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一阵嘈杂的脚步声响起,只见禁卫军后面又来了一批人马;

    “韩大人,大王派我来协助您抓拿刺客。”

    一声大叫声响起,韩冠鹏与曲景颜一看,是赵擎宇,他带着一群士兵围了过来;

    曲景颜一看赵擎宇也带兵来,心想这已经不是抓刺客的问题这么简单了,他开始后悔了,怎么没提前联络少司寇和大司空,现在却让对手取了先机;

    “赵候爷你也来了,哈哈看来你们都是有备而来的。”

    曲景颜突然怒笑了起来;

    “曲大人,大王当心刺客又跑了,特派我来协助韩统领,不好意思,公事公办,麻烦您大开府门让本王与韩统领进去搜查吧。”

    赵擎宇跳下马向曲景颜抱拳说道;

    “你们敢。”

    曲景颜手一挥,曲府的护卫兵和家丁们取出武器与禁卫军针锋相对;

    “曲大人,难道您想抗旨吗?”

    赵擎宇从怀里掏出一块金色的牌子;

    “王圣令?!”

    曲景颜看到金黄色的牌子惊呼了一声;

    他当然知道这是王上的王圣令,见到王圣令就如同见到大王本人;

    曲景颜立刻退在一旁不语,他清楚地知道:现在自己即使是出手,无非也是以卵击石;

    “哈哈曲大人既然看清了是王圣令,还不让开。”

    赵擎宇得意地带着众人大摇大摆地走进曲府,今天能在死对头面前如此耀武扬威,即使抓不了曲景颜也够他高兴了一辈子,他得意得哈哈大笑;

    看着赵擎宇如此得意的表情,曲景颜除了怒目而视以外,却也无可奈何;

    “搜,给我详细地搜,任何地方都不能放过。哈哈”

    赵擎宇又哈哈大笑了起来,他带着众人冲进曲府的大门,跑进了院子里;

    “曲大人钱财可不少啊,府邸如此豪华?”赵擎宇笑着调侃道;

    “呼”

    赵擎宇的笑声未落,突然一个矮小的黑影向他扑了过来,

    赵擎宇拔刀一抵,然后退在一边;

    “吱”

    矮小黑影长叫了一声,落地后即一跃而起,再次攻向赵擎宇;

    “药尸?!”

    赵擎宇看清了来人,他惊叫一声,急忙对着黑影击出了一掌,

    “吱”

    黑影发出一声尖锐的叫声,往侧身一躲,躲过了赵擎宇的一击;

    “吱”

    黑影刚落地,又马上向赵擎宇扑了过去;

    赵擎宇拔出刀,劈向黑影,黑影一闪,躲过了赵擎的一刀;

    “吱吱吱吱”

    突然又冒出了十来个红、黑侏儒似的药尸,它们发出惊人的吱叫声扑向禁卫军,

    它们速度极快,极为凶狠,其中跑在前面的一个药尸的手直接插入禁卫军的喉咙,禁卫军惨叫一声,脖子上的伤口顿时变成黑绿色,躺在地上翻滚了起来,那惨叫的声音让在场所有的人都惊悸

    接着,又有一个禁卫军被一个药尸抓到了脸,只见他捂住逐渐变成蓝绿色的脸,痛得嚎叫了起来

    又有一个禁卫军被药尸的手直接插入心脏,他嚎啕了几声,躺在地上抽搐了几下就不动了

    另外一边,一个药尸被几个禁卫军围住,一个禁卫军砍断了它的手,受伤的药尸嚎叫着挥动断臂,血溅到了士兵们裸露的皮肤上,禁卫军顿时嚎叫了起来,伤口顿时变成了蓝绿色,不一会儿躺在地上不动了

    “大家小心,药尸身体和血液都有毒”

    赵擎宇大声叫喊了起来,

    一旁的曲景颜顿时也吓得呆立着不动,他自己也不明白,自己府里怎么会出现这么多这种怪物,他知道这是有人在陷害他,这次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曲景颜看到场面大乱,他趁乱溜回自己的书房,从鸟笼里取出信鸽,他手一松,信鸽发出“咕咕”叫声,扑楞着飞上夜空,

    “向阳啊,以后就得靠你自己啦!”

