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恋上你看书网,沈梅棠

    一份小档案。

    姓名:闫理当

    性别:男

    民族:汉

    学历:最高学历也是最顶级学历,拔尖的那种学历。

    职业:太子

    出身:贵族

    年龄:21岁

    最喜欢的颜色:黄

    社会关系:父亲闫灏纯

    母亲:张皇后

    性格:有点不太靠谱。

    简历:一岁至不满三岁的幼儿期,咿咿呀呀学语,吃饭睡觉磨牙。

    可省事了,可好哄了!

    给什么都吃,坐着、爬着、跪着、扣着,吃着吃着都能睡得着,不是哭就是笑,只能用这两种方式来表达他的满意跟不满意,别的一窍不通。

    三岁到七岁,学龄前儿童。

    这一阶段,他的智力发展加速,活动范围加大,接触事务增多,但缺乏对危险事务的认知和自我的保护意识。

    七岁到十三岁,学龄期。

    这一阶段,体格稳步的增长,身体发育已接近成人水平。控制、理解、分析、综合能力增强,是到了好好的接受教育的重要时期,学习知识了。

    非学无以广才,何况太子乎?

    小夹板给你上上,太子怎么了?学得更多!

    起早贪黑,加减乘除的口诀、名家百篇得往下摘抄背诵。习礼习文习武又得习艺,多方面培养能力,理解力,一步一步的由易渐难。

    这个年龄段的他,特别喜欢玩,跟同龄的小朋友们玩,只要放他出去,跟脱缰的野马一般无二,抡蹄狂奔,风驰电掣;

    不单单是狂奔瞎跑,还总是提出一些奇奇怪怪的问题,问得先生直懵圈、翻白眼儿,看着懵圈翻白眼儿的先生,他的兴趣更高了!

    十三岁至二十岁之间,青春期。

    继婴儿期之后,人生的第二个生长发育的高峰期。说来青春期是一个变化的时期,是一个反抗时期,也是一个负重时期。

    总得学习着做一些事情,大人自会教习着去做,到是不用他去做什么家务事,出体力的活计。

    割草、喂马、打柴、放牛,顺道儿还得打猪草什么的活计都是穷苦人家孩子做的事情,压根就跟他沾不上边儿,要不怎么说投胎是个技术活儿!

    没有被授予什么官职,其实,他也想兼任点掌实权的官职,但他爹没给他,可能是怕他学习太累,有点不舍得。

    皇城很大,面南背北,气势恢宏,坐落在胜京城的中轴线上,两代十几位皇帝都住在这皇宫之处理政务跟起居。

    上千间的殿宇,遮天蔽日。

    全都是砖木的结构,金灿灿黄色的琉璃瓦片盖在房顶,各种造型的瑞兽装饰檐角,房檐之上饰以金碧辉煌的彩绘,映现出皇家至高无上的权威。

    宫城东南西北各有门,从南到北分成几个区域跟后院,而内庭区的东面,就是太子居住生活的地方,也就是东宫。

    学无止境。

    平日里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学习跟学习,并不会因为成年了而就停止了学习,反到是这一生都在学习,即便是登基之后,仍然需要笔耕不辍的学习再学习,努力再努力。

    还有就是得跟着他爹这个当今最大的官儿,一把手,学习处理日常的政务。

    总还得需要锻炼一下吧!

    大事都是他爹说了算,当然了,他身边也都是围着一群实力强干之人。

    必然是要防备着点什么,说白了,就是防备着其它的皇子窥视太子之位;

    另外,也是为了培养成才未来的继承人,越优秀越好,最起码得像他爹一半吧!然而,他真的就一点儿也不像。

    平常办公地点在他自己家里,到是轻松愉快,不用费时费力地把时间耽误的道上。如果他爹需要见他商议些事情,喊他一声,他在到他爹哪儿去就行。

    日常就是这些事情,他爹的身体健硕,也正是好时候,离得他登其还早着呢!说白了也是他最快乐的时候!

    这日里逢着酉时过,桌上头还堆着一大堆好几天也没有动过一笔的,应当摘抄的名家大篇等等。

    也不知道为什么?天生就写不好字的他,看着别人写出字很好看,就极其的喜欢,但最好的笔墨纸砚摆在跟前,落笔下字,一横一竖还可以,一撇一捺就没个看了!

    看着恼火,笔墨纸砚全都跟他作对,揉皱的宣纸一团又一团的满地开花。即便是难看的字儿也没写上几个,宣纸撕没了,所幸,笔一丢,不写了!

    转身出得门来,直奔后院的花园。

    花园靠着北门一侧,景致极佳。假山水池,奇花异草,还建有亭台楼阁的、读书阁、藏书阁等等。

    他的爱好挺多了,无论哪一样都有专门教习之人教他。

    这一会儿,见西面天空烧得火红一片,巨大的金乌还剩下大半张脸,就要坠落在遥远的天际线下方。

    道道红光,穿云破雾,穿林而过的照到花园之中,此时赏花也是一境,影醉夕阳,若美人半醉,红光满面,酣春力倦。

    当然了,这些都是有人特意教过他的。

    虽然时值仲秋,大多数的花期都过了,但这里是皇家花园,专门的有人照看着,一年四季都有着开不完的花朵。

    仿若春季的大百花园,嫣红姹紫,万朵争春,竞相开放。

    特别是那月季、玫瑰家族系列、妩媚多姿、芳香浓烈的花卉,不光是离得老远就能闻见浓浓的花香,沁人心脾,而且在夕阳红光的映衬之下,仿若烧起的一团火焰一般,极其的好看。

    他信手摘下一朵,放在鼻子底下闻了闻,身后归跟着的一个小太监道:“爷,小心着点儿,有刺别扎到了手啊!”

    “人都到了吗?”他笑着问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