说什么也没用,她也担心多说反而会害了自己。

    “媵妾自是相信王上是圣明的。媵妾先行告退。”

    曲明慧说完对晋元弘行了个礼退出殿外。

    曲明慧离开,余温婉就走了进来

    “婉儿,免礼免礼。”

    余温婉刚刚要行礼,看到余温婉进来的晋元弘抢着说。

    余温婉还是给晋元弘行了个礼。

    “王上,昨晚刺客的事有眉目了吗?”

    余温婉问道。

    “这刺客就像风一样,飘进曲府就凭空消失了。”

    晋元弘说道。

    “曲府占地这么大,确实也是不好找,但既然是活的人,若不是曲府的人,他在天亮前必须逃出曲府。否则,天亮后也就无法藏身了。媵妾今天才想到这一点时却已经迟了。”

    余温婉笑了笑说道。

    “嗯,江云超他们看到刺客逃进曲府里,韩大人、江大人在曲府已经查找过,却也没找到刺客。”

    晋元弘说道。

    “没找到刺客有两个原因,一是天太黑,韩大人带过去的人少,曲大人又不好好配合,自是不好找。”余温婉说道。

    “嗯,还有一个原因呢?”晋元弘笑了笑,问道。

    “刺客是曲府的人,一进曲府自然藏了起来,韩大人又怎么能找得到?”余温婉说道。

    “婉儿你说那个可能性比较大?”晋元弘问道。

    “王上,不论是那个结果都无需追究。”

    余温婉微微一笑说道。

    “此话是什么意思?”

    晋元弘不解问。

    “曲大人仗着曲夫人得势,笼络人心,结党营私。现在朝中有些官员逐渐向曲大人靠拢,长此以往,必对王上造成了威胁,曲大人简直就是没把王上放在眼里。”

    余温婉这么一说,刚好触动到晋元弘的痛处。

    他最担心的就是怕有人威胁到他的政权,曲景颜的所做所为,他也是有所耳闻,只是苦于没有机会。

    “王上,如果再任其如此下去,必定会影响到王上您的地位;何不趁着这个机会,杀杀曲大人的锐气,降低他在朝中的地位。”

    晋元弘听完后依然默然无语。

    “所以说,不论刺客与曲大人有没有关系,这是一个挫他锐气和地位的机会。”

    余温婉看到晋元弘默然无语,趁热打铁说道。

    “曲景颜如此胡作非为,寡人绝对不会轻饶他。”

    晋元弘大怒道。

    “王上,别生气,气坏了身体可就不好了。您不觉得这里有可疑之处吗?”

    看到晋元弘已经大怒,余温婉露出了微笑。

    “可疑之处?说来听听?”

    晋元弘看着余温婉问道;

    “之前曲向阳以胡虏犯境为借口,向王上要求增加兵马和军备费用,如今刺客逃进曲府失去了踪迹,王上不觉得这里有可疑吗?”

    余温婉微微一笑说道;

    “婉儿的意思?”

    晋元弘虽然明白余温婉想要表达什么意思,但他还是不肯先说出来;

    “人的欲望是无止境的,权力不能太大,权力容易让人的心膨胀,而后变得自私自利,目中无人了,曲景颜已不安于现状也是无可厚非的。”

    余温婉轻声说道;

    “曲家若胆敢对朝廷有异心,寡人觉不轻饶。”

    晋元弘大怒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