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女孩的房间没什么配得上她身份的东西至少在梅观汐的想象中,长安内,况且是天阙城,朝廷大员家里怎么也有点奢侈玩意。

    不过这卧室就是没有。

    卧室长7米,宽4米。不大,也不小。

    几盒绣针,陪伴着刮花的玻璃匣子。暹罗斗鸡尾毛和色线规整放在匣子中,它们下面,压着几匹叠得方方正正的绣锦。

    梳妆镜前,一些朝廷御用品牌的胭脂、黛眉笔、额黄、口脂,和一大堆梅观汐认不出来的名牌首饰,被一块块、一片片分好类,堆积着。奇珍躺在水晶匣子中,像华丽的悬棺。

    织物和装扮,

    女孩子的房间啊

    尹若琳和梅瑶儿的房间就乱了不少,也没这么多胭脂味。一想到梅瑶儿那成堆的机器人图书,他更是头疼。

    “你偷窥狂啊你?”梅观汐发现灰袍子正聚精会神浏览女孩的老式电脑。

    灰袍子招招手。他的长斗篷和巫师帽在狭小空间里总是磕碰,但他丝毫没有取下来的意思。

    梅观汐凑了过去,刺眼的屏闪激得他忍不住流泪。

    “伴灵3.0,这是什么软件?”梅观汐问。

    在软件后台栏目中,点击次数和使用时长的榜单上,这款游戏赫然摘下两个榜首。

    “虚拟伴侣。”灰袍子说,他声音越来越小,“它很重要。”

    “虚拟伴侣?”倚在门口的梁大人突然惊起,他好像突然被愤怒淹没了,“她怎么敢!我的乖女儿怎么会用这种软件?那是不检点的荡客才会做的事情!”

    当他瞥见两个白铃队成员正冷冷注视他时,他的脾气瞬间被低眉顺眼取代:“不不不,两位大人,我不是说你们判断有误。我只是说,我们家官教很严。”

    他埋下头,一边用脚跺着地毯。

    “为什么她不会用‘这种软件’?”梅观汐问。

    “因为”胖男人涨红了脸,“爱女有幸,前阵子,梁家和孔家定下了联姻之事。”

    “孔家?就那个长安地产富豪家族?”

    “是,是。爱女正是嫁到孔家正房三小姐的四儿子那家去。”他说到这,满面红光。“毕竟我们梁家祖上四代,也是做过长安正三品的命官。”

    梅观汐突然大悟,“这可能就是女孩如此沉迷的原因。”

    他回顾灰袍子,结果这个假巫师已经漂流在梦境之中,游离事外了。

    偏偏这时候?

    梅观汐深知,接下来又得靠自己了。他打开腕表的录影器,将软件的所有信息贪婪收揽在镜头之中。

    这个女孩对虚拟伴侣有超乎寻常的痴迷。她的网页浏览记录、资金去向、以及进行到深夜的游戏时间,无一不说明:她简直就是这款游戏的狂热粉丝!

    伴灵3.0的主界面,一个竹竿般瘦长,五官如廉价塑料的精致男人摆出扭捏的姿势,提醒用户连接全息投射器。男人的声音软糯湿滑,梅观汐听得几乎胃袋翻滚。

    “伴灵3.0”深入灵魂的交往。”梅观汐喃喃,念出了游戏的标语。

    收集到大部分信息后,梅观汐拍醒灰袍子,向梁大人告别。

    “两位大人慢走,实在有劳费心啦。”门后,他喏喏道,“但是大人,我还是想问。爱女之案可有眉目?再过一两周,我们就得去孔家府上认夫婿了”

    “无可奉告。”

