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审讯室内,巫师打扮的西域男孩扶头撑坐,脸没入帽檐下的阴影。眉目清秀的汉人少年正襟危坐,表情凝重。

    他们对面,一个慵懒的中年短发男人穿着发黄的白背心,靠在椅背上,手还不停扣着指甲缝里的黑泥。

    “我再问你一遍,你和这家公司的注册人究竟是什么关系?”梅观汐尝试强硬施压,但声音有些颤抖。

    “哎哟,我的大人呐,好大人,我可交代得清清楚楚了啊。”他摊开手,“当初这家公司只是把邮件发给我,我也回邮件给他们。有人要用三十两一个月的价钱,租我那比奉狼山大漠还残败的破地儿,是个鬼来我都卖啊。”

    他说的确实毫无问题。这个脸大如斗,头发稀疏的男人是伴灵公司注册地产权所有人,名字叫罗刚。

    梅观汐问了他许多问题,特别是关于那家公司的信息,但他看上去完全懵懂无知。而回答得上的问题,反而更能证明他的无辜。

    他和伴灵公司的联系仅限于邮箱,签订后什么也没过问。他甚至能把邮箱里的语气、自己那摆脱烂地的欢天喜地都变现得惟妙惟肖。

    梅观汐用眼神向灰袍子求助,他看不见灰袍子帽檐下的眼睛。灰袍子全程不论那男人说什么,都无动于衷,梅观汐甚至不知道他是不是又睡着了。

    昨天在炸物店,大概是这小子对自己说过最多话的时候。梅观汐想起那些云里雾里的实在界、三维、物质界的概念,灰袍子藏在黑暗中的轮廓更让他捉摸不透了。

    你的世界究竟是什么样的呢,巫师?

    最后,依然什么也没审讯出来。梅观汐只好放屋主回去。

    “啊判案都是这样的吗?线索两下又中断了。”梅观汐瘫倒在椅子上。

    审讯室的人工智能检测到审问员的高压情绪,四面晶体墙从纯白转换成林木的图案。舒缓的音乐响起,柔软的绿光在梅观汐脸上荡漾。

    一个事务员进门,端来两杯清淡的白茶。

    “你怎么看?拜托,你再不说话,我就破不了案了。”梅观汐央求道。

    “他说的是实话。”灰袍子言简意赅回应。

    “别啊下面呢?”

    “没了。”说完,灰袍子又陷入迷离的沉思状。

    “你究竟在想什么?总是发呆”

    灰袍子这样不配合,让人头疼。他想起在周家寄住时,周子衿有段时间,也曾天天发呆。有时对着晶莹的玻璃,有时只是湖里的绿头鸭。

    突然,梅观汐惊讶回忆起这种迷惘的源头。他问:“你想要一本书,对不对?”

    灰袍子猛然抬头,眼里突然恢复了光亮。

    那就是了。

    一丝邪笑爬上梅观汐嘴角,“等你帮我破了这案子,我就把书带给你。”

    他当然知道这本书在哪里。它藏在塔林区,周家大宅的某个湛青色水墨画屏后面。周徽每晚都会在三人面前抽背,谁掌握这本书,谁就等于把当天的甜点纳入麾下。所以他记得牢牢的。

    《康木里层论》。

    两人一起离开审讯室吃了午饭,大理寺食馆的冷气空调坏了。初秋的闷热蒸的梅观汐汗水滴答滴答向下淌。

    至于食物,葡萄已经酸掉了。雕胡饭中樱桃没有入味,吃起来味同嚼蜡。只有蒸饼和白切羊肉将将可食。

    灰袍子仍然没怎么动筷子,他腕表插上案宗胶囊,不停翻阅着记录。

    “罗刚说的是实话,”巫师开口,“但他隐瞒了信息。”

    “哦?”梅观汐嘴里叼着块羊肉。

    灰袍子伸出两根手指,“两种可能,一,伴灵公司保密性做到最好。用一次性邮箱和他邀约,雇了个中介和房主一起去地产担保局,又全程没有和房屋主人有过其他接触。”

    “但是吴刚说,地产担保局里,公司那边的代表没有出示地产中介许可证。”梅观汐摇摇头,否定了这个说法。

    “没错,那就证明,公司代表就是他们自己人。”

    “那我们从这个人入手?他签了协议,那就一定拍过照片!”梅观汐眼睛亮起来。

    “不,公司不会想不到这种情况的。只怕那人早已被公司‘安顿’在没有摄像头的灰色地带了。”灰袍子笑笑,黑眼圈都被挤成了弧线,“既然公司这边不怕泄露这也就是第二种情况,他在隐瞒。”

    巫师打了哈欠,继续说道:“这个公司行事滴水不漏,我们有理由怀疑,没有泄密压力的房主,也和企业有千丝万缕的关系。”

