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恋上你看书网,沈梅棠

    逢着天色擦黑之时,没有一丝的风,夜空晴湛,星光闪动。

    沈府之中依然是很热闹,前来恭贺之人络绎不绝,管家任伯是前脚刚送走了一波附近的,后脚就又迎来了一波远道的,急急忙忙的迎进府中安排宴席。

    沈长河前厅应酬罢,匆匆又来到后厨帮着师傅们忙碌。

    这会子,撂下手中的活计,才发觉不知何时,右手的无名指上剐出了个口子,往外面渗着血。

    对于一个整天转在厨房当中的人来说,司空见惯,也不当回事儿,虽然伤口很疼,但紧张忙碌之时也顾及不上。

    正忙得不可开交之时,见一个端着菜盘而回的帮厨上前道:“四老爷,老爷让你到老太太的房中去一趟。”

    “好。”

    沈长河撂下手中事,又与几个师傅交待了几句,洗过了手,急急忙忙的来到了老太太的房中。

    室内灯火通明,老太太坐在正中间,沈长清,沈夫人等等家中人都在,自然是没有预料到,入宫之事来得这么急,明个儿早上辰时过半就有车来接。

    这会儿,沈夫人搂着沈梅娇,一脸的不舍得啊!

    老太攥着沈梅棠的手,眼中泪光闪动,珍珠坐在沈云灵的身旁,四夫人轻轻拍着沈梅霞的肩膀小声的安慰着。

    一来,沈梅霞的年岁稍小些,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从来也没有离开过她娘的跟前;

    二来,闻得入得宫中佳丽一千,三个月之后留下三百人,五十人封嫔妃,也是心里没有了底,空落落的不知所措。

    虽然说,沈梅棠这位二姐姐位居榜首,还有着异常娇艳的长姐姐沈梅娇,自有光环能照到她的身上。但是,这宫中的争斗她也耳闻不少,未曾入得宫中,心中便是有些个惴惴不安。

    无论是姿色还是才华,沈梅霞在心中自是衡量过,比上不足比下有余。

    而这比上不足,比下有余,恰恰属于美与丑中间者,谈不上美丽出众,也不能说长得丑,就卡在中间,给人留不下什么深刻的印象,也是最不起眼者跟最容易被忽视者。

    就好比书院里学习中等生者,不上也不下,先生们自是把目光聚焦在学霸与学渣之身上,因为学霸给先生脸上贴金,学渣给先生丢面儿。

    这一会子,看着光**人的梅棠二姐姐跟胖得圆乎乎的珍珠姐姐,她到觉得既然没有生得与二姐姐一般光**人,还莫不如生得如同珍珠姐姐一般丑一些个更好。

    总之,脑子当中全是杂乱无章的思绪,胡思乱想着,一双小手紧紧的抱着她娘的胳膊,小鸟依人之样。

    “坐下,都坐下。”

    老太太道:“做为长辈,凡事都会唠唠叨叨、没完没了的,也是舍不得,不舍得你们。特别是今晚上,更有一大堆的话要叮嘱着你们四个。

    入了宫中,不比得家里,凡事要三思而后行。不管怎么说,你们四姐妹一齐入得宫中,总有个照应,一定要团结一心,可记住了,梅娇,梅棠、梅霞跟珍珠?”

    “嗯,记住了。”四人点头应声。

    “梅娇自小娇生惯养,凡事儿喜欢拔尖儿,入得宫中不可如此,定要收敛。”老太太道,“我这身边的小丫鬟翠儿,生性机敏,遇事颇有些个主意,就让她跟金枝陪你入宫,我也放心。”

    “是啊,这样最好了。”

    沈夫人道:“棠儿身边有灰兰跟玳瑁两个自小一起长大的丫鬟,随着她入宫。”

    “嗯,灰兰跟玳瑁跟着棠儿身边多年了,也了解棠儿的脾气秉性,就定她们俩了。”老太太一边肯定的说着话,一边拍着沈梅棠的手,沈梅棠点头。

    说来,老太太将翠儿放在沈梅娇的跟前,自是掂量好的一件事情,有着一定的先见之明。

    一来,是担心沈梅娇爱人前出风头,能有一个人及时的牵扯住她;

    二来,也是了解她这个长孙女有着强烈有嫉妒心,莫在因争宠与沈梅棠之间生出间隙、隔阂,翠儿在中间,自然是帮她掌握着这平衡关系的舵,老太太已经交待过翠儿。

    稍刻,四夫人道:“家中自有两个丫鬟,年龄比梅霞长两岁,这两天正收拾着东西准备陪梅霞入宫。以为还有几天的工夫,却不想明个儿就入宫了,已经安排了沈志祥回去将她们接过来。”

    “嗯。”老太太点头道,“那你呢,珍珠?身边可有着合适的人跟着?”

    “咳哟,外祖母,我不用,你看我什么时候用丫鬟伺候着了?我闲麻烦,还不如自己来。”珍珠走到老太太跟前道。

    “这样,祖母,就让姐姐房中的丫鬟晴雪,还有我房中丫鬟锦屏跟着。”沈梅棠道。

    “婆婆妈妈的干什么?真的不用啊!”珍珠咕哝道。

    “珍珠老儿,听外祖母的,这是规矩,你想多带两个丫鬟去,还不行呢?”沈云灵道。

    安排好了人,一家人围坐一处又将能想到的话都说出来,也全都是叮嘱与谨慎行事,互相关照之事。浓浓的离别之情笼罩室内,说到深处,自然就是落下了泪。

    不知不觉,天色黑透,前厅当中还有很多的宾客,四人也有着东西要收拾,各自忙去。

    这会儿,室内只有老太太跟沈梅棠两人,老太太特意让她留下来。

    望着如花似玉的孙女就要离开沈府,走入别人家当中,老太太禁不住的哽噎,隔辈情,情更重!

    沈梅棠不知如何安慰疼她、爱她的祖母,什么样的语言都显得苍白无力,眼泪若断线的珍珠而落,伏在祖母的怀中哭泣!

    “棠儿,自古帝王多猜忌,入得宫中,必要忘记从前所有事,更不可轻易说出女扮男装御尚书院读书之事,切记。”老太太低声叮嘱道。

    “嗯。”沈梅棠点头,心中自是知道祖母话中之意,不可提胡百闲,虽然他已经丧命火海。

    随即老太太取出一串翡翠项链,见那颗颗碧绿、清透的翡翠珠在灯光的映照下闪着光,宛若一潭碧水一般清幽。

    少刻,老太太将项链戴在沈梅棠脖子上道:“棠儿,这串项链你戴着入宫吧,它会佑你平安。这还是祖母出嫁之时,所带来的最贵重的一件东西,一共二十八颗吉祥如意珠。

    祖母的娘,可是非常的信这些,特意将此珠串拿到寺庙当中请得高僧开得光,灵光着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