    他看着在天空消失逐渐的信鸽嘘了一口气;

    曲景颜慢慢走出书房,药尸和禁卫军还在厮杀着,

    他发现他进去出来后,场上的药尸又增加了十来个,他府里藏着这么多药尸,他怎么一点都不知道呢?

    曲景颜确实不知道,这些药尸在王宫还没发现刺客的前,就已经被偷偷带进来隐藏在曲府的废物间里,药尸不吃不喝就如木头一样,当得到指令的信息,马上生龙活虎从废物间跑了出来;

    “曲大人,杀了狗大王,我们都拥你王。”

    四个黑衣蒙面人夹在药尸中间对着曲景颜大喊道;

    “混账你们你们”

    曲景颜知道受人陷害,一时气的说不出话来,造反,可是灭门的事

    “大人,跟我们走吧,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啊。”

    四个蒙面人大叫道。

    “杀了刺客,一个也不能留”

    赵擎宇边杀了一个药尸,大声喊道;

    “噗噗”

    四个蒙面人丢了十多个黑丸子,地面顿时被烟雾笼罩,烟雾中一片惨叫声,

    “大家退出守住门外,不要让刺客逃跑了。”

    韩冠鹏大喊道;他看到药尸在浓雾中肆无忌惮,而且全身都是毒,比禁卫军占绝对优势;

    众禁卫军边抵挡边往大门外退出,守住了大门,

    众药尸发出“吱吱”叫声,向着大门追了出去,与禁卫军在大门又展开了一场恶战,

    “曲大人,趁着大乱,我们从后门逃走吧!迟了恐怕来不及了。”

    曲府总管万满全对曲景颜说道;

    “走,那我岂不是就得负下这不可赦免的罪名,即使要走,往那里走,今晚这一张扬,王上肯定已命封锁了城门,我还能出得去吗?”

    曲景颜苦笑着,

    他知道陷害他的人绝对不是一般人,既然走不了,何不留下帮自己洗脱罪名,即使洗脱不了自己的罪名,可以为他的儿子争取些时间;

    “曲大人”万满全再次想劝曲景颜;

    “万总管,你从后门走吧,到殇州找曲向阳,我就把向阳交给你啦。”曲景颜说道;

    “大人不走,奴才也是不会走的。”万满全恳切地说道;

    经过一场恶战,禁卫军们逐渐占了上方,虽然药尸被斩尽杀绝,但禁卫军也付出了很大的代价

    赵擎宇与韩冠鹏带着众禁卫军冲进曲府,曲向阳正端坐在客厅中间,

    “哈哈曲大人,本王真是佩服你啊,发生这么重大的事还能如此镇静。”

    赵擎宇看着曲景颜哈哈大笑说道;

    “能让野心勃勃的赵候爷佩服,本官感到非常的荣幸,如果本官没猜错的话,这种阴险的棋招应该是赵候爷所布吧?”曲景颜微微一笑说道;

    “哈哈本候虽然喜欢下棋,但棋技还不精,说到布局,本候怎敢在曲大人面前布鼓雷门呢。”

    赵擎宇哈哈大笑说道;

    “没想到赵候爷对阵时是耀武扬威不可一世,胜利后却变得谦虚谨慎,两面派性淋漓尽致啊,城府如此之深,本官还得向赵候爷多多学习啊。”

    曲景颜微微一笑说道;

    “来人,证据确凿,刺客已除,把曲景颜绑起来,面见皇上,交由大王定夺。”赵擎宇一改变口气,大声喝道;

    “贼喊捉贼,面见大王,本官自己会走,何须有劳赵王爷。”

    曲景颜愤怒说完径直往王宫走了过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