    梅观汐说完,和灰袍子扭头离开。

    “两位大人!我们梁家的香火要是旺了,我可忘不了大人们的恩情呐”他的声音拖得很长,从两人身后冲荡在黑暗的走廊。

    入夜。

    夏坊,马王区,青铜门。

    “这就是伴灵游戏公司的注册地址?”梅观汐目瞪口呆看着眼前的丘墟。

    巫师帽下,灰袍子没有说话,但他低头在腕表又确认了一遍信息

    这地方还真是名副其实,只有一扇巨大的青铜门立在一堆废墟中。钢架锈迹斑斑,混凝土则如同被一万只老鼠啃过的奶酪,疮痍满目。

    青铜色黯淡灯光庇佑着建筑的魂灵,空气中,机油和下水道的味道随热气流淌着,让人头晕目眩。

    梅观汐绕过地上的已不算新鲜的生活垃圾连乞丐也放过了这片尘土飞扬的地方。他登上较高的残垣,看着方圆五百米的破地。

    “你说,这会是那家公司以前的住址吗?”梅观汐问。

    “不像。”灰袍子没有仰视梅观汐,他漠然看向远方。

    “为什么?”

    “”

    “你就这么不爱说话,是不是?”梅观汐有些恼怒。

    故弄玄虚。

    “喂,我记得,是你电晕了我,是吧?”梅观汐从高处跳下,稳稳落在灰袍子面前……两米高的距离,对他来说驾轻就熟。

    “是吗?”灰袍子面无表情,视线直直穿透了梅观汐,落在他身后的残阳上。

    “是。”梅观汐咬牙切齿。

    路灯上,一只乌鸦正疑惑地打量着两人。

    梅观汐缓缓摸向腰间的匕首。他想象不出这个寡言少语的巫师会使出什么招来。

    “哦,对不起。”

    “嗯?”少年突然凝滞住。

    “有时候我们做什么事,不代表我们就是什么人。”灰袍子的声音很远,不夹杂丝毫愧疚、辩解,和任何其他情感。

    “那你又是什么样的人?”梅观汐问。

    “人有很多象征界的面孔,而实在界只有一副面孔。我不知道你想我是哪张面孔。”西域少年玛瑙色的眼睛终于落在梅观汐身上。

    “实在界?象征界?”梅观汐哑然,“什么鬼话?”

    “像三维和四维的关系吧。我们看不见四维的东西,只能不断收集它的三维碎片。最后,才能大概拼凑出一个形体。而我,我的每一面都是三维。”他把头埋在斗篷下,埋在阴影中,埋进风的低语,“希望你能认识四维的我。”

    “我们很久没吃东西了,走吧,我请你。”灰袍子指指远处的街道,那里,些许橙黄的灯光正在燃烧。

    “一顿饭可不能两清啊。”梅观汐摆着臭脸,两人动身前往。

    一家炸货店内,两人找了个不甚油腻的位置坐定。那些塑料桌子上被陈年的食物痕迹,染成了焦黄色。

    店里,油炸食物的香气混杂大米饭的鲜味,令人垂涎欲滴。

    “梁大人的闺女,失踪前最后的动向,就是接触这游戏。”梅观汐一边撸串一边砸吧这嘴,“让我去不认识的富婆家入赘,我也不一定选个虚拟情人啊。”

    “虚拟游戏,虚拟人物,虚拟地址。”灰袍子吃东西异常缓慢,他嘴里喃喃着线索。

    “是啊,地址是假的,我们什么线索都没了。”

    “有一样是真的。”巫师棕色眼瞳端详着梅观汐,“地产所有权。”

    “为什么他们不能随便瞎写一个?或者他们从老地址跑路了呢?”

    “大唐律规定,公司注册地址,须与地产所有人共同办理,或者由负责人代交联合保证书。”

    这意味着,只要公司地址录入户部司察,哪怕是负责人胡乱担保,也需要地产所有人的亲自同意。

    梅观汐一拍大腿,“那我知道了。不管这家公司后来跑哪去,找地产所有人,准没错!”

    灰袍子点点头。

    “明天吧,”梅观汐眼里燃起火焰,“明天就叫这里的地产主来,我们好好给他审一审。”

    一定是他。梅观汐想。

    “离最后期限,”灰袍子伸出两根手指,“你还有两天。”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