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咚咚咚

    “约瑟夫!约瑟夫!给我起来,干活了!”

    “巴克,你这个混蛋!敲什么!吵醒我要你好看!”

    巴克敲打着车厢,密闭的车厢被卸下来一块木板,一个光头的中年人探出头来对车夫大声说道:

    “你这个混蛋,敲什么!”

    巴克没有理会,举起手指着许印他们,约瑟夫扭过头,看着许印身边的两个人也是一愣。

    “哇偶,真是一个大美人,这可比村子里面的那些姑娘好太多了,竟然还有凯特,我都多久没有见过凯特了。”

    约瑟夫不修边幅,口中尽是污言秽语,凯瑟琳表情愤怒,娇喝道:

    “你们两个给我闭嘴!知道我是什么人吗!”

    约瑟夫不屑一笑,从那车上下来,看着凯瑟琳,想要去摸她的头发,却被女孩打开。

    约瑟夫哼了一声,说道:

    “小姑娘,这里可是马皮诺拉森林,很危险的,你是谁?难道还能是公主不成?哈哈,长的不错,脑袋却不好使,没有公主命却有公主梦,美丽的小姐,在你面前的可是王子,而那个就是你的马车,是我请你,还是你自己上去?”

    “你!给我滚开!”

    凯瑟琳表情愤怒,抬起脚想要去踢踹约瑟夫,但是约瑟夫轻松躲开,表情不屑,抬起手,一巴掌朝凯瑟琳的脸上抽去,凯瑟琳吓得闭上眼睛。

    砰!

    一声枪响,约瑟夫抬手,看着被洞穿的手掌,圆形的空洞可以看到另一边表情震惊的巴克,疼痛袭来,约瑟夫捂着自己的手,发出痛苦的哀嚎声。

    “啊啊啊!我的手,我的手!”

    约瑟夫疼的蹦跳着,而许印笑着吹掉枪口的烟雾,拉着惊讶的凯瑟琳像后撤身,一个马鞭打空,抽在地上。

    巴克从车上抽出一把镰刀,然后朝许印冲了过来,许印表情冷淡,侧身躲开一刀,然后伸出手抓住巴克的肩膀,用力一拧,只听到咔擦一声,巴克的肩膀被卸了下来,手中的镰刀也掉在地上,许印抬起脚一脚踢在巴克的脸上,把他直接踢趴在地上。

    “混蛋,我要弄死你!”

    约瑟夫强忍剧痛,想要去捡起地上的镰刀,黑洞洞的枪口却抢先一步顶住他的额头。

    “你,你,你要干什么”

    约瑟夫颤抖着,手中的镰刀也掉在地上,许印笑着看着他,这让约瑟夫更加害怕,他将手指放在扳机上,说道:

    “一个交易,两个宝石,换一辆马车,又或者是两枪,换一个马车,你选。”

    许印的手更加用力一些,滚烫的枪口印在约瑟夫的额头,约瑟夫急忙说道:

    “宝石,宝石,我们选宝石,马车给你们,别杀我。”

    “感谢你,这场交易很公平,杰西卡,上车。”

    杰西卡点点头,而凯瑟琳则看了许印一眼,也急忙坐上马车,许印从巴克手中拿过马鞭,然后抓住缰绳,从身后拿出来一个药剂瓶,说道:

    “这是赠品。”

    说着,就拔下瓶塞,将里面的液体洒到巴克两人身上,然后扬长而去。

    “该死!该死!这个狗杂种!我下次要弄死他!”

    约瑟夫看着逐渐消失的马车,大声的咒骂着,而巴克看着身上黑色的液体,正在疑惑的时候,突然发现森林中冒出一个蛇一样的东西,紧紧着一个螳螂一样的怪物从森林中冲了出来,张开利爪尖叫着朝两人冲了过来!

    不止一只,森林中传来越来做多的叫声,数十只幽蜒螳螂朝两人冲了过来,约瑟夫大惊失色,转身就要逃跑,幽蜒螳螂却跳起来把他扑倒。

    “不要,不要!啊啊啊啊啊!好疼!啊啊啊”

    马车沿着大路前进,许印双手拉着缰绳,而杰西卡看着一眼后面,疑惑说道:

    “许印,你刚才给他们洒的是什么啊?”

    许印笑了笑,看了一眼杰西卡,说道:

    “你真想知道?”

    杰西卡点了点头,许印意味一笑,凑到杰西卡耳边,轻声说了什么,就见杰西卡脸色微朝,俏脸红了起来,拍了一下许印,但是又疑惑道:

    “但是为什么要洒那种东西,好恶心。”

    许印解释道:

    “昨晚的那只幽蜒螳螂是公的,他的**可以吸引雌性,这类魔物和普通螳螂相同,交配后会咬掉雄性的头,并把它们吃点。”

    “所以”

    杰西卡欲言又止,许印点了点头,接着杰西卡的话说道:

    “所以那两个人会被雌性的幽蜒螳螂吃掉。”

    杰西卡毕竟是女孩,怜悯之心还是有的,那两个人虽然口无遮拦,蛮横无理,但是却罪不至死,许印看杰西卡若有所思的样子,摇了摇头,说道:

    “别想了,那个是他们应得的下场。”

    许印说着,从马车座位侧面拿出来一个本子,皱巴巴的草纸扎成的本子,他将本子交给杰西卡,少女疑惑的打开,就见里面写满了人名,而且都是女孩的名字,年龄也在十六七岁之间。

    “这是”

    杰西卡有些不敢相信,许印轻叹一声,说道:

    “那两个人是人贩子,这个马车之所以密封,是里面曾经装着从其他村庄诱骗来的女孩,至于女孩的下场,在这个年代,卖给别人当奴隶,或者是摘除器官,亦或者是送到邪教徒手中,变成祭品活祭邪神。”

    “真是可恶!等我回到王都,一定要然后父王把他们全都抓起来!”

