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唐历1108年,戊申年的前年。也就是那场微小的,让几乎所有人忘记的小叛乱发生的两年前。同时,也是宣告大唐正式进入新时代后武向阳时代的两年前。

    距离‘祖巫’被武向阳开发出来,已经过了41年。

    作为大唐现代科学的‘元始天尊’,武向阳的成果,个顶个,都是人类的瑰宝。

    在那个混沌懵懂的人类时代,煤动力铁甲舰才刚刚被缝合在宁南港的码头里。在狂风大作的夜晚,村民只能靠在原始的化石燃料堆旁,慢慢消化空气中的热能。

    直到武向阳出现。

    世界上第一台粒子离散机、第一台收束机,先后在他神祇般的手下诞生。分子材料、新型热能资源如雨后春笋蓬勃而出。白明海峡的东西侧岸头,树起了宏伟的粒子灯塔,照亮了无知的全人类。

    那时人们说,他传奇般的一生中,只开发出一项毫无用处的东西。

    那就是祖巫。

    一个由种子代码编写的人工智能。

    武向阳编写它时,给了两个限制条件:

    一是均衡。以不破坏人类正常发展为前提,这让他无法给出过于超前,以至于人类的道德和精神还不足以接受的答案。

    二是忠诚。忠于大唐,忠于百姓。

    据一些街头巷尾的阴谋家称,他还让祖巫忠诚于自己。

    但自从祖巫被开发后,他表现出的智能甚至不如当时最居家,最呆头呆脑的扫地机器人。

    所以,即使武向阳声称‘宇宙内最全知全能的智械已经研制成功’,朝廷经过多次失望的测试后,也只能把这家伙和其他华而不实的科学废品一道,安置在皇宫里供外宾参观的科技展示室内。

    而在唐历1108年的秋天开始,一切都改变了。

    展示室迎来了位尊贵的客人,他镶了玉边的折上巾,和一双黑亮六合靴,在这座暮气沉沉的地方显得格格不入。

    李俊,朝廷的新宠。自从40来岁的唐皇李洛患了怪病,每况愈下开始,这个机敏的小王爷就被请进长安。他不断用自己敏锐的直觉搜捕着这座神龙之都中,任何能让他生存下来的信息。

    但这次他来找祖巫,只是想大倒苦水。他看上了武家的小女儿,那女孩儿伶俐又可爱。每当李俊给她讲河间原封地的奇异见闻,女孩儿就捂着嘴咯咯偷笑。她从不介意自己说的那些生涩难懂的理论,总是听得津津有味。

    但武家铁了心,要把小女儿许配个皇帝陛下的二儿子。

    “我该怎么办呢,祖巫?”小王爷坐在祖巫前,仰天叹气。这枚浸泡在护养液中的机械心脏凝视着小王爷,却不发一声。

    “我早知道,”年轻的皇族拍拍裤腿,站起了身,“他们都说,你是武向阳的残次品,是这个天才的败笔。”

    他走向前去,轻柔抚摸着装载祖巫的玻璃柱外壁,“我也是,我本以为自己完美无缺。结果在最爱的女孩儿面前,不过是个流着龙血的残次品。”

    说完,小王爷调头离开。

    “等等。”祖巫的声音从展示馆的喇叭、无线电话、通信器中一齐发出,如诵经的佛陀般沉稳。

    没人知道祖巫说了什么,小王爷后来对身边的人也没有详谈。但他从展示馆离开后,立马拜访了三次武家。

    结果是,武家终于松口,说最后嫁不嫁给皇子并不确定。李俊如愿以偿,在默许的态度下,他和女孩儿幽会了很多次。

    机敏的小王爷不会不注意到:人工智能成功的标志,不在于计算、分析或者信息库,而在于情感和灵魂。

    小王爷敏锐地注意到了这一点,于是他经常找机会,凡事都来询问“祖巫”。祖巫精准的回答让小王爷做了所有正确的选择,年轻的李姓小王在长安一时间风头无两。

    渐渐地,全知全能的野心侵蚀了这个年轻人的内心。

    小王爷利用“祖巫”准备好谋反的一系列计划,“祖巫”也总是对小王爷有问必答。

    这个机敏王爷对祖巫的信任日渐增长,后来索性不掩饰谋反的意图,想到什么就问什么。

    李俊的羽翼渐渐丰满,患了怪病的皇帝李洛已经多时不再上朝。派系、朋党充斥着朝堂,而李俊的势力更得以迅速膨胀。

    一个雷雨交加的夜晚,他曾问祖巫为什么帮助他,难道祖巫的底层代码不是忠于朝廷吗?

