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巡逻兵、禁卫军向着黑衣人逃跑的方向追了过去,

    “江队长,刺客跑到曲府墙外又消失了,怎么办?”一个巡逻兵问江云超道;

    “怎么逃到曲府又不见了?大家围住曲府,不能让任何一个人逃出曲府,若有人逃出曲府,格杀勿论。王水军你回去禀报韩统领。”

    江云超指了指旁边的一个巡逻兵;

    王水军应了一声,赶紧往往韩冠鹏的府邸方向跑了过去,

    王水军到了韩府,管家告诉他韩大人已被大王召到王宫了,他又急匆匆赶到王宫,告诉了禁卫军的情况,解下了兵器,进见晋元弘;

    “王上,刺客逃到曲府又不见了,江队长已经安排巡逻队看住曲府,请王上定夺。”

    王水军跪在地上禀报道;

    “韩统领,王宫戒备森严,现在已是第二次发生刺客出现在王宫的情况了,你这总禁卫军统领是怎么当的?上次已经对你进行小惩希望你能大诫,这次若再让刺客逃跑,提着人头来见我。哼”晋元弘对着韩冠鹏大声喝道;

    “王上恕罪,下官一定把刺客给揪出来。只是曲府乃是曲贵妃的父亲曲大人的府邸”韩冠鹏吓得跪在地上说道;

    “与刺客有关的都杀无赦。”晋元弘大喝道;

    “微臣领旨。”

    韩冠鹏向晋元弘行了个礼,马上退出去,跟着王水军带领着禁卫军奔向曲府;

    “放肆,你一个小小的巡逻队长有什么权力带兵围住本官的府邸?”

    曲景颜怒气冲冲指着江云超大声喝道;

    “曲大人,刺客又潜入曲府,为了大人的安全与清白,下官不得不这么做。”

    江云超向曲景颜行了个礼道;

    “混账,说得这么好听,你把本官当成了什么?有刺客,本官难道不会对付?你是不是故意要与本官为难?”

    曲景颜怒气冲冲喊道;

    “哈哈曲大人,请勿生气,请勿生气江队长也是公事公办吗?”

    曲景颜的声音刚刚落,耳边突然传了了一阵笑声,声音洪亮震耳,曲景颜知道是禁卫军统领韩冠鹏来了;

    “韩统领,你来得正好,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曲景颜沿着声音的方向看过去,韩冠鹏正带着一队禁卫军走了过来;

    “曲大人,王宫有刺客,下官奉大王的命令抓拿刺客,有得罪之处请见谅。”

    韩冠鹏向曲景颜拱手道;

    “韩大人,你既然知道本官的府邸,就赶快下令他们收兵,上一次韩大人不是已经察看过了吗?”曲景颜大声喝到;

    “这虽然是曲大人您的府邸,本官奉大王口谕抓拿刺客,不敢有违大王之命啊;大王可是亲口交代‘若有阻挡者格杀勿论’。”

    韩冠鹏得到晋元弘的口谕,自是有恃无恐,而且上次刺客的事让他受到无端的惩罚,心里很是懊恼,如今若抓不到刺客,那他这个禁卫军统领可就不好当了;

    “王上,两次刺客都逃进曲府,这你不觉得这曲景颜大人有问题吗?”余温婉看着晋元弘道;

    “嗯,第一次可以说是刺客逃进曲府,第二次就不是那么简单了,没想到曲景颜野心勃勃,按耐不住了,如果不除,必成后患。”晋元弘说道;

    “这曲景颜的胆子也是太大了,若不是王宫戒备森严,也许刺客早已经得手了。”余温婉说道;

    “只是两次都没有当场抓住刺客,让刺客给逃跑了。”晋元弘懊恼地说道;

    “看来这些刺客的武功都非常高;臣妾听说曲景颜与少司寇、大司空经常在一起,特别是少司寇更是天天往曲府跑,他们俩掌管着刑狱和资源,看来曲景颜势力不小,若他有不良居心,对大王可是极大的威胁啊,若不趁机除掉此人,必后患无穷。”余温婉说道;

    “依婉儿之见,该如何处理这件事?”晋元弘问道;

    “赵擎宇素来与曲景颜、少司寇、大司空素来不和,王上可派赵擎宇前往协助韩冠鹏,既然刺客两次都逃进曲府,就以此为名,一举将曲景颜拿下,拿下了曲景颜,少司寇、大司空必不敢轻举妄动,这样可绝后患。”余温婉说道;

    “抓拿曲景颜也要有证据,不然难服众臣,特别是少司寇与大司空,他们肯定会在朝中为曲景颜开脱罪责。”晋元弘面说道;

    “两次刺客都逃进曲府,这难道还不是证据吗?上次只是韩统领与江队长进入曲府,他们几个人要在诺大的曲府搜出刺客,岂不是如大海捞针?而这次,由韩统领和赵擎宇带兵搜索曲府,说不定能在曲府搜出刺客,如果能搜出刺客,他曲景颜也就无话可说了。”余温婉微笑着说道;

    “嗯婉儿此言有理。”

    晋元弘笑着说道,他也想借机除掉曲景颜;

    “臣妾还有一个箭双雕的计策?”余温婉笑了笑说道;

    “什么计策?”晋元弘迫不及待地问道;

    “王上不是也很忌讳赵擎宇吗?”余温婉问道;

    “婉儿真是我心肝,什么事都瞒不过你。”

    晋元弘没有回答,他只是笑着说道;

    “因为王上是媵妾的主子,媵妾必须绞尽脑汁为王上分忧解愁。”余温婉笑了笑说道;

    “哈哈婉儿不愧寡人的至爱的知己。”

    晋元弘笑着说道,

    因为余温婉聪明伶俐、善解人意、又有大局观念,晋元弘特别喜欢她;

    “王上,刚好可以借此机会除掉赵擎宇。”余温婉说道;

    “除掉赵擎宇?但是如何除掉他?”晋元弘惊问道;

    “曲景颜是赵擎宇的死对头,此次曲府抓刺客,赵擎宇必定全力以赴,而他从北宛带来的只是几个随从,王上派些人马给赵擎宇;此次赵擎宇想一举灭掉死对头,他必定会调动京城里所有的部下,到时王上就以赵擎宇私留兵马在京城,欲图谋不轨,命韩统领趁其不备一举将他拿下,这样既可以除掉心腹大患,又可以稳定一下少司寇和大司马的心。”余温婉说道;

    “嗯,好,寡人可以一举除掉心中的两个大患。哈哈”晋元弘拍着手笑着说道;

    “明天最为关键的就是能否在曲府找到刺客,如果找到了刺客,就能除掉王上身边的两个威胁。”余温婉淡淡说道;

    “若是在曲府找不到刺客呢?”晋元弘问道;

    “那就只能委屈韩统领和江队长了。”余温婉淡淡说道;

    “什么意思?”晋元弘问道;

    “让他们承担所有责任。”余温婉说道。

    “哈哈婉儿进可除掉心腹大患,退可自保,妙哉妙哉啊。”晋元弘哈哈大笑说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