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男人身材很瘦,手中的黑色手杖,戴着一枚金戒指,他摘下帽子,微微一笑,说道:

    “公主殿下,这是我的礼物。”

    凯瑟琳面前是一个桌椅,桌子上的东西被红布盖住,男人走到桌子前,伸手将红布拉了下来。

    一个金光闪闪的柜子赫然出现在众人面前,金柜看起来很重,上面有精美的雕刻还镶嵌有宝石,非常华丽。

    许印看着那个柜子,正在想什么,他看向手上的手表,弓弩刻纹竟然指着那个黄金柜子,许印眉头微皱,心中有些怀疑,眼前这个黄金柜子,和博物馆中那个黑色的的狂鼠棺简直天差地别,但是猎魔指针不会出错,狂鼠棺的位置就在黄金柜子那里!

    他仔细观察着那个柜子,想从中看出一些端凝,却什么都看不出来,但是猎魔人的直觉告诉他,这个柜子有问题,或者有问题的,是这个人。

    杰西卡见许印一副认真思索的样子,也默不作声,表情有些失落,小手也紧紧的握着。

    她很想知道许印拒绝她的原因,但也知道现在不是时候。

    凯瑟琳看着那个黄金的柜子,虽然是柜子,但是给她的感觉很不舒服,这个柜子的造型,更像是一口棺材,她可以看到柜子散发着阵阵黑气,让她很不舒服,甚至有些恶心。

    卡尔看到凯瑟琳难受的样子,有些疑惑,询问道:

    “怎么了?凯瑟琳,不舒服吗?”

    凯瑟琳摇了摇头,表情有些不舒服,她指着黄金柜子,说道:

    “我,我不太喜欢这个礼物,它让我有些难受。”

    话音一出,众人交头接耳,对那个黄金柜子议论纷纷,而那个男人的表情却没有变化,甚至还面带笑意,说道:

    “对不起,是我考虑不周,祝公主殿下生日快乐。”

    男人说完,就戴着黄金柜子离开了。

    杰西卡看着许印,发现许印的眼睛一直盯着那个男人,就说道:

    “那个人有问题吗?要不要我跟着你?”

    许印想了想,对杰西卡说道:

    “不用,你先就在这。”

    许印说完,就想离开,但似乎还有什么话没说,他停顿了片刻,转过身,看着杰西卡,说道:

    “等我。”

    看着许印离开,杰西卡沉默了一会,深吸了一口气,乖乖的等在大厅中。

    许印跟着那个男人,男人的脚步很快,直接离开了大厅,时不时的四处向往,朝船舱的深处走去。

    “他要去哪?”

    许印暗想着,加紧了跟踪的步伐,四个仆人装扮的人抬着那个柜子,仆人很奇怪,步伐一致,而且全部带着口罩和面巾,还有帽子,把自己遮挡的严严实实,跟着男人进到了房间中。

    “只是回房间吗?”

    许印看着房间的门慢慢关上,心中更加疑惑不解,就在这时,房间门打开了,许印急忙隐藏起来,偷眼观察,只有那个男人出来了,另外四个人却没有出来。

    男人观察了一下四周,整理了一下衣服,许印观察着,那个男人擦了擦手杖,就见手杖上面的漆料被拔掉,露出的是一个类似于老鼠的图案。

    许印大为震惊,就在这时,更让他吃惊的事情出现了,男人打开门,就见从门缝中钻出来一只硕大的老鼠。

    老鼠至少有小猫大小,身上长着黑色的硬毛,秃尾巴开回甩动,许印观察着,可以看到顺着老鼠的尾巴,有红色的液体滴落。

    老鼠顺着男人的手杖向上攀爬,爬到他的肩膀上,凑在他的耳边发出吱吱的叫声,男人听着,点了点头,然后咧嘴一笑,笑容阴暗。

    “干得好,不愧是黑死神使者,干得好,圣女的精血,可是不可多得的复活材料,还有那个低贱的凯特,竟然也混进宴会,也好,那个的质量也不错,我美丽的公主,就请你收下我给你的礼物吧,哈哈哈哈。”

    男人哈哈大笑着,老鼠吱吱叫了两声,然后就钻进男人的衣服里,男人也戴好帽子离开了。

    “看来是真的,黑死教竟然真的进入到游轮中了,这下糟糕了,竟然能躲过皇家法师的排查,难道是用了魔药?”

