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白昼苍茫,黑夜悠长,你是否还相信,这个世界的真实?

    马其王国-海难岛。

    天上堆积的极为厚重的乌云,却下着蒙蒙小雨,即便如此,靠近月亮的乌云却移动移开,露出皎洁的月光,雷声很沉闷,海风呼啸,乌黑的海水拍打着尖锐如尖刀一般的礁石。

    今天是一个大满月。

    靠近海边,有一个灯塔。

    灯塔大概二十米高的样子,灯塔顶端有玻璃瞭望台,灯光恍惚的照应下,能够看到两个人影。

    灯塔顶,一面巨大的凸透镜将白鲸鱼油脂燃烧的光线距离在一起,然后照射在海面上,这是海难岛监狱一种特别的计时方式。

    啦啦,啦,啊啊啊~

    几声空灵柔美的歌声从海面传来,灯塔上的人听到后,调转镜面朝海水中间的一块凸出的礁石照射,那是一个人,却有着鱼的尾巴,赤身裸体,背对着灯塔。

    “是海妖,十二点了,给行刑官大人传递信号。”

    一个人用望远镜看到礁石上的海妖,对身后的青年说着,青年点头,然后伸手拉动捆绑铃铛的粗麻绳。

    “铛铛”

    厚重的铜钢打造的铃铛,发出铛铛的声音,回荡在不大的海岛上,像是死亡的时钟,让人心乱如麻。

    海岛的中央,一条泥泞道路的尽头是一个城堡。

    城堡用黑色的石砖堆砌而成,高大坚固的围墙,更高的瞭望塔,这是个被魔法师施加了魔法的禁锢牢笼,没有一个人可以从这里逃出去,今天,这里将执行一场死刑。

    城堡戒备森严,所有的骑士全部身穿铠甲,手扶着腰间长剑,有的人拿着长矛,城墙上,弓箭手拉满弓箭,箭头全部对准中央的绞刑台。

    肃杀,威严,一般的犯人早就被这种阵势吓得尿了裤子。

    正对着绞刑台,一个监视绞刑的木台,中央坐着一个中年人,中年人靠着靠背,一只手扶着扶手,另一只手握拳顶着头。

    铛铛

    铃铛声从远处传来,中年人听到后,直起身坐正,一抬手,旁边的刑吏随即明白,然后从怀里拿出来一个卷轴,他打开,借着火把的光,看着卷轴上的字。

    “行刑时间已到!带犯人!”

    说完,粗铁制成的大门被打开,黑暗的牢房,传来阵阵脚镣碰撞的声音。

    一队人被带了出来,他们无论是男是女,全部面黄肌瘦,衣衫褴褛,破布一样的衣服堪堪遮住身体,长发打结生了虱子,如同一条条麻绳遮住他们的面容。

    手腕,脚踝,长时间带着手铐脚镣,已经被磨的血肉模糊,甚至能够看到阴森的骨头,血液混合着泥水,被双脚践踏。

    看着犯人缓缓前进,监刑官不屑一笑,旁边的官吏清了清嗓子,说道:

    “根据,伟大国王,亨特三世的诏书!”

    说完,所有的骑士全部单膝跪地,右手放在胸口的雄狮雕刻处,低头倾听。

    “【秩序】许晨光、【歌唱家】缇娅?凯恩斯、【工匠】文森特?恩福柯、【持杖人】雷文诺克?真罗斯丹以上几人,引起王国叛乱,勾结邪教,企图召唤永夜绝境!借此颠覆王权!君权神授!不容侵犯!今下令,判处以上职业者,绞刑!立即执行,以儆效尤!伟大国王,亨特三世万岁!天女神万岁,天神教会万岁!众神降临,驱除邪祟!”

    说完,周围的骑士纷纷站起身,大声说道:“国王万岁!天女神万岁!”

    说话间,众人被带上行刑台,中年人笑了一下,然后走下监刑台,让人惊讶的是,他并没有被雨水淋湿,雨水在他的头顶形成了一个屏障,而脚下泥泞的土地,也跟随他的脚步变得干燥坚硬。

    一个高大男人看着走来的中年人,狠狠啐了一口口水。

    中年人躲闪。然后看着男人,呵呵笑着,说道:

    “许晨光,想没想到,有一天会落在我手里?”

    “克林!你个狗种!混蛋!魔鬼!你应该下地狱!我身为猎魔人,竟然没有发现你这个恶魔!”

    许晨光大声怒骂着,但是克林却一副无所谓的表情,看他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条吠叫的狗一样。

    “呵呵,你隐藏了职业序列,用暗夜女神的邪术秘法将【猎魔人】职业提升到【秩序】,你是一个大威胁,就该死。”

    “你这个混蛋!无耻的混蛋!你”

    许晨光刚要说什么,就突然落得被人掐住脖子,顿时呼气困难,脸色苍白,最后甚至吐出鲜血才恢复气息。

    “口不能言,这就是邪神的腐朽诅咒,滋味如何?你以为你说什么身在黑暗,心向光明的狗屁话有人信?别自以为是了,你就带着真相,去地狱之门吧。”

    克林说完,放声大笑着转过身,也不管身后许晨光的咒骂,回到监刑台上。

    “实施绞刑!行刑!”

    随着监刑官的话语传出,用布袋套着头的刽子手拉动拉杆,他们脚下木板随之打开,众人被套住脖颈,踢腿挣扎着,下身失禁,表情痛苦。

    许晨光咬着牙,看着监刑台上的克林,竟然笑了出来,说道:

    “猎魔人,生在黑暗,心向光明,血月,终会”

    还没说完说完,只听到嘎巴一声,他的脖子被勒断,伴随着天边的一声沉闷的雷声,原本的小雨瞬间变成倾盆大雨,几具死尸被狂风吹的摇摆,就见他们的手上,脚踝,脖子上,浮现出亮光,紧接着是一个个形式各样的职业烙印。

    光芒暗淡,最后变成一个个光珠,脱离身体,飞向天空。

    看着飞向天空的光珠,克林冷哼一声,一抬手,光珠竟然停止飞行,紧接着手一握,光珠被捏碎变成闪光的碎屑,随风飘散。

    “心向光明?所有的超凡事物都已经被释放,一切的恶灵都来到人间,地狱之门已经打开,谁也阻止不了,猎魔人?呵呵,旧世界真是一个愚蠢的时代,黑夜终会降临,血月已经升起。”

    说话间,就见原本清冷白净的月光,突然变得暗淡血红,再见月亮,满月此时仿佛被血液浸透一般,飞过的海鸥如同死亡的渡鸦,掉下羽毛和内脏,让人不寒而栗。

    这一切,只是开始。

    静待血月,照常升起。一次出生,即为永恒。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