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晋元弘焦急地跺着步,王宫连续发生两次刺客事件,让他心焦不安,敢派刺客进宫刺杀,说明这幕后刺客不一般,

    究竟是谁要刺杀他?这个人一定是朝中有实力的人?如果是曲景颜,那刺客为什么要往他府中跑,这难道不是此地无银吗?即使是如此,为了稳固自己的江山也愿宁可错杀一千也不能放过一个,何况,曲景颜也是他的心腹大患;

    记得上次行刺他的刺客被抓住了,刺客自杀,幕后指使人纪国王虽被伏法,他也借此起了杀鸡儆猴的作用,但他还是觉得有此案疑点重重,他也派了高手偷偷在查此事,但一直都豪无头绪,

    如今刺客又再次进攻行刺他,这背后幕后指使人绝不简单;赵擎宇他不信任,现在只能把希望寄托在韩冠鹏的的结果了,也许这次能查出行刺他的幕后指使人,了却了他心头的一块心病;

    “王上,韩统领他们回来了。”

    董公公走进了殿门,走到晋元弘的身边说道;

    “快,快宣他们进来。”

    晋元弘顿时从思绪中醒了过来,急忙吩咐道;

    不会儿韩冠鹏、赵擎宇及几个士兵押着曲景颜走了进来,

    “王上,您可要为臣作主啊!”

    曲景颜看到晋元弘,赶忙上前跪了下来;

    “这是怎么回事啊?”

    晋元弘装作惊讶地问道;

    “王上,曲景颜家藏进入王宫的刺客与药尸,下官与韩统领进曲府搜查刺客时遭到药尸的袭击,刺客被逃跑了。”赵擎宇向晋元弘行了个礼道;

    “哦,曲大人,这是怎么回事?”晋元弘问曲景颜道;

    “王上,臣冤枉,那刺客与药尸,微臣确实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微臣觉得是有人在陷害我,望王上替微臣作主。”曲景颜申辩道;

    “曲大人,第一次皇宫出现刺客时,下官准备进府搜查,你万般阻拦,如今禁卫军进府搜查刺客,却遭到药尸袭击,你说曲府藏了这么多药尸,你一句不知道就想推脱责任,这理由未免也是太牵强了。”

    韩冠鹏知道曲景颜此次难逃责任,他再也无所顾忌,说起话来特别理直气壮;

    “曲景颜,你还有什么话可说?”

    晋元弘脸色一变道,用力拍了一下座椅的扶手,发出“啪”的一声响;

    曲景颜集团势力的增长,特别他笼络上了少司寇和大司徒后,晋元弘对他极为忌讳,是他一直以来的一块心病,若再发展下去,恐怕会影响到他的根基,不管曲景颜是否是受到陷害,如今他刚好可以想借此机会除掉曲景颜这股势力团体;

    “王上,微臣知道如今再说什么也没用了,王上若不查清事情真相,只怕会受奸人所利用,借王上之手除了掉微臣,请王上三思。”

    曲景颜声泪俱下喊道;

    “大胆,竟敢藐视寡人,来人,把曲景颜押进天牢,待审判完再处决。”晋元弘大声喝道;

    “王上”

    曲景颜本想再说什么,突然想到在宫中的女儿,他停住了话,因为他知此时再申辩也没用,言多必失,而且还会波及宫中的女儿。

    “王上,曲景颜竟敢三番两次派刺客入宫行刺杀王上,实是罪不可赦。”

    看着众士兵把曲景颜押了下去,赵擎宇走向前一步说道;

    “曲景颜派刺客入宫行刺,寡人担心还有同党,故先把他关入天牢,待查清同党后再一起处决。”

    从种种迹象看,晋元弘知道曲景颜家藏刺客之事并没那么简单,从禁卫军的禀报中他清楚地知道,两次的刺客似是有意引禁卫军追到曲府,但曲府为什么藏有那么多药尸和刺客呢?他一直想不明白;

    所以他将计就计,暂时把曲景颜关进天牢,一可以除掉心中大患,二是可以借机查出幕后的策划者,幕后策划者若不查出,他怎能心安?

    “王上圣明。”

    赵擎宇与韩冠鹏向晋元弘行了个礼道;

    赵擎宇出了王宫,天已经将亮,他突然越走越快,他走进一条胡同,拐进一间旧弃房子停了下来;

    “出来吧!”

    赵擎宇突然大喝一声道;

    “哈哈赵候爷果然名不虚传,武功之高真是出乎我的意料之外,我的跟踪术在江湖上是首屈一指,没想到还是被你发现。”

    赵擎宇背后突然飘过来金面黑衣人,速度之快让人觉得有迅雷不及掩耳的感觉,

    “原来是阎罗殿阎罗王孟云雷?嘿嘿江湖最大的杀手组织什么时候对本候的性命感兴趣了?”