    许印说着,站起身,快速来到男人的房间门口,他看着地上的红色液体,蹲下,然后从身后抽出来一把短刀,沾上液体拿到面前。

    “这是,人血?为什么那个老鼠身上会有人血。”

    许印有些着急,来不及甩掉刀刃上的血液,就想直接把房门撬开,到里面看个究竟。

    “喂!你是谁!在干什么!”

    刚打开门,就听到一声呵斥,许印转过头,就见通道的另一头,一个骑士模样的人正指着自己,而且正在朝这里跑来。

    许印看了一眼已经撬开的房门,锤了一下上面,然后从腰间抽出一瓶灰色的魔药,扔到地上。

    啪!

    玻璃瓶在地面碎裂,瞬间释放着一股灰色烟雾,那个骑士见状,抽出腰间的长剑,大喝一声:

    “职业技能-剑气!”

    用力一挥,一道剑气从剑尖发出,将烟雾吹淡,而许印却已经不见了踪迹。

    “哼,毛贼!”

    马克收起长剑,他是也是职业者,职业是剑士,只不过他的职业是加入骑士团后服用魔药才得到的,所以只能勉强使用剑气技能。

    他哼了一声,看向脚下,铁靴下面的药剂瓶已经被踩碎,他心中暗想道:

    “难道是药剂师?要不要报告给队长。”

    正说着,突然听到了什么声音。

    吱-

    尖锐的老鼠叫声。

    他看向旁边的房间,心中很是疑惑,皇家游轮上是不可能有老鼠的,为什么房间中有老鼠的声音。

    正想着,房间中又传来吱的一声,马克犹豫片刻,说道:

    “不行,进去看看,说不定是那个药剂师放的,别让我抓到你!”

    马克推开门,灯光昏暗的房间,一个黄金柜子正对着门口。

    地面上很干净,房间也很整洁,这让那个柜子更加显眼。

    马克平民出身,一个月的津贴也只有八英金,他看着面前金光闪闪的柜子,还有镶嵌在上面的闪亮宝石,他微微一愣,有些心动。

    “或许敲下一小块,也不会有人发现,或许我应该打开,看看柜子看有没有少东西,嗯,只是看看有没有少东西。”

    马克小声的给自己辩解着,然后看了看外面没有人,就换上了房门,然后用剑将房门顶住,防止有人进来,房间被施加过隔音魔法,所以没人能听到里面的动静。

    “这么大的箱子,是公主的礼物吧,里面,里面会有多少的珠宝啊。”

    马克咽了一下口水,伸手摸了摸箱子,然后缓缓打开,里面并没有珠宝。

    在箱子的里面,四颗戴着口罩的9人头正看着他,人头已经被啃成了白骨,眼球掉落,在箱子中,是一大堆的老鼠,老鼠浑身湿漉漉的,沾满了人的鲜血和组织,他们在内脏中穿梭,将肠子当做通道,啃食着血肉,一团团内脏驱动着,黑死病菌将血肉感染,冒出黑色的脓疱,还有已经被啃成白骨的四肢,啮齿啃咬着趾骨发出咔咔的声音,恐怖至极,臭气熏天!

    “啊啊啊啊啊!这!这!救命啊!”

    马克大声喊叫着,闻到恶臭止不住的呕吐,箱子中的老鼠察觉,竟然全部从柜子中跑出来,朝马克扑了过去。

    “啊啊啊!不!走开,走开!我的眼睛!啊啊啊!”

    惨叫声不绝于耳,鲜血喷溅,一个活人在挣扎中被鼠群撕成碎片,耳朵被扯掉,眼球被啃食,更有老鼠在他惨叫之时钻进嘴里,最后突破肚皮钻了出来!

    最后,一堆碎肉被老鼠运回柜子,地上的血被舔干净,柜子逐渐关闭,仿佛一切从未发生。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