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为什么我们不坐风轿?”顾灵溪又感受到轻微的颠簸,但她心提到了嗓子眼。尖叫声几乎堵在喉咙正中,稍不留意就会震耳爆发。

    “轮车多好啊,快,方便。最重要的是不用和那些喜欢攀比的小姐们争奇斗艳了。”顾灵溪面前,一个高大英挺的男人正笔直靠在椅背,身体随车身微微晃动。

    “她们可都是些难伺候的主,如果你车比她们好看,她们会不高兴何况,我们压根没这财力。如果你车没她们好看,那么恭喜你了,你在这些小姐们眼里就正式贴上土包子的标签。她们连招呼都懒得和你打。”

    轮车在浮空平台间的巨大龙骨上飞速滑行,整个长安城和它五百多个浮空堡一同混杂着天穹旋转。

    轮车,一个巨大的轮子。

    座舱在轮子内,标准载荷为四人。座舱与外部轮胎有隔离带,大唐的科技能够让外轮狂滚,而内部几无震感。座舱延伸,外置一到三个离子推进器。

    只能在龙骨、马路上行驶,无法飞行。

    “我不在意她们怎么看我。”顾灵溪从一开始恐高到花容失色,到现在已经稍显习惯。

    “今天朝乐公主也会去隆王家里,和她一起的还有安川公主、碧洛公主。更别提那些林林总总的富家闺秀,她们的影响力够很多男人喝一壶了。这可是隆王特意给你的机会,光这点,那些小姐们踏破门槛也得不到。”独孤怜双手并用,不停比着夸张的姿势为顾灵溪说明利弊。

    “可我不想要这些影响力”顾灵溪只说了半句。

    “不不,你不明白。孔氏集团的长女孔琛小姐也来了。她家你总知道吧?长安一大半地界都是他们的。和她交个朋友,你才方便做你想做的事。”

    眼前这个剑眉星目的美男子在前天找到自己,说隆王有个盛大的宴席,特意邀请她。

    独孤怜是金吾卫下州长史,正六品上。太阴星灾祸后,因参与安抚民众,被升为中州长史。

    顾灵溪则因为组织民众撤离危险区域有功,正式被分配到门下录事兼门下按监史的位置上。前者是从七品上,作为新官已然不错。

    但后者才是真正的重头,按监史没有品级,属于办事职。但其虚位甚至可以归到四品!

    按监史不定期会被外派至他省,监察职事。遇到不服管的刺头,按监史只需直接出示门下金牌,见牌如见门下侍中本人,可令四品高官即见即跪。

    可以说,顾灵溪被开局如此官级,已然是金手指级别。

    她很清楚谁给了她这样的权力武乂。

    但独孤怜显然知道些什么,从他们坐上轮车,独孤怜就婆婆妈妈个没完。其中不乏让顾灵溪不要信任武家,说他们在策划一些不应牵扯的事。

    ‘仿效武瞾事。’他几乎明示。

    “那陛下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呢?”顾灵溪摇摇头,她显然不相信一个六品金吾卫长史,也能洞悉国家机密。

    独孤怜神秘地眨眨眼,“陛下雄才大略,现在和他们站边的人,可不知道自己站在悬崖边上了。”

    又一阵轻震,座舱略微摇晃。轮车被推进一条银白色的管道,如同迷宫里打滚的银球。不一会,眼前的场景变得大而清晰。一个了无边际的银白半圆球体,倒扣在广袤的泥土上。除了远处一扇扇形小门,和外面停泊的众多风轿,此地别无他物。

    顾灵溪长舒一口气,终于到了。

    “看,我说的没错吧?那些风轿是不是一个个花哨的离谱?”独孤怜走下去,指着那些豪华载具说道。

    “别得意了,快走吧。”

    绕过门口聚集着互相寒暄的靓丽人群后,两人进入半球的小门。

    混着各种香氛的气流吹来,独孤怜棱角分明的脸侧两束髻发飘扬。

    独孤怜顶发由一枝白玉钗扎束,黑发披肩,散在挺拔的背部。他一身锦袍扎甲,钢甲片被高分量聚乙烯绳串起来,他每一步,都能让全身银甲像波纹一般流动。

    这样一个英俊的人跟在身边,无疑增加了顾灵溪想悄悄蹲角落的难度。

    他们先通过一条走道,机器人侍卫在那里检查他们的邀请函。两人跟着扶桑提灯的亮堂光点,盘旋半天后,在挂了灯的金丝树叶指引下,日光洒来,眼前豁然开朗他们终于走到人群聚集之处。

    顾灵溪本来以为这只是花园,但她错了。

    她从未见过如此地般精美的地方!

