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恋上你看书网,沈梅棠

    齐安平、肖曲莺的喜宴一直热闹到后半夜里。

    由于前来喝喜宴的宾客有不少皆是远道而来,因此喝罢喜宴直接就住在沈府当中,喜气沾个够,明儿早上直接成密集的送行大军,送四位小姐入宫。

    夜海如墨染,深邃悠远,仿若无边无际、浩瀚缥缈的大海。一轮满月高高悬挂在天空,一分钟,又是一分钟,以泼洒无尽的银光,悄悄地将夜色的雄姿打扮。

    室内,刚刚熄灭了灯,合衣躺下的沈梅棠,辗转反侧,很是疲惫却又丝毫没有睡意。

    秋月纤纤的银光,顺窗扑入,将室内照亮,她摸着放在身旁的那件淡紫色的衣裳,她用了将近一个多时辰,将六一大师兄送给她的那三颗玉石子,绣入衣襟当中。

    她忘不了他!

    失了他,就跟失了她的半条命一般无二!

    她成了半命人,她的心冻成了一块冰,将所有人冰封在心之外

    她不相信,他会丧命在一场大火之中,化成了灰烬,而这件事当真与那胡大恶人无关吗?

    她发了狠!

    有招一日,必让那大恶人血债血尝!也化他为灰烬!为六一大师兄,还有卷昊雪恨!死得不惨都不行!

    “狗东西!”

    躺在榻上的她耳语地咕哝着一句,颀长的身子猛然间向上一挺,头往后面一抑!

    就像一条修炼千年的蛇,猛然间窜起要发起攻击时的样子,眼中射中幽幽的冷光,露出冷森森地獠牙,吐着腥红的芯子,阵阵冷气直贯脚底!

    “狗东西,我起誓,我对天起誓,我非得将你顷刻间化成灰烬不可!不可!”

    她依然是躺在榻上耳语地咕哝着,顺窗而入的月光如银瀑一般将室内照得通亮,忽见她眼中闪烁着两团蓝光,宛若幽幽冥界燃烧着的两块冰之火焰,夺魂戳魄!

    忽又见她背转过身去,以那件衣裳将整个头部全都蒙住,低低的声音啜泣:

    “六一,你怎么就死了?你不是说,你不会死的吗?我深爱的人哪,你怎么就死了?

    你让我活着承受无穷无尽的痛苦,这世上没有了你,所有的一切于我何用?于我何用啊?呜呜呜”

    她啜泣的声音,听得人的心都要碎了,她就这样啜泣着睡了过去。

    如水的月光,渐来渐淡,似乎也跟着她一道变得迷迷糊糊,昏昏沉沉

    当黎明的曙光悄然降临,将这个世界通通点亮,林中的鸟儿齐齐歌唱,宛若一个百人的乐团,在演奏着乐曲。

    珍珠穿着睡衣,双手插着腰站在院子里的一棵树下,竖耳聆听着百鸟的歌唱,她可是喜欢着听鸟儿的鸣叫。

    “珍珠姑娘,要不然咱们随身带上两只呢?”

    小丫鬟晴雪跟锦屏恭恭敬敬地站在一旁边道:“也不知道哪两只,是这一群鸟儿当中身份最贵重的?”

    “我到不是喜欢跟它们玩儿,就是喜欢听它们的叫声,觉得特别的好听!”珍珠转回头来道,“想抓上两只,你们俩个就甭指望了!我琢磨着一准是抓不到的。”

    “那怎么办呢?”锦屏问道。

    “快点进来给我更衣吧,可别冲着它们使劲了!”珍珠话音不落,转身走回室中,晴雪跟锦屏在身后紧跟着。

    卯时渐末,辰时欲出,金灿灿的朝阳洒下一层金辉。

    灰兰跟玳瑁早将自己打扮的妥妥当当,这一会儿,正在为端坐镜前的沈梅棠梳妆打扮。

    依然是清雅宜人的一袭淡紫色之衣,光洁的秀发之上只别了两件简单式样的首饰,薄粉淡施,清丽可人。

    望着镜中的自己,对于昨日里忙碌了一天,睡得很晚又倍受煎熬的她来说,脸上挂着没有休息好的憔悴。

    灰兰又拿起桃粉色的胭脂膏,轻轻的扫在了二小姐的脸颊与额角之上,看着气色好多了。

    少刻,长姐姐跟四姐姐们全都过来了,四姐姐这位新娘身上的鸳鸯锦大红袍子得穿着三天,如一团火炭一般的喜庆与热烈。

    沈梅棠起身,与众位姐姐说着话,虽然是大喜的日子,但离别的愁绪压在众人的心头,没说上几句话,鼻子一酸,湿了眼眶。

    时辰差不多少了,老太太等众长辈们皆在前厅之中,沈梅棠一行人奔前厅而来。

    昨夜里住在沈府当中的远亲故友可是不老少,这一会儿,全都成了送行的大军了,又都站满了大半个院子。

    自小就熟识家中亲人众多,平平常常的年节就会有百十来口人前来相聚的沈梅棠并不觉意外,一一与众亲朋挥的致意,众亲朋恭敬的点头挥手,满满祝福的话尽在不言中。

    大厅当中,老太太居中,沈梅棠、沈梅娇、沈梅霞还有珍珠,上前与祖母、外祖母及长辈们躬身施礼。

    这一别,少则三个月,多则不知道有多久,老太太抱住沈梅棠,眼泪扑簌簌而落!

    稍刻,沈长河端上来四小碗亲手煮的面,看着三个亲侄女与女儿都吃上一口,寓意顺顺利利,一顺百顺,千顺万顺。

    沈夫人一手拉着沈梅娇,另一手拉着沈梅棠,话末有说出口便哽噎,形同一日嫁走二女一般,当娘的,舍不得啊!

    大厅当中聚着很多的人,却不见沈长清。

    “我爹呢?”沈梅棠擦拭掉脸上的泪问道。

    “你爹舍不得看着你们走,他没事儿!”沈夫人道。

    一阵沉默,气氛变得有些压抑。阳光照在门口前的大理石地面上,弹起一层晃眼的金光。

    忽见管家任伯匆匆从外而入,上前与老太太道:“老太太,宫里来接四位小姐的车到了,等候在府门外边。”

    “棠儿、梅娇、梅霞还有珍珠,祖母、外祖母送你们四个上车。”老太太道,声音字字清晰,铿锵有力。

    送行的人群簇拥着,形若潮水一般地涌向府门口处,又像是羊群似的涌出大门口之外。

    室内变得安静极了,连一根针落地的声音都清晰可闻,沈长清从内室之中走出,站在门口处看着涌向远处的人群,身形微微的颤动,视线模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