    赵擎宇嘿嘿干笑了几声

    “哈哈最近对赵候爷感兴趣了。”

    孟云雷笑着说道,

    “哼那就得看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来拿?”赵擎宇冷哼一声道;

    “赵候爷福大命大,您的命能虽便要吗?阎王爷对对你无可奈何?”孟云雷微微一笑说道;

    “废话少说。”

    赵擎宇说完拔出刀,他知道阎罗殿的杀手杀人喜欢暗杀,让对手猝不及防,没想到堂堂阎罗殿的阎罗王也用这招,他提前做好了应对准备;

    “赵候爷武功高强,本座今天来不是要取你的命,而是来救你的命。”

    阎罗王孟云超戴着金面具,看不到表情,但听他的声音却也是没什么恶意,

    赵擎宇虽然放松了一点,却还警惕地注意着四周的动静,阎罗殿的杀手确实是神出鬼没,让人防不胜防;

    “本候没时间陪你谈笑,就此别过,后会无期。”

    赵擎宇不敢在阎罗殿的人的面前多停留,他说完就准备走;

    “赵候爷,请稍等一下。”

    孟云雷突然制止了赵擎宇;

    “阎罗王还有什么话要说?”

    赵擎宇停住了脚步;

    “赵候爷现在不能回去。”

    孟云雷说道;

    “想留住我,没那么容易了。”

    赵擎宇说道;

    “赵候爷应该明白,从纪国王王全安、莒国王段英武到澹国王赢臻,一个一个都是背负造反之名,都被晋元弘铲除了,赵候爷也难道没觉察出这是晋元弘在铲除威胁稳固根基的计划,赵候爷难道没为自己的安全考虑吗?”

    孟云雷口气冰冷说道;

    “本候对大王忠心耿耿,为大王立下汗马功劳,本候并不用担心这方面的问题。”赵擎宇说道;

    “候爷,难道您忘记了赢臻与段英武也是对王上忠心耿耿,也曾立下了汗马功劳吗?他们的下场是怎么样?赵候爷应该比我更清楚吧?!”孟云雷说道;

    赵擎宇听完默默不语;

    “赵候爷,此次召你入京,表面上是让你帮忙灭了你的死对头曲景颜,实际上还有一个秘密意图。”

    孟云雷说道;

    “什么意图?”

    赵擎宇有点疑惑;

    “就是借机除掉你,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晋元弘现在应该已经安排韩冠鹏带领着大队禁卫军围住了你的住所了。”孟云雷继续回答道;

    “本王不相大王上这么做,阎罗王你是想挑拨离间本候和大王的关系,没那么容易。”

    赵擎宇口气听起来很硬,声音也很大,但他的心已经虚了,开始发毛;

    “赵王爷口气怎么变弱了?是心虚了?如若不信,您可以回去一看,但我还是奉劝赵王爷在城门守卫军得到晋元弘的命令之前出城,迟了恐怕连城门都出不了。”孟云雷说道;

    “阎罗王怎么对宫内的信息这么清楚呢?”

    赵擎宇嘴上这么说,但心里已经动摇了,

    孟云雷也从赵擎宇的表情已经看出了他的动摇心态;

    “这现在还不方便告诉您的原因,但消息却是千真万确;赵王爷这次为了铲除曲景颜,把在京城的旧部下都召集起来,正是给了晋元弘除了你的借口,一箭双雕,一次除掉了两个心腹大患。”孟云雷说道;

    “本王为了铲除叛贼,召集京城旧部下是正常的事,本来就有功,何来给大王的借口?”赵擎宇喝道;

    “如果晋元弘不对猜忌和忌惮的话,赵王爷在他面前是立下了大功,若是相反呢?布兵京城,意图谋反,欲要除你,何患无辞。”孟云雷笑了笑说道;

    ‘阎罗王说得有道理,若是晋元弘真有除掉我的心,他早就有了准备,自己在京城单枪匹马,绝对是不是他的对手,凶多吉少。不如相信阎罗王的话,先出了城再说,过后晋元弘若是问起,就说是北宛有急事,看情况再做斟酌。’

    赵擎宇想起纪国王全安、莒国王段英武及澹国王赢臻的下场,他心中不禁一片恐惧,决定还是先走为妙,以免发生万一;

    “胆敢挑拨本候和大王关系,罪不可赦,今天本候没空跟你理会,若是他日再遇见,绝不轻饶。告辞。”

    赵擎宇说完疾步而走,消失在胡同拐脚处;

    “嘿嘿,不愧为赵擎宇,要逃跑还不忘了留下要面子的狠话。”

    孟云雷嘿嘿笑着自言自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