    人造穹顶之下,宾客们站在阳光之中,巨型裸子植物爬上云端。彩色的蜥蜴、三头的鹦鹉、以及许多许多她从未见过的动物相映成趣。

    远处偏左,青黑色的雷暴劈啪作响,天地昏黑一片。偏右,阳光明媚,但大雨不止,朦胧的水汽不断往上蒸腾。

    只有宾客所在的区域,被舒服的暖阳笼罩。

    独孤怜说孔家大小姐就在前面,不妨先去认识认识。顾灵溪于是跟在他身后,独孤怜一边开路,一边轻缓掴开那些偷摸他肌肉的手。

    三个衣着流光溢彩的女人围坐在波斯珐琅桌前,棉麻沙发摆成C型,她们聊得哈哈大笑,不时从桌上取食点心。

    “那个穿得最朴素的才是孔琛。”独孤怜压着声音,侧过脸对顾灵溪说。

    三个贵妇眼神立马聚焦到独孤怜身上,先是他的脸,然后是他的胸肌,最后是他腰部扎甲往下。

    站在她们面前就不要压声音啦顾灵溪只好硬着头皮和她们打着招呼。

    “嘿哟嘿哟,这不是咱们墨械坊的守护天女吗?”孔琛热情地搂过顾灵溪,“快坐呀,小妹妹。”

    孔琛的脸整了容,装了几根可爱的猫胡须。而且还能看得出,她用的一定是最贵那款。价值千金的百鸟裙上,无数羽毛随她稍一转身,就变幻出无穷颜色。

    “托你的福,还好你把伤员组织起来啦。我们家的店啊,才没被他们用来当临时医院。”孔琛笑眯眯对少女说道。她调好了茶,对少女递过来。

    “这不是我组织他们的原因。我想让他们远离天可汗街,活下去。”顾灵溪没有接茶,她一下没反应过来孔琛的意思。

    独孤怜站在一旁,脸色尴尬。

    孔琛顿了顿,将茶放在桌上,笑眯眯拉起顾灵溪的手。“你很善良啊,小妹妹。不妨,加入我们刚刚的话题?我们在讨论怎么样让大家有房子住呢!”

    “天阙城的人也会缺房子住吗?”顾灵溪一愣,这还真是知识盲区,她以为天阙城每个人都有套奢华大宅院。

    另两个贵妇发出轻笑:“这妹妹也太可爱了。”

    “会啊,小妹妹。”孔琛来了精神,“天阙城是分表层和底层的。”

    “住在表层的人能享受阳光,交通方便,设施新颖。住在中层的,比如塔林区,或者隆王爷的这个隆王区,就通过人造穹顶来获得阳光。地价也不高,反而是众多高官喜欢的地界。”

    “那底层呢?”这才是顾灵溪最好奇的。

    “底层嘛”孔琛拖长了声音,另两个贵妇又开始捂嘴偷笑,“他们就是天阙城的微生物分解者,就生活条件而言,他们住的可比夏坊还差得多。”

    “天阙城条件也会差吗?”

    “当然了,小妹妹。他们的浮空平台是最早的那几批了。设施落后,高层平台的废水全滴落在他们那,又没钱买我们家的人造穹顶。地租嘛也时断时续。那好,就让他们一辈子晒不到太阳。”孔家大小姐说这句话时,仿佛真有一口恶气堵在胸口。

    顾灵溪奇怪:“他们住的这么差劲,为什么还不搬走呢?”

    “他们怎么能搬走?要真搬走了,孔小姐每月收的租费得少三分之一呢!”一个贵妇尖声尖气地说。

    “所以我想到一个妙计,让孔家的业绩连续五年保持强劲增长。”孔琛不无骄傲地说,“我们雇了一批假房主,虚抬地下城房屋价格,让他们的房子有价无市。其实啊,谁会买他们那的烂房子?”

    “房子没办法变成资产,过高的生活成本更让他们无力迁出。顺便啊,我们的公关不断说,做天阙城人有多么多么好,再炒作一些夏坊暴发户重金购房的消息。这些水蚤,还以为在说他们呢!”孔琛和两个贵妇笑得上气不接下气,

    “结果就是,地下城居民看不起夏坊人。他们以为,自己的无形资产怎么也够在夏坊买上一块地了。于是他们就安心留在不见天日的地下城,做着有朝一日卖出房子,然后花天酒地的美梦。”

    “当然了,他们的钱都流进了孔小姐的腰包。”一个贵妇揉揉秀颈上诗作的纹身。

    顾灵溪抬头看去,发觉孔琛眼里有丝不易发觉的残忍。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