    梅观汐皱眉:“既然他没有泄密风险,那他更该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我们抓不到把柄,也拿他没辙啊。”

    “只要给这种平时毫无压力的合作嫌疑人,施加一点点包袱,他们就会像遇到开罐器一样,全吐出来了。”

    梅观汐站起来,拿起吃得精光的食物托盘,“是啊,那这个包袱”

    “已经找到了。”灰袍子神秘地点点腕表,纸张大小的全息界面弹出,他纤细的手指落在一行字上面,“吴刚,53岁。他妻子高氏有个弟弟,叫高晋。他曾在一家虚拟智能伴侣公司工作,担任技术开发师,公司叫‘修行网络’。”

    梅观汐在全息屏上点击,检索。他的眼睛飞速浏览着一条条新界面。“这家公司四年前被注销,而‘伴灵’的上线时间正是三年前!同时,伴灵公司也在青铜门租了罗刚的烂地。”

    高晋的工作履历并未更新,他的上一家公司仍是‘修行网络’。这样的关系很容易让人联想到,他是以未入职的状态继续在同类公司工作。

    灰袍子点点头,露出了梅观汐从未见过的笑容。

    春明门高耸的城墙上,几艘闪烁蓝红警灯的浮空艇猛然掠过,气浪的轰鸣声从它们的粒子尾焰,流泻进夏坊市集里衣着破烂的难民耳中。

    拜占庭在大唐南部的袭击,让至少三十万无家可归的百姓不得不流转于各个不欢迎他们的城市之间。有的人辗转来到了长安,迎接他们的依然是宏伟却紧闭的城门。

    通虞坊,浮空艇停在一块空地上。向外涌出十几个全副武装的大理寺纠察员。

    他们鱼贯进入一栋矮平的建筑,在它旁边,烤老鼠串的小贩麻木注视着全过程。

    半小时后,大理寺内。

    “报大人,罗刚和其妻高氏,妻弟高晋,皆已带到!”纠察员的黑环甲上,沙尘结成了块。

    灰袍子让他们下去清洗,梅观汐则和巫师又进入了审讯室,开始新一轮的审问。

    三人被安排在不同的房间,但都知道彼此的存在。

    灰袍子和梅观汐跑来跑去,一个个质问问题,对比口供。梅观汐发现,灰袍子帽下的栗色卷发几乎黏在了一块。

    基础性的问题之后,他们对三人都说,另一个人已经交代实情,以此来增加他们的心理压力。

    妻弟高晋对威胁丝毫不担心,反问审讯者怎么胡乱抓人。至于高氏,那完全是个泼妇,躺在地上撒泼打滚。得益于审讯室隔音优良,这些叫喊声又从各个角落折回,在两个少年耳朵里反复激荡。

    但慵懒的男人十分紧张。

    或许由于再次被突然抓回,或许突破口真的在妻弟身上。最终,两人撬开了吴刚的嘴。

    在心理压力下,房屋主人坦白:一开始,伴灵公司想要租用青铜门,正是妻弟高晋牵线而成。

    他并不知道高晋究竟是什么职业,夏坊人也从来不问这个,晦气。

    但他曾委托妻弟打听过晶圆的消息,而妻弟表示他有渠道弄来。

    “晶圆?那是什么?”梅观汐问。

    中年男人叹了口气道:“晶圆,也就是硅。那是我们向阳钢厂冶炼的必要元素前段时间,硅大幅涨价。厂里效益本来就不好,那时候,我们已经几个月没发上工人的工资了。”

    “硅?他们怎么会有工业级别的硅?”灰袍子的表情变得严肃,梅观汐才意识到这件事不同寻常。

    吴刚表情惊恐:“我可不知道啊,大人们呐。这些稀缺玩意,夏坊人都知道,用就完了,多问多错。不该多过问。”

    “只有一个渠道呗,证明他妻弟就是在电子器械公司工作。”梅观汐细细端详着吴刚,想从他表情里抿出字来。

    不过硅是芯片才需要的材料,一个虚拟伴侣的公司,难不成要自己制作芯片?

    他心存疑惑,不过既然方向靠近,起码证明他们对了一半。

    “那个晶圆,是高晋亲手给你的吗?”灰袍子问。

    “不不,大人们。”吴刚擦了擦脸上的汗水,“高晋也只是委托别家。他们是通过单向包裹给我寄过来的。”

    “邮寄吗”灰袍子把手撑住头,露出慵懒又满意的表情。

    “可是,黑市都是单向邮寄,不会填写发货人的。”梅观汐补充道。

    “我说过,”巫师眼睛里满是表演魔术式的神秘,“填写发货人只是一个三维碎片而已,它的四维原貌,我自有办法复原。”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