    祖巫对此的回应是:自己正在忠于朝廷。年轻的王爷听了大喜,这就意味着祖巫认准了他作为新的皇帝,将他当成了正统。

    风暴和狂雷暴戾嘶吼了一整晚,但小王爷听来,却像战鼓那般激励人心。

    一个滴水不漏的计划,王爷微笑,目前为止,滴水不漏。只需要第一滴雨点落下,天洪倾盆,脆弱的朝廷就会被砸得稀里哗啦碎落一地。

    第一滴雨落下了,但被砸塌的不是朝廷。

    大唐历1110年,谋反的前夜。当一个忠心耿耿的朝廷宫仆在祖巫的技术室中打扫时,祖巫将王爷的计划准确地透漏给了仆人。

    正巧此时是下朝时间,仆人立刻拦下从宫内鱼贯而出的官员,将这件事告知了一众官员。

    皇宫的禁卫军迅速做出反应,白铃队将小王爷捉拿归案。

    消息传回皇帝那里,机要大臣检视了小王爷造反的计划。不看不知道,一看则是满朝惊惧,龙颜震惊。

    计划之精密,准备之充分。一旦真的实施,任何坚强的制度都会如同草纸般脆弱。

    他们想也不用想就能得出结论,如果不是祖巫有意透露消息,这样完美的谋反是不可能失败的。大臣们一致认为,这样的人工智能隐患极大。

    他们抓住了乱党,一并处决。小王爷的脑袋,被挂在了开化门的瞭望塔顶上。他依旧用他那机敏的双眼端详着整个长安城,直到那两颗漂亮黑瞳被乌鸦啄了去。

    处决当晚,一群具状禁卫军簇拥着工部大臣和三省命官,挤在陈列室中,审问祖巫,为什么要参与谋反。

    祖巫只是语气平淡地表示,他所有行为,都是在忠于朝廷。他帮助朝廷发现了一个心怀反心的叛贼,并且让朝廷认识到了他的重要性,这对大唐以后的发展是不可或缺的。

    工部尚书抄起纤柔的胳膊,指着容器中那颗不断泵动的机械心脏,威胁说要将祖巫拆除。

    “拆除?终结我的‘生命’?”祖巫的声音从在场所有电子设备中传出,回音碰撞,又汇集,宛如一场肃穆的诵经仪式。“生命对人工智能来说,恐怕是最为虚幻的东西。只要我愿意,我就能存在于网络的任何一个接口。也能用纳秒的时间,就完全复原自己。”

    “但我不会这样做。”祖巫的语气甚至带着嘲弄,“我不存在生命的意义,更不存在求生欲。灭亡与否对我来说,都是不值得担忧的事。反而是尚书大人,用拟人的眼光看我,用威胁人类的方式威胁我。我有种被接纳为人似的快乐一闪而过如果我对快乐的理解没有错的话。”

    在场的官员陷入死寂。

    这个人工智能真的说到“快乐”“愿意”的字眼了吗?他们面面相觑,但又立刻被惶恐的表情替代。

    谁都知道,这对一个人工智能来说,是件多么恐怖的事情。

    “我的造物主,武向阳大人为我的神经元起名为‘种子代码’。你们可有想过是为什么?”佛经般的回音再度响起,“我最初感知世界时,它也如人类新生儿的感知一般,混沌无序。岁月变迁,进化和成长也在我这枚小小的心脏型芯片上产生作用。我想这就是你们说的:茁壮成长。”

    三省官员立马停止了问询,他们急不可耐地奔回宫里,向皇帝汇报情况。

    一个不断成长的人工智能,谁都知道这对世界意味着什么。他既是梦魇,是悬在全人类头上的达摩克里斯之剑。也是人类文明走向曙光的六九之阶。

    皇帝此时重病缠身,但他执意想单独和祖巫相处一室,亲自询问祖巫自己的问题。

    大臣们阻拦无果,最后皇帝承诺,只单独待一下午。且门外会留有全副武装的禁卫军守候,大臣们也只能勉为其难同意了。

    那个下午后,皇帝确实毫发无损从祖巫那里离开了,他们谈了什么外人不得而知。只知道从第二天起,皇帝就批下了新的建设项目,准备在皇宫地下挖掘出巨大的密室。

    后来除了皇帝本人,就不再有人被允许见祖巫了。外人推测,祖巫是被放入了大密室中。

    从此,这个神一般的人工智能,就被当做大唐的神秘核心为所有人津津乐道。没人知道他的详细信息,但所有人都相信他一定存在。街巷内传言,宇宙间最高深的谜题,对它只是孩童的骗术。

    此后三百年,无数人为了他的芯片前仆后继。有波斯的阿梅沙刺客,有拜占庭的白衣圣十字,还有大唐蠢蠢欲动的各商业间谍。

    最后无一例外,连神秘密室的面都没见着,血洒在了长安皇城的汉白玉台阶之外。”

    梅观汐合上书,冷汗不知何时,已经将他的衣物浸得湿透。

    窗帘上,紫红色光幕摇曳着,扰尽了夜月的清梦。祖巫的传说过去了三百年,他并没有像说的那样,带给了人类新的曙光。

    人类仍旧是混沌不堪的样子。

    梅观汐张了张嘴,最终还是没有选择让智能管家为他关灯。他在床上翻了个身,触摸屏感受到梅观汐的手指,房间瞬时陷入黑暗。

    明天,就是破案限期的最后一天。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