    凯瑟琳在车厢中愤愤的说着,许印淡淡的说道:

    “公主殿下,这个世界远比你想象的黑暗,看看晚上的血月,超凡肆虐,邪教猖狂,你从小就生活在花瓶中,不可能懂得这些。”

    “旧日之下,无论是职业者,还是普通人都只不过是待宰羔羊,而唯一的不同,就是你的起点比任何人都要高,你想保持皇家尊严没关系,但是你要清楚,这里距离王都还很远,在之之前,没人会把你当公主。”

    凯瑟琳听着许印的话,哼了一声,用力锤了一下车厢,然后揉了揉疼痛的手,眼角泛着泪花。

    “我不是公主,我是公主,此时的我,到底是不是公主呢?”

    杰西卡有些担心凯瑟琳,所以回到车厢中安慰她,而许印看着手中的名册,从中看到一个名字,在众多的名字中,只有这个的被打了个叉,而且后面加了一些话。

    “艾希?拉维亚安,悬赏价值一万英金,是个怪物,一个杀人不眨眼的诡异怪物,我还记得她眼睛中转动的齿轮,我此生难忘。”

    许印摇了摇头,将本子扔到路边,这条路不知道通向哪里,许印根据头顶的太阳来判断方位,然后马车尽可能朝南走。

    两个女孩此时已经在车厢中睡着了,许印百无聊赖的牵着两声,看着漫无边际的路,打了个哈切。

    他的计划有些乱,本来是打算一边接委托维持生计,一边寻找解除腐朽诅咒魔药的材料了,到现在却一点进展都没有。

    “精灵玉,诅咒起源,神的怜悯,碧海鱼的心脏,呵呵,这让我去哪里找啊。”

    旧日起源于世界,旧日是神秘的起源,旧日也是万物的起源。

    人类第一次感应到旧日的存在,是在上古纪元,十二旧日神大战的时候,那个时代被称为黑暗和光明并存的时代,甚至整个大陆都会随着神的意志而偏移。

    旧日大战的神,最后只剩下六个:白昼之神-卡维摩恩;黄衣之王-哈斯塔;海咒神-克鲁齐斯;裁决-安可卡列;世界法师-梅?哈尔;诅咒神像-密恩拉杰。

    在此之后,也诞生的其他的神,比方说塔罗主神;圣光神;蒸汽之神等等,他们或多或少是高级序列的职业者晋升,亦或者是通过正神途径称为新的神灵。

    也有一些邪神被唤醒或者是创造,到了第五世纪,这个纪元又被成为新世界,也就很少有人信奉旧日了,各国都有正统的国家宗教。

    总之,这个世界神秘和理性并存,或许真的如齿轮与蒸汽教会的教义说的一样:

    “科学和实践才是永恒真理。”

    话虽这么说,这里面教会中收容的超凡物也不在少数。

    许印心中想着,反驳着教会的话来缓解气氛,看着天空,笑了笑,自言自语道:

    “神创造的职业者,而我就是猎神之人,呵,说起来真是矛盾。”

    许印看着自己的手,手背的【猎魔人】职业烙印亮起,不停的猎杀和追寻真理,寻找通往光明的钥匙,或许这就是他的命运。

    “在此之前,要不要先试着找找【猎魔人】的职业进阶材料?”

    许印笑着说着,猎魔人进阶很难,所以只能想想。

    “要不要试一试金币占仆?”

    许印心想着,打开车厢的门,小猫娘和少女正在熟睡着,两人一直在车厢中大闹,可能是有些累了。

    许印看着熟睡的杰西卡,将手悄悄伸向她腰间的钱袋。

    “一枚硬币,就一枚硬币,马上就拿到了。”

    许印小声说着,手终于够到了钱袋,用力一拍,一枚金币从里面蹦了出来。

    许印坐回到位子上,颠了颠手中的金币,这个占仆方法其实很简单,赋予硬币两面不同的意义,然后将硬币弹起来,翻转的过程中接住。

    正面为幸运,反面则为不幸。

    许印看着手中的硬币,手指用力将金币弹起来。

    就在这时,一旁的凯瑟琳突然嗯了一声,声音酥软让人浮想联翩,许印一愣,摇了摇头,紧接着凯瑟琳却突然坐了起来。

    许印看着凯瑟琳的样子,女孩还在睡着,眼睛也没有睁开。

    “应该是梦游了吧。”

    许印正想着,突然一旁的凯瑟琳张开嘴,说着一些话,不是维多利亚语,眼睛睁开,但是眼神黯淡无光,许印正疑惑,听着凯瑟琳的话有些熟悉。

    “是,赫拉道特语,这是上古纪元的话?!为什么凯瑟琳会说这些。”

    许印有些惊讶,静静的听着凯瑟琳说话,许印听着,越听眉头越是皱起。

    凯瑟琳说完,就重新躺下,继续熟睡,而许印则是眉头紧锁,他有些庆幸曾经安洁莉卡逼着他学习古代语言了,凯瑟琳的话逐句翻译,变成维多利亚语是这样的。

    “白昼在渐渐消退,无用的占仆无法改变命运,被欺骗的恶魔还在等待复仇,无人之地,祭祀的圣坛在崩塌,直到光明降临,将一切邪祟驱除。”

    许印有些疑惑,这时候金币也掉在脚下,许印看着金币,占仆的结果是幸运,许印一笑,拿起金币放回到杰西卡的钱袋中,不在理会。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