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恋上你看书网,沈梅棠

    且说沈府自是得到了消息,沈家、齐家跟肖家这婚宴还没有摆完,惊闻此事,恨不得全府中人都跑出来,直奔事发现场。

    沈长清知道这大恶人存心故意的在找茬,早不发丧,晚不发丧,偏赶着此时与沈府进宫的车辆撞在一处,又将齐安平给打了,气不打一处来。

    管家任伯急忙命人前去官府报案,跟在沈长清的身后急急往出事地点奔来。刚行出不多远,忽闻得马声嘶鸣,街上之人到处乱跑,是乱乱哄哄。

    前面有折头返回来的家将大喊:“快些闪开,有惊马狂奔!”

    人群呼啦啦地散开向两侧的树影之下,见一匹挣脱缰绳的马儿在前狂奔,紧跟着其后的马儿还拖着一辆平板车,哗啦啦地奔来,犹如一股狂风刮过,看得众人直傻眼。

    忽见一队官差约有四、五十人骑着马匹快速的向前赶去,其中一人见沈长清下了车,站在路边看着惊马疯狂地跑过,急忙飞身下马上前拱手道:“沈大人,已经接到府中人报案,立刻赶过去。”

    “惊马伤人了,路上有伤者,喊人来救助。”沈长清厉声道。

    “沈大人放心。”官差挥手身后两人道,“速回去,在招来些人手,务必快速的制服惊马。”两人转身而去,官差急速奔向前方。

    “往日里,没见得官差速度如此之快,今儿到是及时了。”管家任伯道,“老爷,上车往前边看看去。”

    “嗯。”沈长清大步跨上马车,又往前边赶去。

    且说闻得胡府挑衅,齐安平被打,沈志遥、沈志军跟沈志祥,还有卷铁,李幽沾几个身强力壮的年轻人,哪受得了啊?窜出府门外,直奔前边狂奔。

    特别是卷铁,恨得牙根直痒痒,自己的弟弟卷昊至今生死不明,虽然是传闻传得与胡府大恶少有关,但怎么就没有传别人呢?卷铁恨不得一拳就锤死那恶人!

    正往前跑着,忽见李幽超、幽越兄弟两人,身上背着一个被打得血淋淋跟血葫芦一般的昏死之人,快速的向这边跑过来。

    李幽沾上前大喊道:“幽超,幽越,身上背着的何人?”

    “齐,齐安平,还有一口气,就是流血太多了”两人跑得上气不接下气道。

    “快点背回去救治。”卷铁不待话音落,径直向前跑去。

    “卷铁,你站住!”李幽沾喊道。自是知道卷铁的性子,找那恶人为他兄弟卷昊复仇去了。

    眼见着卷铁眨眼之工跑出五、七丈之远,根本就没有停下来之意。李幽沾人急忙一边喊人追上卷铁,一边蹲下来按住齐安平身上的伤口止血。

    恰此时,沈长清的马车赶到此处,跳下马车将齐安平抬上车回府中急救。沈长清脸色铁青,青筋暴起大步奔着前方而来,任伯在后紧跟着,沈长清恨道:“今天这事儿,没完!”

    “老爷,莫急啊!”任伯劝道。

    隔着不多远,就能见着倒在路边沿儿上的人,皆是被惊马踩伤之人。且说胡大恶人胡百克,见场面失控,大事不好,调头就跑。

    跟着他身后一直也不吭声,干打雷不下雨、呜呜干嚎着的管家矮冬瓜,扯着他的衣袖道:“大少爷,还有摔到地面上的二少爷跟三少爷呢,你不能不管啊?”

    “你快在后收拾着,我回去在喊来一帮人把他俩抬到坟地去,快去!”胡百克喊道。

    “哎!”

    矮冬瓜无可奈何地叹了一口气,看着跑出很远的大少爷,招手身边的一个家将,奔着棺椁处而来。

    自那一场大火罢,矮冬瓜彻头彻底尾的转变,就跟变了一个人一般无二。

    自跟着胡百克一块挨了一顿鞭子之后,他算彻底的认清了这位披着人皮不干人事儿,心狠手辣的大少爷!

    细思极恐。

    不言而喻。

    对于自己的亲兄弟都下得了死手,他还会把谁放在眼里?莫说一个远方叔叔的管家,就算是他爹,他嘴中的老头子,若是有不中用的一天,恐怕都难逃他的魔抓!

    自那以后,矮冬瓜知道想改变一个人是不可能的,特别是胡百克这样的人。

    对胡百克发出的指令言听计从,不在多说一个字,只思着莫哪日丧命在其手中便好。反过头来说,盼着他早日的跟着二少爷、三少爷一道就去了。

    这一会儿,命令几个人,强强将掀翻在地面上的棺椁摆正,推到树影之下,就别在太阳底下暴晒了,死了也不得安生。

    棺椁已经被摔得开裂,顺着缝隙能清楚的看见其内之人的衣裳,跟飘出的一股酸腐之味儿,让人不停地作呕。

    矮冬瓜心中自是为这二少爷跟三少爷鸣不平,知道他们都是冤死的。

    虽然,他知道三少爷城府很深,颇有谋略,也怀疑三少爷是否真的烧死了?但是,手上没有证据能证明他还活着,只能当他死了!

    在府中不得烟儿抽的二少爷死了也白死了,胡利辉本来就不喜欢他,虽然是亲儿子,哀伤过罢也就过去了,还能再把那胡百克打死,给他偿命吗?也不太可能。

    正等着人前来抬棺,忽见一队官差奔着此处而来,为首之人自是认识这胡府的管家,上前还没等说话,矮冬瓜一五一十的照说一遍,跟以前牙尖嘴利的他判若两人。

    官差一一做着记录,不管是因为什么事情,毕竟打伤了人,惊马伤到了人。

    这事儿,若是搁在以前,或许就简单的处理一下完事了,但现在可是不同了,沈长清的两位女儿可是选入宫中。

    官差自是清楚,虽然说哪头儿也不想得罪,但也要秉公办事。

    不一时,矮冬瓜安排好人等抬棺椁至坟地处,好生的安葬,自己跟着官差前去说明情况,说白了就是被拘留审查了。

    看着倒在路边上受伤的人,矮冬瓜到希望多花点银子给这些人治病去,府中的银两留给心狠手辣的大少爷去败坏,简直就是白瞎。

    况且,二少爷跟三少爷都不在了,他一个人花得了吗?得帮着他往外花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