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来到南昌的第三天,二人来到梅岭景区游玩,景色很美。就是天气有点热,太阳太晒。

    下午回到酒店,洗了澡,没聊几句,就睡午觉。

    睡醒了,看到睡在枕边的妻子很迷人,顿时有了色色的心。

    昨晚就早上一次,今天还没开始,绝对不过度。

    被吵醒了,宋丽云没有不高兴,她也有需求,她也很享受。

    “老婆,今晚要不要出去玩?”

    “不想出去,待在酒店里休息,明天要长时间开车。”

    “中途要不要住一晚?”

    “不用了,计划制订了,没特殊情况就不要更改。”

    “老婆,你身材真好,手感真棒!”

    “你摸不够啊?”宋丽云嗔道。

    “这才哪到哪啊!”

    “你觉得冰冰范身材怎么样?”

    “给你上,你上不上?”

    “她比我大。”

    “给你上,你不上?”

    “不上。”

    “为什么?”

    “我心里心有你!”蓝鑫亲了宋丽云的脸颊。

    “老公,我爱你”宋丽云深情地吻住了蓝鑫的嘴唇。

    “老婆,我不行了。”

    “你行的!”

    宋丽云没说错,蓝鑫行的,再一次满足了她,可蓝鑫觉得自己的腰真的有点不行了。

    吃过晚饭,回到酒店客房,蓝鑫特意稍微多吃几粒六味地黄丸。

    在湘潭住四晚,在贵阳住三晚。

    出门的第十一天傍晚,蓝鑫和宋丽云来到昆明。

    入住酒店,吃过晚饭,二人回到酒店客房,蓝鑫先洗澡,洗完澡,打开笔记本电脑,编辑最近拍摄的视频。

    宋丽云洗完澡,躺在床上,聊了一会儿微信,觉得有点无聊。

    “老公”宋丽云发嗲。

    蓝鑫转头望去,宋丽云抛媚眼,抬起手,勾勾手指。

    娇妻召唤,难敢不从。

    云雨之后,宋丽云一脸满足的趴在蓝鑫怀里。

    “老婆,你真TM的骚!”

    宋丽云举起粉拳子蓝鑫的胸口捶了两下。

    蓝鑫紧紧抱住妻子,亲吻了她的脸颊,笑道:“我真T娘的稀罕你!”

    宋丽云沉默不语。

    “怎么不说话啊?”蓝鑫微笑道。

    “说什么啊?”

    “和我无话可说了?”

    “抱着你,不说话,听着你瞎说话,挺好的。”宋丽云甜甜一笑。

    “我没说瞎话吧?”蓝鑫笑着问道。

    “你说呢?”宋丽云反问道。

    蓝鑫笑了笑,转移话题说道:“明天早上,继续修剪视频,把贵阳拍的视频上传到网站上。”

    宋丽云调侃道:“你B站粉丝增长速度没有我快,有没有不爽啊?”

    自驾出游前一天,端午节,蓝鑫创建B站账号我是蓝鑫,连着发了两条视频。

    第一条视频,只有短短的十秒,自我介绍一下:“大家,我是蓝鑫,一个奇葩男子!”

    第二条视频,苏丽云入镜了。

    蓝鑫说第一句话:“大家好,我是蓝鑫,一个奇葩男子!”

    面带微笑的宋丽云说第二句话:“大家好,我是奇葩男子蓝鑫的妻子宋丽云。”

    之后,蓝鑫对着摄像头说了好几分钟的话,不时插入图片和视频。

    “小伙伴们,我要和大家说说,奇葩的我的真实情况。2007年6月底,我从三镇民族大学毕业。”

    插入,三镇民族大学正门的照片,以及校园内的照片,以及蓝鑫毕业那年,拍的几张照片。

    接着,蓝鑫重新出现在视频里,宋丽云没有再出现。

    “大学毕业后,没有找到工作的我,离开母校,回到老家。如今,毕业近十三年时间的我,就干过两份工作,一份在宏图三胞买电脑”

    插入,宏图三胞门店的照片,不是蓝鑫之前工作的地方,网上找的。

    接着鹿晗宅急送的广告图片。

    “另外一份工作就是加入顺丰速递公司,为肯德基门店专送外卖。”

    接着,蓝鑫出现在视频中。

    “在外工作时间,加起来不到十五个月,其他时间,都宅在家里写小说,从起点网,纵横网和创世网三个网站拿过稿费。”

    插入,三个小时网站的LOGO。

    接着,蓝鑫重新出现视频中。

    “如果太监和烂尾败人品的话,那我这个人无人品可言。

    老家的电脑里,还放着几万字至五十几万字不等,总共十多部没有上传到网上,甚至没有给编辑看过的小说稿子。这些小说之所以没有传到小说网站上,原因很简单,是因为我没有信心,觉得就算签约进入VIP了,也没有多少读者会付费阅读,自己写的时候,写的挺嗨的,嗨过之后,就萎靡了。

    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我入网文这个坑,绝对是入错行了。

    插入,一张乞讨者“惨”字的漫画图片。

    蓝鑫的旁白:“一个字,惨!”

    片刻后,蓝鑫再一次回到视频中。

    “现在这个社会,钱,赚钱的能力,代表一个男人的能力,以及社会地位,国家统计局说,适婚男性比女性多1752万,长相一般的我,身高一般的我,口才一般的我,不是富二代的我,更不是官二代的我,家境一般的我,宅家十几年的我,真不想找一个自己不爱的女人结婚,觉得自己极有可能会孤老一生!”

    出现一张漫画图,十几个男人人坐在站在杠杆一端,另外一端坐着一位穿裙子的女子,被翘起来了,男人们异口同声高喊:“嫁给我吧!”

    蓝鑫回到视频中。

    “尽管我的母亲大人经常因为我不结婚,又不愿意出去相亲而狠狠地怼我。每被怼一次,我都会伤心郁闷一阵,可大部分时间,我有点享受单身的生活,不愿意去改变现状。一个字,懒!”

    视频中出现一张有“懒汉”二字的漫画图。

    蓝鑫继续在视频里说:

    “懒,和我的姓蓝,同音,我这个真宅是真懒。”

    视频中出现,一张手机截图,过年最后一个交易日,收盘后,蓝鑫用手机登陆证券账号,弄的一个截图,上面显示,账号净资产五十二万多。

    “过年之前,我证券账号持有五十二万元市值的股票,过年后,沪深股市暴跌,跌出了黄金坑,虽然我觉得股价跌到谷底了,可自己已经满仓了,而自己不能预测疫情什么时候能够控制住,不敢融资炒股,只能装死(持股)不动。

    三月份,美股四次熔断,各种梗不断出现,国内股市受美股影响,哀嚎一片,继续装死。

    四月一日,愚人节,这一天,我的证券账号盈利一千两百元。”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