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荣耀属于国王和高高在上的神,属于那些荣耀的骑士,和他们家里穿金丝袜子的太太们。

    是啊,他想。他看向窗外阴暗的海面,像老妇人污浊的蓝眼睛里流出的晦暗泪珠。

    荣耀从来不属于满手硬茧的农民,不属于一身汗臭的小工,更不属于这些贱民之中的叛贼。

    在科西简岛的一个破烂木房里,两个身着脏兮兮工人衣服的魁梧男人静默着。

    小岛在拜占庭帝国的极西之角,叛军烽起后,它就被誉为拜占庭帝国脚趾盖里的污泥。

    “皇帝的直属向我们保证过,没参加我们的乡民不会被影响,他们能继续作为帝国子民。”

    “伙伴们都打算放弃战斗了吗?”

    “再也没什么战斗了我们只能决定脖子上的绞索系个什么结,看看让自己死得痛快不痛快罢了。”

    中年男人干巴巴地笑了,“这比喻很有趣,尤哈。”

    年轻一点的男人没有笑。“我们这里被太多人关注得太久了,他们还保证,岛上的建设已经计划拨款,会处理污染,修起更多公路,医院,还有学校。”尤哈看出了这个颓唐中年人的心事。

    中年汉子是个悬崖边上的领导者,领导成千上万人跳下一个通向虚无的深渊,然后想用尸体填平这条鸿沟,堆起一座连接两山的桥梁。

    “或许吧,或许。”他出神地凝望着,“孩子们用梦想,换了件金袍子。或许值得吧,或许不值得。”

    他推开受潮的木门,海风混着阴天的压抑扑进他的肺里。

    那一刻,他发觉,一切事情都不重要了。

    这个海岛,这个被海浪冲刷千万次的沙滩和岩岸,既没为他欢呼,也不为他哀悼。他只是百万年的一个过路人罢了。

    他本是个老渔民,后来渔业公司来到小岛,买断了所有海岸的出海权。他就去了公司,当一个捕鱼工人。日子虽然艰难,但也能过得去。

    那时候莉莉恩还在,他想起,自己已经很久没有去她的墓前送过花了,而她曾如此爱花。

    后来小岛上多了好多公司,生产激光器零部件的,造分子颜料的。而他们的废水流进了周边海域,先是让鱼变得又腥又臭,最后近海的鱼都死光了。

    渔业公司雇了一批当地人做安保队,颜料公司雇了另一批人做安保队。先是他们大打出手,然后公司负责人煽动两方的工人们大打出手。小岛上开始分化出家族这个概念,派系间的矛盾,最后裂变为所有人的厮杀。

    那时,科西简成了人间炼狱,雨滴一落到地面,就被吞没在粘稠的血浆里。畸形的鱼又出现在近海,一个个长得硕大无比。但当地人没一个去捕捞它们,因为它们都是吃自己的亲人好友长大的。

    远处天空盘旋着几列飞鸟,天地都灰蒙蒙的。他看不清楚,那究竟是海鸥,还是秃鹫?

    秃鹫。

    当他发现火光中莉莉恩的尸体时,上面趴了许多秃鹫,眼睛血红,毛色油亮。

    五年前,他失去了自己最珍贵的东西。

    五年间,他寻找到了另一样珍贵的东西,自己却又要失去它了。

    达利特回头对尤哈说了最后一句话:“孩子们要有饭吃了。”

    皇帝派下的军官带着人就在房外等候,五百个全副武装的战士将茅屋围成圈,背后的气推器处于就绪状态,正缓缓冒着白气。

    一半人拿着武器,一半人拿着手铐和绳子。这安排对人数过少的反叛军来说,也过于周到了。

    下午,最后的审讯结束后,军官收到了一张荒唐的审讯单。

    你们是否承认是康木主义者?-

    随便。

    你们和青鸟党是否有过往来?-

    暂且没有,这是我们一大憾事。

    谁在操纵你们?-

    我们自己的欲望。

    什么欲望?-

    解放全人类。

    你们受谁的资金支持?-

    受难的所有人。

    你们是否承认背叛了神圣的皇帝陛下和他的帝国?-

    我们背叛了农民、小工、和反抗压迫的全部人,唯独没有背叛皇帝、银行家和他们满脑肠肥的狗腿子。你看,长官,我们最后不是屈膝给了不适宜的心软吗?

    军官看了火冒三丈,于是他发出了新命令。

    成队的列兵抓出了临时搭建的牢房里所有起义者,揪着他们押往海边。

    到晚上,这些工人就被全部处死了。当地居民被要求不允许出门,想必不颁设这条多此一举的指令,也不会有多少人观看这场行刑。

    当时的观看者只有军官、他手下的544个士兵、帝国的拉布蓝十字旗。以及科西简岛破碎的海岸,和它上空盘旋哀泣的海风。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